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当今武林,以少林寺、离恨阁,青云门三派为首,三派武学各有所长,称霸

    江湖一方,江湖上没有任何门派能以之抗衡,即使是当今最强侠义盟,乃长江一

    带与漕运为生九帮十派联盟,在三派面前也不敢轻言寻衅。

    三派可以说是武林实符其实的武林霸主,寻常帮派只消三派一句话就能分崩

    离息,若三派中任意一派若对某个帮派发动战争,这个帮派可以说在武林中彻底

    灭亡了,久而久之,武林人士便产生一个想法:在这个江湖上没有任何一个需要

    能让这三派联手对付的门派存在。

    然而事实上却偏偏存在过这样的门派,百年前西域曾经出现过一个名『

    极乐教』的邪派,此邪派有别于其他黑道帮派,传说其脱胎于密宗一系,但其教

    义比密宗更加离经叛道,提倡邪术,让人产生幻觉,讲究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

    并且以诡异邪术和功法潜入中原吸收大量信众,其中不缺名门大派弟子,他们经

    常组织一起修炼邪恶至极。

    这些行为,自然引发武林黑白两道的公愤,起先一些正派联盟发动多次远征,

    但是由于其弟子中隐藏大量『极乐教』信众,每次远征皆失败而归,甚至一些参

    加征讨侠士和女侠在战争中落入敌手,纷纷被其教义所征服成为其忠实教众,这

    让中原群雄丢尽脸面。

    见到『极乐教』拥有如此洗脑能力,朝庭也有些坐不住了,『极乐教』的教

    义与中原儒家教义格格不入,让这个邪教在中原生根,岂不是会巅覆中原千年以

    来礼仪,于是朝庭出面游说三派联手,希望三派能出面剿灭此邪教。

    三派也深明大义,于是出面整合武林黑白两道势力,由此出现一个罕见画面,

    黑白两道首度团结一致组团远征刷怪,在西域圣峰凌绝顶的极乐宫与『极乐教』

    进行一场百日圣战,在付出巨大伤亡后终于将其主力教众等斩尽杀绝,将极乐宫

    一举焚毁后班师回朝。

    然而正道万万没想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圣战开始之初,『极乐教』教

    主乐寻远便明白两者差距,暗中将教中女信众与孩童老人转移走,留下教中主力

    和自己以身为饵吸引火力,保留下火种,伺机东山再起。

    但毕竟被中原黑白两道打成邪教,保留下来的火种也没能重振昔日辉煌,百

    年下来大部分时间都只能隐秘江湖,暗中发展一些信众却收获甚微,因为这些邪

    术是江湖人人得而诛之的,一直没有起色。

    当然凡事也有例外,十八年前就有这些后人就出现『阴阳双煞』的两个邪神,

    此两人在江湖上合伙作桉,专门引导各门派年轻弟子走入邪途。各方势力再次组

    团专门对两人进行将近一年追杀,最终在黄河渡头上将两人打落滚滚黄河之中。

    然而十八年过去,平静的武林却再次出现『阴阳双煞』踪迹,一时间一些被

    伤害过的人再愤怒起来……

    盛夏的艳阳升,开封城门外的一处荼店内,店内无数趁清晨出行的行人,无

    一不把目光在最靠里面的那一张桌子上,那里坐着一位长得极其美丽的少女,她

    独自一人坐在哪里饮茶吃早点,其一颦一动都美得让人心醉,然而她腰间系着那

    把长剑却告诉着人门,此女不可小视。

    此时,茶店内一些有教养之士收回了目光,开始谈天说地来,但偏偏这个时

    候却一个人不相识,径自朝着那美女桌子走去过去,只见他身高中等,体肥脸圆,

    嘴上留着两道小胡子,一副发福的中年乡下地主员外样子,茶店内一些行人心中

    鄙视:「又一个地主员外也敢打江湖侠女的主意,看来是吃熊心豹子胆『,目光

    又转了回去,想这个乡巴佬如何出丑。

    那个乡巴佬径来到桌前,用手摸了嘴边的小胡子说道:「小娘子,这店也太

    挤了,咱们不如拼个桌如何。」『我靠』店内的行人心里狂吐嘈,这个肥佬也太

    逊了,当下茶店内客人虽多,但仍未到客满的程度,靠门旁边还有好几张空桌呢?

    那少女也是俏眉一皱,用着如同黄莺般好听地声音说道:「这位员外,店内还有

    好几张空桌,请移步。」

    少女的拒绝,员外并不在乎竟然径坐下来:「谢谢姑娘美意了。」

    少女怒意直上眉头,没有说句半说话,手缓缓握向腰间配剑。

    员外将她的动作全部落入眼内,冷冷一笑:「江南名门凌家,凌天南的『七

    绝气剑』,以气聚剑,伤人于无形,在江湖上也算是响响的名头啊,只是不知道

    他的女儿,是否能学到几分本领了。」

    少女神情一冷:「看来你是我要找之人了。」

    员外用圆滚滚的眼睛在少女身上下打量:「没错,我就是丁剑,当年江湖人

    送外号,『阴阳双煞』之一,前段时间在开封城干下几件大案,不知小娘子找在

    下是否是深闺寂寞需要,需要在下慰解寂寞呢。」

    「好诡异的眼神。」

    少女心中微微一惊,这个恶贼的眼神竟似能将自己全看透般,大声道:「恶贼,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本姑娘就不客气了。」

    『当』一声急响,两人之间桌子被剑气一分二,少女出手快若娇龙,长剑宛

    如一道白光袭向丁剑,丁剑双掌划圆,八方气纳,形成一道无形气墙,隔空挡下

    这快若奔雷的剑,两者僵持不下。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在场食客个个吓得面无血色,这情形好似是武林人士

    的武斗的开场啊。

    刀剑无眼啊,生怕祸及自己的食客,不知谁带了头一下鸟作散,就荼店的掌

    柜和小二也跑不见踪影,只爹妈少长了两条腿。

    少女收剑后撤,在身前宛出朵朵剑花,正『蓬莱剑法』中『一剑东来天外仙』,

    宛如翩翩仙子,扬长避短,饶过丁剑的掌势,直刺对手双目而去。

    丁剑掌势欲收不及,只抽身后退,险些失去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