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杏落
    站在这年秋风的末尾,太多事已记不清,只记得丽玉致知楼外的银杏树第四次掉光了叶子。

    part01

    我和这片风景第一次邂逅,应该是在一场微凉的秋雨中。

    那时刚刚进入到学校,才接受了军训的洗礼,便又匆匆投入到学习之中,一周三次体能训练,三次管乐团训练,外加各种社团活动,倘若再做些自己感兴趣的事,一天的时间当真如晒干的海绵,一滴水都挤不出来。

    大四的师兄乐呵呵的看着我们忙来忙去,语气却认真而悠长,你们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以后想上课都上不成了。

    没课上不好么?

    大一没想明白的问题,到如今大四终于有所明悟。

    并非是上课的日子有多美好,而是当你不再上课,青春便已和你告别。

    看着大一冒雨自丽玉致知楼外经过时拍得照片,微微恍然,太长的岁月和人已经从我的生命流逝,就像我无法回忆起那一刻的心境,那一刻按下快门的冲动。

    part02

    大二的时光比大一更加匆忙,忙到我连恍然抬头的机会也没有,地上便只剩秋风卷积的枯黄。

    常常经过银杏树下,会望着旁边停车场,想起李旭鹏师兄在这儿带我们军训;会想起每一个下午等待太阳被丽玉致知楼挡住的凉爽;更会回想起四个区队此起彼伏的喊着口号,从这里来去。

    似乎是四月的某一天,沈维师兄拿着写有“响应党的号召”等字样的横幅从我身边经过,待回头时,却已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大四的师兄离开了,带着我们训练,逼着我们奔跑的师兄去了天南海北,就在短短的几天,比银杏落光的时间还短。

    老班长临走前说请我们吃饭,在学林街拼了三张桌子,一桌一盆铁板烧,吃得热火朝天,啤酒空了一件又一件,每个人都刻意给老班敬酒,最后老班还是活着走出去了。当然,后来他回来了好几次,有一次大家没手下留情,直接把他喝到了医院。离开饭店时,四五个人抬他,每个都累得满头大汗,真不知他在部.队呆那么久为什么还是那么重。

    那段时间或许是我们大多数人第一次思考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因为未来不再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是你看得见感受得着的一件事。

    于是相应的,暑假去通院实习之后,大二的我们迎来了许多巅峰——

    体能的巅峰,纪律意识的巅峰,课程量的巅峰……还有,对我来说的,迷茫的巅峰。

    我在大一时不论回报,屡败屡战的努力,终于在大二的某一天,停下了脚步。

    我开始迷茫自己努力的意义,开始迷茫努力是否有结果,开始迷茫人生的出路在何方。然而,或许只是这一刻的松懈,便如逆水之舟,一篙退千寻。

    当我细数这一年的经历时,却如我恍然抬头望向银杏树的那一刻,只剩秋风拨动的萧索。

    part03

    于是,大三这一年,我比之前更在意银杏树的落去。

    每一次经过,我都会看叶子的变化,记住它们从青绿变成浅黄、从浅黄熏成金黄的过程。

    最靠前的几棵银杏树往往要黄得晚些,大抵是靠近高木的缘故,阳光比别的树晒得少,成熟也便晚好几日,等到别的银杏树已沉睡在秋风中,它们的落叶方才缓缓而坠。

    而等到这时,冬日已悄然降临,曾经大二的师兄也将面临大四师兄的考核分配。

    从迷茫中走出,重新奋斗的我感受不到这番景色对他们而言的情感,只是下课的时候,时常能看见师兄和他们的女朋友牵着手,慢悠悠走过这一地的金黄。

    时间便如秋风中抓不住枯叶的枯枝,纵然一起经历过春日的温暖、夏日的炎热、秋日的凄凉,曾一起望过图书馆外每个清晨的人来人往、每个中午的风吹艳阳、每个夜晚的宁静安谧,一起听过老师的高谈阔论、同学的嬉笑打闹、情人的温言细语,在该要离开的那一刻,也抓紧不了丝毫……

    End.

    七月的暑假,我们去了云南,在某处训练。

    数着分钟过日子的每一天,不免和同学闲聊起12级师兄的离开。据说考核成绩十分优异,不仅是西南第一,连全军都排在前列。

    便记起考核三千米的那个下午,每一个我曾经以为不过如此的师兄都令我惊讶,他们咬紧牙关,毫不放弃的拼搏着,当冲过终点的那一刻,阳光下洒满了他们的笑容。

    我知道,属于他们的西政岁月已经结束,属于我们的也来到了末章。

    三十天当.兵锻炼结束,在银杏树长满青绿的叶子时,我们带着大一的新生从楼前走过。

    或许一晃眼,我会看到银杏树旁的停车场,李旭鹏师兄和一群穿着“青蛙皮”的同学正看着我,大声的向我喊:“快来训练!”

    但那声音呢终究是听不到了,银杏树下,再没有四个区队此起彼伏喊着口号的身影,只有我们每一次训练孤独的走过;也再没有师兄和他女朋友漫步的轻浅,只有我们踩碎的经年。

    下午的时候,看着那几棵黄得很晚的银杏树也开始掉叶子,我明白,是时间离开了。

    我不知道来日我们会不会从五湖四海奔来,齐聚西政,但在秋风吹过,轻舞飞扬的时间,我希望我们能无所畏惧的前行,朝着心中的目标,朝着未知的远方,不顾风雨。

    明年秋风又起,丽玉致知楼外的银杏树叶又落,我们,或许再也看不到了。

    ——2016年12月18日 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