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为你而作
    却说某座府役内,沉月看着自家主子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子旁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手里的画像,好像看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沉月想,若是可以,她真想把他从主子的心里一脚踹出去。可是,她却不能。因为主子对他,是那样的一往情深。

    过了许久,沉月终于忍不住了:“主子,我猜这次他肯定又将您送去的东西给扔了。”

    女子愣了愣,然后头也不抬的说道:“或许吧。”

    沉月愤愤不平的说道:“主子,我真是替您感到不值。您如此真心真意的待他,可是他却屡屡对您的付出视而不见,可见他并不是……”

    “好了,沉月,”,女子打断了沉月的话,“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也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我欺骗不了自己的心。我又能如何呢?爱了就是爱了,并不是说想忘记就忘记的。纵使他如此,我的心里,依旧有他。”

    沉月急道:“可是主子……”

    “好了,沉月,你去将我的月牙琴拿来,我想弹琴了。”女子打断沉月的话。

    “是,主子。”沉月退下了。

    不多时,沉月抱来了一把棕色的琴,在女子点头示意后,沉月放下琴便出去了。女子伸出纤纤细手抚摸着琴弦,随后便开口唱了起来:

    总想牵你的手

    总想给你我的温柔

    总在想着我给你的爱够不够

    为何你的心

    我总是猜测不透

    总想和你一起白首

    总想给你我的所有

    总想得到你的认可和点头

    为何你身影

    却朝着反方向走

    如果我的爱不能够将你心挽留

    我又何必要那海誓山盟

    如果陪我白首的不是你

    我为何要那天长地久

    总想牵你的手

    总想给你我的温柔

    总在想着我给你的爱够不够

    为何你的心

    我总是猜测不透

    总想和你一起白首

    总想给你我的所有

    总想得到你的认可和点头

    为何你身影

    却朝着反方向走

    如果我的爱不能够将你心挽留

    我又何必要那海誓山盟

    如果陪我白首的不是你

    我为何要那天长地久

    知了知了我的哀愁

    花儿谢了

    为我泪流

    我怎么做

    也走不进你的心扉

    你的目光依旧没为我停留

    如果我的爱不能够将你挽留

    我又何必要海誓山盟

    如果不是你陪我沧海桑田

    天长地久又有什么用

    知了叫了

    结局定了

    女子的歌喉宛如天籁般悦耳动听,整个府役里,无论男女老少,全部都沉浸在女子的歌声中。只是,女子歌声里的伤痛,却使闻者伤痛,知情者泪流。

    一曲完毕,女子忍不住趴在月牙琴上痛哭了起来。嘴里还喃喃的说道:“你知道吗?你知道吗?这是我特地为你而做的啊!明明你什么都知道,可是为什么,你却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呢?朝阳,朝阳,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门外的沉月,听着女子的哭声,也不禁泪流满面,心里无比的难过:主子啊主子,您伤心难过,沉月的心也好痛。若是可以,沉月愿意用沉月的一切来换取你的笑容。可是,沉月却什么也无法帮助您啊!

    暗处的影卫,湿却了眼眶:主子,要是主上知道您如此,该会多么心疼。主子啊,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