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各奔东西
    六、各奔东西

    在家这两天要多做点事,晓凡把家里该做的事情,能想到的事情,都提前安排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长期在外边打工,这一去一个月最多能回家一次,也许时间会更长。

    骑自行车去煤气站灌装了一瓶煤气备用,这东西刘琴搬着费劲,粮油米不用他操心,超市有打折的活动时刘琴就直接买了。

    煤气罐卸下后就直接去买菜了,在菜市场遇到了雷哥,刚刚传出改制风声的时候,雷哥就开始做准备了,现在专职做生意了,在菜场租了一个固定的摊位,做海产品干货生意,看着雷哥忙忙碌碌的,晓凡心里非常羡慕。

    雷哥边忙碌着生意边和他聊天,以前单位里的老同事买菜,常有人顺便过来坐坐聊聊,他这成为信息中转站了。

    他告诉晓凡弟兄们散伙酒喝过,就都自谋出路了,大家都一样,不能闲下来,老婆孩子等着吃饭。反正大家伙也没有什么大出息,基本都能糊口,丙班的班长张磊去银行做了保安,是托家里亲戚介绍的,工资不高倒是挺清闲,车间设备员老魏也做了小区保安,说暂时先干着,慢慢再找工资高一点的合适的工作,老三在西边青龙桥下摆了个台球摊子,他球技好派上用场了,每天赌球都能赚点。

    小白在前街超市里打工,听说还兼职了一份保洁的工作,他老公还是专职麻将。

    艾敏最清闲,在家陪儿子读书全职太太了,他老公是政府的公务员,听说也是一个小领导,不缺她打工挣的那点钱。

    三车间的张大个子日子最不好过,这才刚刚停产没几天,老婆就和他闹着要分手,他老婆已经不回家住了,搞得他象没魂一样整天在街上瞎逛游,也不去找活干,对孩子也不管不问了,真要是离婚了,孩子判给他也跟着受罪,饥一顿饱一顿。

    还有几个同事在街上跑摩的,虽然辛苦点但是也每天都见钱。

    这个老天爷把人留在这个世上,总归会给他活路的。

    雷哥问晓凡有什么打算,晓凡如实和雷哥讲了,已经在园区找了工作,还是老本行做化工,这两天就准备出去了。

    雷哥叹了口气,说:“所有的同事里面,你是从来没有问我做这个生意能挣多少钱的人,他们问了我也不会说实话。”

    晓凡说:“有什么好问的,我们弟兄在一起说那些废话干嘛啊,要想说你自己就说了。”

    雷哥说:“是啊,弟兄们在一起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我告诉你,我这挣好了,一个月能赶上厂里上班三个月的工资,你不要去化工厂打工了,凭你这头脑,跟着哥跑几趟进几次货,你就能入门了。”

    雷哥不是炫耀他的收入,他不想让晓凡去化工厂上班,想帮衬晓凡一把,就在这个菜市场里,就有好多人想跟着他学这生意,他还不愿意带了,那都是些见利忘义的白眼狼。

    雷哥说:“你手里要是没什么本钱,先从我这调点,第一次少进点货,就在市场边上找个地摊摆着干起来,比打工挣的多。”他知道晓凡不是那种死爱面子的人。

    晓凡知道雷哥的心意,虽然兄弟之间不讲那么多客套话,还是心里暖暖的,非常感激雷哥的好意。可是已经和朱老板讲好的事,怎么好随随便便就不遵守约定哦。

    雷哥知道晓凡的性格,也不过分勉强他,说:“那你先过去做做看看,不行就回来。”

    晓凡婉拒了雷哥喝两杯的邀请,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在雷哥这聊聊,时间飞快的就过去了。

    今天周日小宇还一个人在家,刘琴也快下班了,得赶快回去做饭给他们吃,他们这小家里家务事这方面,一直都是谁有时间谁做,晓凡偏爱炒菜,不喜欢打扫卫生,所以在家他都主动去下厨,而且小家穷户的平时没有亲戚朋友来吃饭,也没有什么好忙的。

    今天一家三口人都在家,明天晓凡又要出去打工了,所以刘琴特意指示他今天改善改善伙食,买了一只鸡,是雷哥亲自关照杀鸡摊子老板留的,没有短斤少两。

    还是按老规矩操作,一鸡三吃,两只鸡腿卸下单独卤制,这是专属小宇的菜,鸡心鸡肝鸡胗再切一下、那么小的鸡心仔细切为四片、鸡肝鸡胗切薄片、从鸡身上再片三四片鸡胸肉下来,刀工就是这样练成的,配菜多放点辣椒,就可以炒一盘了,这个菜因为太辣了基本就是晓凡一个人吃了,其余的切成鸡块、或红烧或干煸,再搞个素菜土豆丝或西红柿什么的,小桌子上面也就满满的了。小宇啃鸡腿的样子最是可爱,虽然晓凡的厨艺杠杠的,可刘琴每次菜都吃得少,她不舍得贪吃,想让他爷俩多吃点。

    想起那时日子虽然拮据,却也其乐融融。晓凡现在还经常怀恋那段岁月。那段怎么吃都吃不胖的日子。

    隔壁邻居建军打呼噜的声音忽隐忽现,如果没有中间这堵墙,他们和建军家两口子,每天应该是头靠头睡了,晓凡去建军家看过,他们两家的床头中间只隔了一堵墙,建军在他们单位保卫科工作,厂里停产了,保卫科的人暂时没有放假,在厂里值班。

    刚刚搬到这边住的时候,小宇才几岁和他们挤在一张大床上,现在已经上小学睡客厅当厅长了。房子是件大事,也要解决这也是一个头痛的事,而且是一个想起来就想逃避,又无法逃避的问题。

    这过日子什么都需要钱哦。‘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很多人把这当做俏皮话讲,只有亲身体验过生活无奈的人,才会知道这是一句比较心酸的话。

    明天就要第一次出远门了,夫妻两人东拉西扯的闲聊了好一会。对于以后的生活,晓凡从来没有失去过信心,他那时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不停的的干打工赚钱呗。

    晓凡和刘琴说:“他经常做同一个梦,在梦里他们住着大房子,不是什么大富翁,可是想吃什么、想穿什么都不用发愁,不差钱。”

    他是真的经常做这个梦,自己都觉得是真的了,以后就是会过上这样的生活。

    晓凡也坚信只要努力去做,一定会改变生活状况,一定会收获自己想要的一切,人在做、天在看,他还有一个心愿,希望有能力带着车间里的弟兄们一起干。困难都是暂时的,他说自己这是革命的乐观主义,刘琴不屑的说他那是没心没肺,活着不累。

    她可没有晓凡这种乐观精神,不过,这次晓凡出去打工,她朦朦胧胧的好像看到了一点亮光,看到小日子往高处走的希望,隐隐约约的感觉晓凡迈出国企这一步,以后会混的比现在好很多,收入也会比现在高很多,可是想到‘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又暗自担心。

    晓凡说:“有钱就变坏的男人没钱的时候也好不到哪儿去。”

    刘琴说:“嗯,言之有理。”

    两人聊了好一会才关灯睡觉,拉线开关,“咔哒”一声,关灯的声音在深夜里特别清脆。

    相拥而眠,一夜多梦。

    尽管晓凡再三吩咐刘琴不用早起,她还是早早就起床了,心里有点事就睡不着,她特意买了一个蛇皮袋,把晓凡必备的行床被褥卷好,费了好大劲才全部装了进去,又用手提的袋子装了毛巾牙膏刷牙杯子喝水杯子剃须刀,还有晓凡带去看的几本书,又装了两瓶自己做的辣椒酱,晓凡喜欢吃辣不用花钱去超市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