第二章 考验
    “进来吧。”女子朝言子心摆了摆手让他入室。

    言子心依言跟在她的身后。

    里屋是一处客房,摆设十分的简单,几把椅子,一展屏风而已。

    不一会儿,从屏风的后面,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随着女子缓缓地踱步而出。

    言子心仔细打量这老人。这人虽老,却看不出步履之间的疲态,反倒是身轻如燕,健步如飞。他步法稳重,脚步声沉稳有力。

    自言非神亦非仙,鹤发童颜古无比。

    这老人定是一个奇人。言子心心中暗暗地想到。

    言子心在打量老人的同时,这个老人也同样在打量着他。

    眼前这个小伙子精神饱满,气势沉稳,不骄不躁,风度翩翩,瘦小的身躯中透露着些许坚毅。从他的身上,老人隐隐看到自己年轻时的身影。当初的自己不也正是这样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步入中医的殿堂吗?也许自己当初没有完成的抱负可以通过它来实现。

    老人你的眼睛渐渐有些迷离,神采奕奕的眼眸渐渐失去了焦距。

    他想起了早年行医那段艰苦的岁月。

    他曾经是医学界的传奇,是颇负盛名的神医。

    以前的他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医生。凭借那次机会飞黄腾达。

    那时京城商业大家李家二公子得了一场怪病,无数名医大家束手无策,李家二公子危在旦夕。

    这时有人求到了他师父头上。那个时候,他的师父也算是颇负盛名。但他师父没有去,把这次扬名立万的机会给了他。他果然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力排众议,认认真真的进行了望闻问切,推翻了各大名医以前的诊断结论。

    那是的李家虽然瞧不起他,但是自家公子已经是性命垂危,所以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尝试了他的治疗方法。

    喜出望外的是,原本气息微弱的李家二公子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病症渐渐好了起来。

    这下子他肖霆雷声名大噪,远近闻名,成为最年轻的神医。谁家有个小病小灾的都来找他看。

    但是树大招风,他的名声为自己的医堂带来了无尽的收入,同时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灾难。

    他当时并不明白,自己干的是治病救人的行当,只会跟人结下善缘,根本不会招惹任何人,为什么会有杀身之祸。

    可是后来他想明白了。京城世家之首赵家想要动李家,但是有他肖霆雷在,有他师傅在,就能起死回生,就能帮助李家过了这个坎。所以想动赵李家,必须先把这些手无寸铁的医生除掉。

    他在一次上山采药的途中遭遇袭击,九死一生。当他回来的时候,当初的医堂已经不复存在,师父的下落也无迹可寻。从那之后,他便一直隐在这寿仁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人知道他还活着。

    他大医治国的抱负还未实现就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他想要别人去帮他实现这个抱负,但是又怕别人陷入这氏族之争的泥沼之中。

    他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再收个徒弟来完成他的抱负,就被言子心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老先生。”言子心赶忙起身行礼,微微鞠躬。

    “小伙子,你想做我寿仁堂的医师?”老人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满面红光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是。”言子心淡淡地说道,声音中却有轻微地颤抖。他虽然想尽量保持表面上的平静,但是仍然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这老人养颜术让人望尘莫及,定是高人。要是能拜他为师,自己定能受益匪浅。他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就算这次不能成功应聘,改天也会再来一趟,备好厚礼来拜师。

    “灵儿,把里屋的那人推出来。”老人转身坐到了寿仁堂内最中央的诊位。

    “好的,爷爷。”被称为灵儿的女子微微行礼,转身离去。

    言子心的双手微微颤抖。他平时对自己的能力很是自信,但在眼前这个老人的跟前,确有一些相形见绌的感觉。他的心中微微有些担忧,不知道是否能够通过这位高人的考验。

    “小伙子,医师的手可不能抖呀!”老人竟然站了起来,走到言子心的跟前,抓住了他的胳膊。

    说来也奇怪,胳膊被老人抓着片刻,言子心的手就停止了颤抖。

    “这力道把握的恰到好处,不用针灸,光靠指压这种简单的推拿手法就能抑制住我的紧张。他果然是个高人。这一点,就算是我的导师也做不到。”言子心暗暗嘀咕道。

    “爷爷,人带来了。”灵儿微微一笑,把轮椅上的病人推到了言子心的面前。

    “小伙子,烦请你诊治一番。”老人摆出来一个请的手势,一点儿也不摆架子。

    言子心点了点头,打量起眼前的病人。

    这个昏睡的中年男子,面色铁青,印堂呈暗青色。

    言子心又上前为其诊脉。

    从脉象上看,这男子得了寒症。刚才的四逆汤想必就是为他准备的。为何驱寒过后,这男子的脉象还是这么乱?

    言子心拿出了银针,扎在了男子的百会穴上,缓缓地捻动。

    男子的嘴角也微微地抽动。

    随着言子心捻动的速度加快,男子嘴角抽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待言子心将针抽出时,轮椅上的男子猛然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灵儿的脸上露出笑容“你是怎么把他治好的?”

    “三阳五会,五之为言百也。百脉之会,贯达全身。头为诸阳之会,百脉之宗,而百会穴则为各经脉气会聚之处。穴性属阳,又于阳中寓阴,故能通达阴阳脉络,连贯周身经穴,对于调节机体的阴阳平衡起着重要作用。”

    “病人体内阴盛阳衰,虽服用了四逆汤,但由于病人处于昏迷状态,药力只能入体五分。我已银针捻动逐步加深对百会穴的刺激,借助四逆汤的药力,平衡了病人体内的阴阳,故能让病人醒来。还要感谢姑娘的四逆汤。”言子心拱着手,慢条斯理地答道。

    灵儿有些窘迫的看了看自己的爷爷,不过老人并没有管她。

    “尚可。”老人淡淡笑道“从明天起,来上班吧!好好表现,别砸了我这招牌。”

    “多谢。”言子心对着老人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雨停了,天晴了。”老人望着门外,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转过身去,缓缓地步入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