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爱荷
    白衣女子与湖绿衣女子走入正厅,正巧将军府主人司徒将军也在。见两人进来,司徒将军放下手中的热茶,满脸的笑意:“楚丫头,你来了。多日不见,楚丫头好像出落得更加标志了呢。”

    白衣女子笑了笑,“多日不见,司徒伯伯依旧英俊潇洒。”

    司徒将军哈哈大笑道:“你这丫头,真会说笑,你司徒伯伯都一把年纪了,还哪来的英俊潇洒啊?倒是你啊,年轻有为啊。前段时间外出,听说又在那里引起一阵轰动。哈哈哈哈。”

    一旁的湖绿衣女子有点吃味的说:“爹爹你都没称赞过我呢。凌落来了,你只会赞美她呢。”

    “雪儿姐姐当然也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啊。”白衣女子说着,朝着可爱的丫头蜜儿使了个眼色,蜜儿立马将东西呈上来。白衣女子将它递给司徒将军,说道:“司徒伯伯,这是我前些日子寻找到的玉玲珠,希望,会对他有些帮助。麻烦您转交了。”

    “楚丫头,你前些日子离开京城,就是为了寻找此物?你没有受伤吧?传说此物乃是南菱雪山上的神物,莫要说拿,单单是看它一眼也并不容易。况且,南菱雪山险恶多端,你是如何拿到此物?”司徒将军一脸紧张的看着白衣女子道。

    “司徒伯伯放心,此物乃是我换来的。我并未亲自去南菱雪山。”白衣女子一脸淡然,“只要能帮上他,便是极好的。”  一旁的蜜儿听了,恨不得把心里的话都倒出来,什么并未亲自去南菱雪山,主子都快把命留在那里了。可是碍着白衣女子的眼神,只能默默的住口。

    湖绿衣女子在一旁跺脚道:“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你哪次拿的这些珍贵东西不是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九死一生啊。你怎么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是不是故意让我伤心难过来着,万一你有什么事情,我……”

    “雪儿姐姐,你说的,我都懂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你不是约我去赏荷花、吃桂花糕?我们走吧。”白衣女子拉过湖绿衣女子的手,向司徒将军点头示意,便退出了。

    司徒将军看着白衣女子远去的身影,痛心的喃喃:“楚丫头啊,你这又是何必呢?”

    白衣女子拉着湖绿衣女子的手,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后花园,满园飘来的清香。此时正值夏日,荷花开得恰到好处。朵朵荷花竞相开放,白衣女子俯身伸手抚摸着那粉红的荷花,盈盈一笑。白色的身影与粉色的荷花,竟然如此相配,让人无法找到违和感。

    湖绿衣女子见白衣女子玩得开心,便也在一旁的亭子里坐下。“难得你喜欢这里的荷花,连回来的时间都是那样恰到好处,若是早些日子,这里的荷花还未盛开得如此美丽。”

    白衣女子笑笑,若有所指的道:“我一直都喜欢着它,这点,你不是从认识我以来就清楚的么?”整个京城,无人不知白衣女子爱荷成痴,其中缘由却无人得知。有人传言,白衣女子曾经为一朵荷花险些丧命,幸得有人相救而险而无危。只是从那之后,白衣女子更加爱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