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样样都好,可却不是他想要
    白衣女子笑了笑,道:“他近日如何?”

    湖绿衣女子道:“他依旧如此。你为何不亲自去看看?”

    白衣女子苦涩的笑道:“他不会想要见到我的,见了我,他会心烦。我又何必要他不开心?”

    湖绿衣女子安慰道:“放心,你样样都好,文能安邦,武绝天下。总有一天,他一定会看见你的好。”

    白衣女子直起身子,抬头看着天空,淡淡的说,“是啊,我什么都好,他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我样样都好,可却不是他最想要。”

    一缕微风舞动着白衣女子衣袂,衣袂翩跹,白衣女子如墨的秀发随风飞舞,无以伦比的绝美容颜,恍若仙人临世,给人以一种她似乎要乘风而去的感觉。

    湖绿衣女子看着白衣女子完美的侧脸,面露心痛。感觉到湖绿衣女子的眼光,白衣女子释然的笑笑“雪儿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没那么脆弱。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打倒。”

    是啊,他拒绝她,岂止是区区几次而已?第一次,他说:姑娘,我们不熟。第二次,他说:姑娘,请不要随意说出这样的话。第三次,他说:姑娘,我们不适合。第四次,他说:姑娘,你到底喜欢在下什么?在下改。第五次,他说:天下如此多人,为何姑娘偏偏要捉着在下不放?第五次,他说……每次,他都用不同的话语拒绝她。

    她,恋着他十年,被拒绝了三年。上个月,他又一次拒绝了。他说:“姑娘样样都好,可是却不是在下所最想要。还请姑娘以后不要再在在下面前出现了。”白衣女子想起这些,纵然一开始就知道:他,心中无她,心中却难免还是会有一些刺痛。每次他拒绝后,她都会离开一段时间,她以为这样可以忘记他。可是,每次离开一个月,她又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跑回来。

    看着满池塘的荷花,白衣女子淡淡然的笑了:“雪儿姐姐,我会越挫越勇的哦。我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湖绿衣女子摸了摸白衣女子的秀发,宠溺的笑了笑:“你呀,有什么心事记得和我说说。我们可不仅是好朋友,我可是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的。”

    白衣女子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雪儿姐姐,我知道啦。对了,我的桂花糕呢?你都不知道,我一回京就立马赶了过来,连茶都未喝一口。所以啊,现在你可爱又美丽的妹妹我,可是又饥又渴呢。”

    湖绿衣女子好笑道:“怎么可能,你家沉月才舍不得你饿肚子。”嘴上虽这样说着,但实际上却在说话间吩咐下人上茶水和点心。

    白衣女子抓起一块桂花糕便往嘴里塞,边吃边说:“城西张婆婆家的桂花糕口味一点未变,还是那么的香滑可口。”

    湖绿衣女子也跟着捏起一小块桂花糕送入口中,说道:“的确,城西张婆婆家的桂花糕确实是赫赫有名。”

    两人说说笑笑,在那里一起分享着糕点。白衣女子向湖绿衣女子讲诉着自己前些日子里的一些见闻,湖绿衣女子时不时发出一阵笑声。

    不知不觉,夜色降临,白衣女子向湖绿衣女子告别,带上自己可爱的小丫头蜜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