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没有过渡,直接进入春天
    十、没有过渡,直接进入春天

             一直喜欢跑步,许多年了,时断时续的基本上保持着这个习惯,在东方厂上班的时候,只要是前一天晚上没有喝酒,每天早上那么忙也还是要出去跑一跑,跑步回来路过小街买点早点给小宇和刘琴,多数时间是自己做早饭,到家就立即喊小宇起床,吃完早饭把小宇送幼儿园,然后回头就直接骑车去工厂上班,卡着时间忙忙碌碌,那段时间跑步化解了大部分的压力。

            朱老板约谈的当天,晓凡下班后就出去跑了一趟,跑步的时候可以好好的想想事情理理思绪,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彻底放松。

    出了公司大门往南大约跑了有两百米,上了大路一直往西,路两边全是化工厂,空气质量比较差,这是苏北地区比较大的化工园区了,在这个行业工作就离不开这种环境,路面坑坑洼洼的,已经看不出以前是水泥路还是沥青路了,想起了豆腐渣工程这几个字。路的右边是一条小河,说是污水沟应该更准确一点,每隔十几米就有一段垃圾浮在水面上,跑步的时候思绪是信马由缰的,本想好好考虑在这个公司的前途,却又思维跳跃想起了另一个问题:对于本地的人民来说,到底是要温饱还是要环保呢?路边的绿化树满身灰尘,一如既往静静地望着匆匆的行人,它一定很纳闷,这些整天不知疲惫,熙熙攘攘的人在忙些什么,还有这个晓凡,他为什么要奔跑?

    一直往西就渐渐远离化工厂了,大约跑了有三公里,就是估计的,相比之下空气渐渐清新,大约来回一共跑了有十公里,这次跑步的结果是咳嗽了一个星期,怀念老家的空气。

            出公司大门的时候,太阳还在西边的天空中散发落日的余辉,挣扎着不愿意轻易放弃它的灿烂,回程的时候头顶已经感觉不到它的温暖,月亮已经准备出场了。跑了五十分钟左右,呵呵,耐力不怎么样,速度也不怎么样,就是个喜欢跑,回到公司冲个澡。

    老家的朋友说在这样的环境里跑步,就是自杀,晓凡说跑步不是为了健身。跑步有自虐的感觉,痛并快乐着,就是喜欢跑步。

    朱老板约谈后第二天开始不用转班了,可是比上两班倒还要忙,白天一直在车间里,各个岗位工序巡查,能帮就帮一起干干,一个车间主任又不是什么大领导,在车间干活是本职工作,文字上的材料一般晚上回去加加班就解决了,晚饭时晓凡让工人先去吃,他先在这看着。一直等夜班的人来了,交接班结束他才下班,他管生产时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晚上还要过来转转,和工人多接触多交流,这是车间主任的必备工作。

    一个合格的车间主任,必须具备三点基本素质,一、对车间的设备情况、管道走向等要了如指掌;二、对工艺运行情况要完全掌控;三、要关心工人的思想动态要跟踪了解。当然,最最基本的是要有一颗公正的心,是一个正直的人。

    晓凡这么多年也是一直这样要求自己,在东方厂被黄厂长压制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影响改变他的工作态度,而且业余时间一直坚持学习充电,从没有放弃过自己,刘琴一直都不太支持他学习,认为他头脑有问题,整天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

    到宿舍已经比较迟了,老段他们几个人还没有吃饭,在等着他喝酒了,就是从食堂打菜偷偷端到宿舍的,公司以前有过规定不许把食堂的菜带到宿舍喝酒,还有老李从家里带来的虾皮,老严买了一包花生米,酒是老段打的散酒。菜虽然比较简陋,但是小桌子上也放得满满,弟兄们情义浓浓,这个真的是难以拒绝盛情难却,晓凡也喜欢三五人的这种小聚。

    朱老板宣布了让晓凡负责车间的任命,老段说要庆祝一下,公司好酒的人不少,他只喊了几个要好的同事。好多工人不管你工作干的怎么样,看你喝酒爽快就喜欢和你相处,大家已经都知道晓凡能喝,都知道他一个人就喝了八两。

    酒是好东西。

    老段喝点酒话也多了,他说晓凡你做领导,谁要是和你过意不去,不听你指挥,不要看老哥年龄大了,照样替你出头打他个狗日的。

    老段的外甥是园区的副主任,他是有关系来的。晓凡也不把他这酒话往心里去。

    老李没有那么多话,只是不断的找晓凡喝酒,他老家是本市海边的,搞养殖亏本了,自己感觉没脸在家呆,跑出来打工,到这地步了,还保留着老板的派头,每天大背头梳板板正正,干活和其他工人也不一样,就是晓凡在车间投完一批料,身上也会脏兮兮的,可老李不同,他就有这个本事,你看到他的时候都是清清爽爽。

    老李的缺点就是太爱酒了,太爱酒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他这样的人,在这个小公司不会干长久的。

    也难得这帮弟兄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瞧得起他信任他。晓凡估计在未来的日子里,很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和这帮人在一个锅里捞饭吃了。

    其实公司里的管理也不是一无是处,许多规章制度该有的也有,就是没有坚持执行下去。他请示了朱老板,再次颁布了加强车间交接班制度,规定每天交接班的时候,必须有公司中层及以上领导参加列席主持,以后逐步由交给班长主持,同时规定了针对中层领导的相关惩罚制度。化工厂大部分事故都是因为交接班不清,或因此衍生的问题造成,所以交接班制度一定要不折不扣的落实,要紧的事情先办,其他问题一样一样也要挨着解决。

    园区的企业基本上全是两班倒的工作制,工人大部分是外地过来打工,两班倒可以多挣一点钱,多干点累一点没有关系,他们原意上这个班,老板也原意两班倒,节省人力资源。两班倒衍生的安全问题就是工人夜班睡岗的事情。

    关于睡岗的问题,比较头疼不太好解决,睡岗的危险性是显而易见,但是人生来就具有侥幸心理,谁都不相信坏事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实事求是讲,人不是铁,就是机器连续运转也有疲劳的时候啊。

    晓凡是不赞成两班倒的工作制,这本身就是很大的安全隐患。但是这种观点绝对不能和工人讨论,那不是和老板唱对台戏了吗?在其位、谋其职,拿老板的工资就要从老板的角度考虑问题,但是又要顾及手下员工的利益和感受,这是作为企业中层的职责。

    晓凡利用交接班会议,讲案例讲道理向大家灌输睡岗的危害性,为了表示重视,特意邀请朱老板参加了两次会议。

    国企的培训制度规范执行的又好,晓凡信手拈来滔滔不绝的就是一大套道理:“我们从事的化工生产,是一种特殊的生产过程,往往无法直接监控到化工过程的进程,只能通过一些操作参数间接反应化工生产的过程状况,比如通过温度、压力、流量、液位、时间以及取样分析结果等,我们可以测量到的数据来间接反应生产进程状况。

    我们的生产在进行不会因为我们迟到、早退、串岗、随意脱岗、闲谈、睡岗、打闹、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而自动停止下来,温度继续在升高、压力继续在上涨、物料继续在转移、反应继续在进行,如果我们不严格遵守相关规定,就随时可能发生人身安全事故……”

    晓凡告诉大家以后会安排专门的时间,和大家分享这方面的知识。

    朱老板觉得晓凡这个人能讲,也很实干,主要还是自己看人的眼光比较准。

    另一方面,晓凡私下单独召集两个车间主任和两个班长,明确严肃的告知,夜班不许全部都睡岗,一定要有人不睡觉保持巡查,哪怕是轮换着睡,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查到全部睡岗,他会不留情面的按规定处理,就是为此大家都辞职不干了,也要处理!

    没有过渡,晓凡很自然的进入了角色,迈进职业生涯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