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哈哈……几个初出茅庐的小鬼也想跟老子斗,老子食盐多过你们食米,

    『清风软骨散』的滋味如何啊。」

    在高达与凌清竹的惊恐中,一道身材肥胖的中年富男子跳进来破庙来,来人

    竟然是他们追捕恶贼丁剑。

    两人欲站起来,无奈手脚无力犹如弱脚蟹,没走几步就如同喝醉一般跌倒在

    地上,凌清竹怒骂:「无耻恶徒,竟使用如此卑鄙手段,林动是不会放过你的。」

    丁剑圆圆的肥脸满是不屑:「那个小子吗?已经被老子骗得往郑州方向追去

    了,他就算想找老子麻烦,估计也是一头半个月后的事了。」

    高达冷静地说道:「哪你倒底是怎么样?如果你敢动我们半根寒毛,青云门

    是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形势比人强,他也只有将身后的师门搬出来,希望能将对方吓住。

    丁剑讥笑:「哈哈……我不动你们半根寒毛,难道你们青云门就会放过我了。」

    「……」

    高达一时无语,丁剑又道:「老子在二十年前就不知被你们名门正派追杀多

    少次,想杀老子的人在江湖上都能排上一圈,多一个青云门也无妨。」

    凌清竹有些害怕说道:「那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凌家可不是好野的。」

    丁剑俯身在凌清竹淫笑:「凌家?当年追杀我的人中也有你老子一份,老子

    当年不就是将你娘睡了几次,犯得着千里追杀吗?一式气剑洞穿老子心脏,要不

    是老子心脏奇异长在右边,早就死在你老子手上了。」「你敢辱我娘的清誉,我

    要杀了你。」

    家人受辱,凌清竹暴怒不止,无奈中身『清风软骨散』的她,根本对对方造

    不成任何伤害,反而轻易被对方闪开,还以极快手法解下她的腰带;

    「无耻。」

    凌清竹的怒火烧上心头,十分也不顾地朝着丁剑攻击,但结果只是落得被嬉

    弄,一个躲闪又脱她一件衣服,一股迷人香味漂散在空气之中。

    「淫贼,你想干什么,我死都不让你如愿。」

    凌清竹的怒火也消了,被吓消了,她终于明白对方想干什么了。

    她双手竭力地护着自己紧要部门,惊恐无比,无助地望向高达。

    「一死护贞洁,老子成全你。」

    丁剑淫女无数,这种小事岂能拦得住,他掠身上前一把掐住凌清竹咽喉,使

    劲收束当真勒死她,凌清竹难以置信望着丁剑,她根本想不到这男人说变就变。

    这时,高达大吼一声:「放开她!」艰难撑起最后一丝力气,急扑向丁剑。

    高达被丁剑一掌打飞出去,丁剑望着他笑道:「螳臂挡车……咦,嗯?」

    却看到仰躺在地上高达,高鼓起胯间,忽生一股惜才之心;「真是一件可塑

    之材。

    于是,聚气于指隔空点了高达几个穴道,甚至哑穴也点上。

    就在此时,丁剑手上传来的轻拍感,他回身望去只见凌清竹满脸泪水,通红

    的脸上满是哀求的神色望着自己,他知道对方服软。

    哼,蝼蚁尚且偷生,书中那些贞结烈女大部分都假的,宋朝靖康之难,大部

    分皇家公主,娘娘沦为军妓,还不是苟活下来,只要能活下去,贞节算什么。

    丁剑松开凌清竹将她丢在地上,一得自由的她连忙呼吸几大口气,抽泣说道:

    「我不想死,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我还要嫁给林动,还要做很多的事。」

    丁剑一把将凌清竹抱进怀内,温柔地说道:「放心吧!老子信佛的,我是不杀女人的。

    就在凌清竹被丁剑凌辱之际,高达却看得双眼都快要直了,理智告诉这是恶

    行,要闭让眼睛不看,这是不对的,但他双眼却始终离不开那里,胯间之物更肿

    胀发疼,高高耸立把裤子顶向天空,向主人发出抗议。

    凌清竹已然朱唇半张的轻哼呻吟不止,面上的神色则是不知是痛苦还是…

    …高达耳边听着呻吟声,使得内心被压下去的魔鬼的欲火更炽,

    恨不得自己上前推开那个肥猪一样的丁剑,自己亲自操刀上马。

    丁剑双手探过对方小脚将抱起来使其勒在自己腰间,然后站立

    起来,凌清竹大吃一惊,双手死死吊在丁剑脖子上,

    「哈哈,小美女别掉下去哟,咱们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呢。」

    说罢,竟抱着凌清竹走到高达的身边。

    丁剑抱着凌清竹来高达身边,凌清竹看到地上双眼瞪得牛眼的高达,心里惊

    恐万分:「恶贼,你要干什么,我不要被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不要啊……呜嘤……」

    她一边强行大叫,一边挣扎想从丁剑身上下来,但身中『清风软骨散』的她,

    哪有这个力气。

    丁剑一把将凌清竹丢到高达身上,阴森说道:「你去杀了这个臭小子,这个臭小子白天打了老子一剑,伤得老子实在不轻啊,现在正好报仇。」

    地上的高达听到这话,心里一阵悲愤,他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因为这样一件事

    死在这里,而且还是死在自己人手中,他不服啊,他恨啊!可是内心却隐隐有一

    种轻松的感觉,毕竟刚才自己的内心竟然对凌清竹生那种邪恶想法,死在她手上

    也算一种报应。

    凌清竹却是想也没想,义正凛然地怒斥:「恶贼休想,我是不会杀害高师兄,

    要我杀害同道自保,我做不到。」

    一边奋力想从高达爬起来,但身体的力气根本不支持她做到,却是自己一对

    玉乳压到了高达的脸上,这让她害羞不已。

    在她身下的高达听闻这话,心中满是一阵激动,如果自己与她今日能安全脱

    身,他绝对不会透露今天之事半分,但脸庞被凌清竹一对双峰压着,鼻间再闻着她身上那种引人冲动的体香,高达心神又是一阵摇晃。

    丁剑凶狠说道:「你不杀他,难道不怕我杀了你吗?」

    「做不到,我做不到……」

    凌清竹声音小了下去,但是她依然坚定地说道;「我绝对不能杀高师兄,我

    不能……」

    「嘿嘿……」

    看到凌清竹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丁剑知道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