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戒烟了
    晓凡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接到了车间统计员小王的电话,老祝安排晚上几个要好的同事小聚一下,让早点过去聊聊天。晓凡答应了小王说晚上一定到,他也想和同事们聊聊厂里的事情。

    他虽然是有请必到,但一想到刘琴看他出去喝酒时那个凶样,还是头皮发麻。

    就是车间办公室几个人还有几个班长小聚,老祝说厂里还没有什么最终的说法,改制是确定无疑的,估计要停产一段时间,他还带来了一个令大家非常意外的消息,他正式辞职了,为此今晚特意请大家聚聚,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准备做什么,他说跟着家里一个哥哥做生意,不想再去工厂打工,更不会再做化工这一行了。

    这个话别人不知道信不信,反正晓凡是不相信的,合作这么多年了他知道老路这人城府颇深,他佩服并且羡慕老祝的果断。自己可没有这个魄力说不干就不干。前怕狼、后怕虎,总是事到临头被逼无奈才做决定,哎!他就是这种没有魄力的人哦!他也没有提自己去应聘的事,内心里觉得去找工作有点丢人,没有本事的人才去替别人打工哦。

    不管厂里以后怎么样,老祝辞职了,他们车间这个小团伙基本也就散了,其他几个人可能也在盘算自己的将来,情绪都有点低落,几个人没有喝多少酒,好像都不在喝酒的状态中,聊聊早早就结束了。

    见晓凡这么早就喝酒回来,而且好像还没有喝多,刘琴也挺高兴,她最不愿意看见晓凡醉醺醺的样子,没有酒品。晓凡见刘琴心情好也不觉松了口气,有雾消云散阳光灿烂的感觉。儿子小宇作业也已经写好,自己在小床上玩了。

    晓凡也有些话想和刘琴聊,提议出去走走,好长时间没有一起出来散步了。

    刘琴说:“好的,看你今天表现尚可给你个面子,陪你走走。”

    晓凡把柜子里藏的那大半条香烟拿了出来,好烟啊!红塔山牌!平时这烟都舍不得抽的。刘琴问他拿烟干嘛,他说准备戒烟了,举行个仪式,刘琴笑着说那明天的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这可不怨刘琴不相信他,就说戒烟这事吧,晓凡也不是说第一次了,戒了抽、抽了戒,反反复复都多少次了,晓凡说戒烟的话,自己都不相信的,刘琴就更当是他放屁了,也不会再认真这事了。

    晓凡他们这排宿舍后边就是玉带河,出大院门拐个弯不远就是连接生活区小街的幸福桥,孩子一个人在家,他两人也不敢走远,一般也就是走到桥上站一会,看看桥下的流水,看看偶尔过往的行船,远眺一下西边城里的楼宇,虽然那时的房价还没有上涨,他们也只能远远的看看,不要说买不起想都没有想过。

    两人刚刚走到桥上停下,晓凡就做了一件让刘琴很出乎意料的事,他把从家里带出来的没开封的香烟,还有身上没抽完的半包香烟,全部扔河里去了,哎,说不心疼那真是骗人的啊。

    现在工作也没有了,前途虽然说不上是伸手不见五指,也是一片模模糊糊,家里没有积蓄,一家三口要吃饭、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吃要喝要上学、老爸身体不好要看医生,这些都要用钱。以前在厂里上班的时候,到了月底都经常有数硬币过日子的情况,何况如今没有工作没有稳定的收入呢,这日子更要拮据了。孩子要喝牛奶,你要抽烟,口袋里只有两块钱硬币,还能再去买烟抽吗?这烟还能再抽吗?那还算男人吗?

    刘琴一点都不心疼那扔进河里的香烟,真不心疼,心里很高兴,这次看到希望了,有点相信晓凡戒烟的决心了。晓凡又告诉了一个令她喜忧参半的消息。

    因为确定了下家,晓凡和刘琴说了实话,告诉刘琴他们厂里也长期停产了,现在已经放假了,企业改制,以后也许是下岗,也许是留在厂里替以前的厂长将来的老板打工。

    刘琴听晓凡说厂里停产了放假在家,心里当时就是拔凉拔凉的,这日子可怎么过哦。然后又听晓凡说已经通过面试,明天要去两百里外的化工园区上班,这才放心,马上踹了晓凡一脚,凭晓凡的身手这一脚肯定是踹空了。刘琴嗔骂了晓凡一句,真是坏蛋说话卖关子大喘气。

    晓凡去应聘一个普通工人,刘琴知道从他自身条件来说这事是没有悬念的,可是,如果家里条件好点,她内心是不愿意晓凡去园区上班,化工园区气味很大臭名远扬,对身体肯定不好。而且晓凡如果去那里上班了,以后就要住公司不能经常回家了。虽然家里的事情她是可以忙乎应付,可哪有两个人在一起好哦。

    现在想想晓凡这家伙也还是不错的,能吃苦,人也不懒,比较顾家,知道她心眼小有事都是自己硬撑自己扛,从来没有主动对她发过脾气,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就说这讨厌的喝酒这事吧,他也是和朋友同事在一起才这样,在家中一个人也是从来不喝酒的。

    抽烟也很讨厌,搞不懂男人为什么喜欢抽烟,不过这次戒烟动静这么大,看这样和往常也是有所不同了,再相信他一次了,但愿他和抽了十几年的香烟彻底分手。

    晓凡故作深沉,说:“哎,有些人啊,总是这样,平时不珍惜,要走了才知道凡哥是个宝。”

    刘琴:“看把你美的,赶快滚,滚!省的在眼前看着生气”

    晚上临睡前,还是老习惯,要去门前坐一坐,抽支烟想想事情,摸了一下身上没有摸到香烟,自己苦笑了一下,安慰自己以后再想事情可以倚在床上,不用在门前坐小凳子了。

    晓凡后来在一家公司做总经理,老板每个月固定替他配两条中华,都让办公室主任消费掉了,他和同事说他以前也抽烟,烟瘾特大,是因为抽不起才戒掉的,同事们都不太相信。

    周一早晨,晓凡内心带着一万分的不愿意,去化工园区永泰化工,肖总来的电话说老板还要亲自和他聊聊,这个面试晓凡认为只是个程序了,没有一点担心,刘琴这次心也大了也不担心,只是考虑多跑一趟多花一趟车费钱,晓凡说没有关系,他会要求公司报销路费。

    晓凡多想借厂里停产这个机会做点别的事啊,可是工作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别的谋生技能了,有没有积蓄,而且家里还要生活哦,想失败都没有失败的资本,一月不做家里就一月没钱,没资格停下来也不敢停下来观望。

    去园区的交通还是挺方便的,从家里出来有直接通长途车站的公交车,市区通下面几个县的客运站,大概的位置在市区的西边,简称西站,也是为了和东边汽车总站便于区分。

    客运站有直通园区的大巴车,这个车也不正规,明明说是七点半发车,却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刚上车时晓凡以为是整点发车,想去趟厕所怕误车都没敢去,过点了好一会问了什么时候发车,司机说你尽管去不着急。厕所在东北边角落里,远远的就传来熏人的臭味,厕所地上粪便流淌,几无插脚之处,墙上也是内容丰富,贴满了各行各业的服务电话、办证的、祖传秘方卖药的、通下水道、打炮约炮的、专业堵漏的、还有宾馆、快餐、敲背按摩等等,看出来竞争很激烈,都是你压我我盖你的粘贴涂刷。一泡尿结束了广告才看了一点点。

    大巴车一直快到九点车上满了人才开始发车,到园区已经近中午了,车还没有停稳、拉客的机动三轮车就围了上来,晓凡说了公司的名称,司机连声说知道知道五块钱,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公司离车站不远,上车没开几分钟就到了,为这五块钱晓凡心疼了一整天,又没有票不好报销,这么点点的路程,如果熟悉路自己几步就可以走到,狗日的司机太黑了。

    晓凡在门卫做了例行登记,门卫老张不冷不热告诉了他肖总办公室的位置。

    肖总在办公室电脑前不知道在忙乎什么,他没有贵人多忘事的毛病,见晓凡进来立即起身迎接,象对熟人一样过来和晓凡打招呼,递烟倒茶的,非常热情的的接待了晓凡,首先要忙乎着安排晓凡去吃午饭,晓凡推辞说下车时吃过了,尽管肚子确实有点饿,他还不习惯刚来事情没办先吃饭,而且还要着急赶车回去,下午只有一班车回城,肖总对这几班车的发车时间也很熟悉,他说那就抓紧时间聊聊,肖总这样的热情和理解让晓凡感到心里暖暖的。

    肖总简单介绍了公司的情况,公司规模不大,只有两个车间,目前有两个产品在做,从老板到员工不到一百人,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组织架构基本齐全和大公司是一样的。肖总让晓凡稍等一下,他去通报老板,老板也在等着面试晓凡了。

    肖总把晓凡引荐给老板就退出了老板的办公室。对于晓凡的到来,肖总发自内心的欢迎,公司现在没生产副总只有一个生产部经理,也是和他一样都是老板办厂时就追随老板,都是老板的老部下互相不服气,这个家伙明明是经理自己以副总自居,认为他肖总不懂生产瞧不起他,老是和他对着干,老是挑战他这个正式任命的副总权威,他就想趁老板求贤若渴的机会,招聘一个自己队伍的生产干将,最终目的是干掉现在这个生产经理。

    朱老板中午没有休息,从创业到现在十几年了,他一直没有养成固定午休的习惯。

    这是朱老板和晓凡的第一次握手,他没有象肖总那样表现出不遮不掩的热情,他对于晓凡的亲切接待中还有一部分是矜持,对于晓凡的基本情况肖总已经向他汇报了,他不理解的是晓凡为什么要应聘普通工人,如果真如简历所说的那样,有近二十年的生产安全从业经验,做过车间副主任,又是大公司出来的,那么完全可以应聘他这个小公司车间主任,而且,他目前特别需要一个合格的车间主任或者再上一层的生产经理或者再上一层的生产副总,只要是有这个能力他是不会放过这样的人才的,公司要做大人才是关键,只不过人才不一定愿意到他这小公司来,想来的也有,他又不一定能看上眼,这和男女之间的恋爱有的一比,也要讲究个缘分。

    晓凡对于造成伤害他人的话题,及与别人有关的个人隐私,他一直是守口守心,从不妄加评论。对于自己吗?在人生大多数时间里,他是信奉大丈夫无事不可对人言这句话的,如果和朋友们在一起喝点酒更是畅所欲言,这也是刘琴反感他喝酒的原因之一,大大咧咧不能做大事,晓凡却觉得没有什么不好。这次面试晓凡也是如此想法,通过了当然很好,但是也没有必有为了面试成功撒谎啊,有什么就说什么呗。

    在企业里呆时间久了刚出来的人,大多数还是比较单纯的,想法也是比较简单的。这次面试晓凡的话也比较多,不知道收敛自己。

    朱老板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位和蔼严肃的老大哥形象,他没有太多的拘束,但是又发至内心的尊重这个人,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微妙。

    朱老板很客气的请晓凡抽烟,现开包整盒的中华烟,很诱惑人,对于一个老烟鬼来说,拥有一支烟就拥有了一个世界,特别是在精神紧张的时候、考虑问题的时候、打牌的时候、特别是此刻面试的时候等等、还有更特别的是在刚刚下决心戒烟的时候,但是晓凡果断的推辞了,并且很随意的笑着告诉老板,他不抽烟了,昨天开始戒烟的,戒烟的原因也开玩笑的口气告诉了老板,就是因为没钱,抽不起了。

    朱老板自己也不抽烟。

    朱老板先向晓凡介绍了公司的现状,自然是根据现状加上了远景规划。然后才让晓凡介绍自己的情况。

    晓凡把自己大专毕业证书,一些操作证书,还有搞笑的把最近几年的先进个人证书都带来了,为了这次面试,他也做了一些准备,不想东转西转的,先谈好一家有工作先干着再说。

    出乎意料的是朱老板简单看了一下,把他精心准备的材料都礼貌的推了回去,并且说:“你有这些证书也挺好,不过我更看重的是个人的实际能力和人品,我们把你的工作经历家庭情况谈谈,交流交流聊聊好吗?”

    晓凡坦诚的告诉朱老板,他和以前的单位合同还没有到期,虽然有信心有能力做好一个车间主任,但是他不能应聘车间主任,因为随时都要做好离职的准备,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老婆也是下岗工人,家里需要工资生活,所以他必须要出来打工,做普工出体力都无所谓,为了家庭他愿意,他也没有那些虚头巴脑的想法,在这做普通工人以后如果离开公司,不会对公司的运作有影响,但是也请老板相信他不会三心二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在任何岗位他都会一样认真工作的。

    晓凡解答了朱老板他的疑惑,他也判断晓凡说的是真话水分比较小,他喜欢这个人的说话及做事方式,晓凡给朱老板的第一印象是坦荡开朗,逻辑性强,做事认真,缺点就是比较能讲,是否务实还要验证,但是凭直觉,应该就是他要求的那种人,朱老板也是阅人无数了,他需要的人第一要人品好踏实肯干,第二要具备优秀的专业技能,晓凡这两点都不会差到哪儿去,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所谓的投缘可能就是这么回事吧,两个人之间要是互相看顺眼了,怎么看都是好的。就是王八看绿豆,对眼就行。第一次印象特别重要,主观因素就在里面着怪了。

    朱老板想要重点考察这个人,如果各方面都符合他的要求,只要他愿意,不会让晓凡离职,而且会重用他,这一点他有信心,无非是待遇和钱的问题。在社会上闯荡了这么多年了,识人用人从来没有出过纰漏,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豪的事情。

    晓凡和朱老板的第一次握手在互相愉悦的气氛中结束,朱老板当场拍板决定录用晓凡,先在车间班组里干段时间,尽快入职,具体什么时间到岗报到由晓凡自己决定,晓凡说回去收拾收拾,把家里琐事处理处理就来报到。

    和朱老板告辞后,晓凡又去肖总办公室打了招呼,告知肖总下周一来报到,并对肖总致以谢意,肖总主动说可以替他报销路费,眯着小眼睛笑眯眯和他说了拜拜下周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