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连升三级
    九、连升三级

    晓凡到公司上班的第三天夜班下班时,接到肖总通知,让他参加下午公司月底例会,朱老板亲自主持会议,班长及以上人员参会,通知晓凡列席会议。

    朱老板回顾了公司本月的工作情况,安排了下个月的工作计划,相关的人事变动做了通报,主要是宣布小朱老板以后长期在这边工作,替他管理公司日常工作,肖总行政后勤的部分工作由小朱老板兼管。

    他在会议上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晓凡的情况,欢迎晓凡加入公司的团队,让一个普通的工人参加这样的会议,本身就表明了老板的一种态度。

    公司目前组织机构真真假假的基本全了,最主要的是缺一个生产负责人。现有的生产部经理老于是他的老部下,优点是对他忠心耿耿,能吃苦耐劳,缺点是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在正规的公司做过,更谈不上什么安全生产管理,而且工作散漫对自身也不能严格要求,总是以老资格自居。两个车间主任也是小年轻,一个太老实,一个又太滑头,生产口这几个人都不能让他完全放心。

    公司里生产方面的安全问题,一直也是他的一块心病,底下人只看到他每天重点关心产品质量收率,其实他每一天都在提心吊胆,更怕出安全事故,最怕夜里电话响,这一辈子开弓没有回头箭,下辈子再也不做化工厂的老板了。

    目前公司的主产品利润空间比较大,国内也没有几家生产,这个产品是苏南那边研究所提供的工艺,实际上中试还在同步进行,研究所的工程师说这个产品有潜力,理论上每批可以出料八百公斤左右,现在每批才出料四百二十公斤左右,但是利润已经可以了,如果能出到八百公斤,应该是睡着了都是笑着的,他早就放出话了,如果能做到每批出料四百五十公斤,全厂发奖金!

    研究所那边还在继续做中试,目的还是提高收率,但是他知道,就是研究所那边有进展了,靠现在这几个人负责大生产,提高收率也没有多少希望,安全方面也没有保障。

    肖总也是他的老部下,应该算是他的徒弟了,是个聪明人,公司在筹建期间他出了不少力,和园区政府部门关系比他搞得还好,每个月的招待费用报的也不少,和一些第三方公司在经济上有点暧昧,这些他都知道,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苏南那边公司的扫尾工作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办结,但是,必须要把亲弟弟调过来了,不然,肖总这边尾大不掉,以后肯定会有麻烦。

    晓凡到公司的第八天了,公司这个产品工艺流程、车间的设备布置、管道走向基本摸清了,自己下班时间在本子上圈圈画画,画了工艺流程图、设备平面布置图的草图。公司的员工来自五湖四海,晓凡和大家相处的也不错。

    这一周是挨到转白班了,早七点到晚七点,三楼的滴加操作固定是晓凡做了,其余的岗位他有空就过去主动帮忙,还是闲不住的性格。

    快到中午吃饭那会,后道工序物料分离的岗位,在离心机周围站了三个辅助工,搞了几次没有把物料提出来,正准备用铲子先搞点出来再弄,离心这个活主要是体力活,大家都认为没什么技术含量,都是安排没什么文化的辅助工做。

    晓凡正准备过来帮他们一把,到离心机前也不客气,说:“都过去,看我的,”三个人看着晓凡楞了一下,晓凡一下就上去站在离心上面了,离心袋子里面的物料已经给他们搞松动了。

    晓凡说:“这个提出来的时候,三个人在三个方向不能同时用劲,那样会卡住,松动后从一边使劲就好办了,看好了哦,就这样,出来!”晓凡攥住一边,把动作示范好,嗨!一使劲,楞是一个人把物料提出扔地上了。说实话,如果没有一把子力气,就是有技巧也搞不出来,但是这三人这方面没问题,看出来都是做惯体力活的人。

    晓凡说:“站在离心机上面一定要站稳,注意安全,好了,你们装袋子吧,我走了哦。”三个人没有说话,还愣愣的望着他,晓凡觉得有点诧异,感觉他们是在看他的身后。

    这时朱老板从晓凡后边走了过来,晓凡站在离心机上时候,几个辅助工就看见老板进车间大门了,他们在老板面前还是比较拘谨,忙着装袋子干活了。

    刚刚这一幕朱老板都看着了。不谈操作经验,现在愿意主动帮助别人干活的人基本上绝迹了。他只要是在公司里没有出差,每天都会抽空到车间转一转,就从来没有看见过工作这么主动的人。

    如果晓凡是看见朱老板来,再去帮几个辅助工干活,不但是朱老板对他有看法,几个辅助工也会看不起他。可是,过来帮忙意外被老板看见,几个工人都替晓凡高兴,虽然朱老板没有说什么话,他们也看出来老板很赞许晓凡。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人做同样的事情,结局也会大相径庭。

    朱老板决定今天就开始调查,多方了解晓凡的情况,准备用这个人,他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

    早上刚刚上班时间不久,封班长到他办公室找他,说是要辞职。问他什么原因,朱老板就知道了,辞职只是来找他的一个借口。

    封班长两句话没讲就把问题扯到车间主任欧阳的身上,说欧阳夜里值班的时候,在包装间搂着女工睡岗,在车间里正事不问,还经常敲工人的酒,让工人请他吃饭,给不听话的工人小脚鞋穿等。

    朱老板知道欧阳是有不少毛病,但是封班长这样讲是别有用意,他一直想能够再上一步,做车间主任,这个人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干活也能够吃苦,但是,心胸比较狭隘,工作方法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朱老板不看好他,就是把欧阳撤了也不会提他做车间主任。

    无论是从提高产品质量收率,还是保障生产安全的角度考虑,生产口都需要一个专业的人来负责了,这个事情要抓紧办了。

    朱老板当天下午把封班长喊到办公室,询问晓凡的情况,封班长也是聪明人,他听出老板想提拔晓凡的意思,也知道自己这次又没有希望了,但是如果能把欧阳搞下来也是好事,他不认为自己有私心,欧阳就不应该做这个车间主任,欧阳的操作经验也不比他强,人品又不好,做车间主任对公司发展不利。

    这几天和晓凡相处下来,晓凡对他也比较尊重,两人相处比较融洽,晓凡的专业水平他也佩服,他如实向朱老板汇报了晓凡的情况,还特意说了晓凡看见车间那些设备,就像看见老朋友一样。

    封班长能够这样评价晓凡,让朱老板对晓凡也高看一眼,因为封班长这个人是公认的不好相处,而且不太能容人,排外思想比较严重。

    朱老板通过管生产的老于、二车间主任欧阳、一车间的主任小高、还有车间其他两个班长调查了晓凡的情况,听了大家对晓凡的评价,包括仓库的老张,锅炉房的老韩,这几个人和普通工人还是有点区别,基本上不敢对他瞎说,所有的评价汇总后,结果对晓凡大大有利,大家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朱老板约晓凡单独聊了聊,首先问了一下晓凡对产品工艺的掌握程度。

    晓凡知道朱老板是想重用他,虽然不准备在这长期干,但是能得到别人的认可,这个还是大大的满足了晓凡内在的虚荣心,他把朱老板当做老大哥一样尊重,没有对老板的那种拘谨,可能认为自己是来打短工,无所求吧。

    晓凡的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多,他说:“老板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画个图给你看看。”

    朱老板不动声色,说:“可以,好的哦。”

    晓凡一边讲一边画,把流程讲完,车间的设备平面布置图也画好了。

    车间这些设备布置,朱老板是了如指掌,每个设备都是他亲自采购,亲自安排安装。所以晓凡讲的对不对,他心里是明镜一样。

    朱老板告诉晓凡,这个产品的潜力很大,问他有没有办法提高收率,他也只是这样一问,并没有寄予太大的希望。

    晓凡的话匣子也打开了,他对朱老板说:“一个成熟的工艺,如果收率达不到预期效果,只能有三个问题,一是原材料原因,二是设备原因,三是人员操作原因,只要从这三方面入手,一定能解决问题,当然,其中也会有一些微妙的关系,比如设备和原料都有点小问题,或者人员操作也同时存在问题,但是根据实际情况逐一排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一定能最终解决问题。”

    朱老板又和晓凡讨论了生产过程的安全管理问题,公司的这些问题吧,这几天晓凡也留意了,安全问题本身也是晓凡更重视的问题,晓凡对朱老板说:“其实安全和生产并不矛盾,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互相对立,什么事都有解决的办法,如果没有只说明我们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这次约谈,还是和第一次面试一样,晓凡讲的多,老板话比较少,总体相谈甚欢。

    朱老板做了关键的总结:从下周开始,晓凡不用在班组倒班了,到生产部工作,替他把两个车间管起来,把这个产品做起来!工资待遇按生产部经理标准。

    朱老板说:“你先做着,其他的事情不要考虑,将来的事情他会安排,如果确实有能力,以后还可以再上一步,负责整个公司的生产。”

    这是晓凡到公司的第二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