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蜜月期
    十一、蜜月期

    优化产品的前提不仅限于熟悉和精通工艺,比这更关键的是先稳定人事关系,便于有人替你分担一些工作,最起码不要有人添乱。

    现有的两个车间主任工作职责没有变化,还是每人负责一个车间,工资也没有下降,所以由晓凡统筹安排负责两个车间的工作,也没怎么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这两个车间主任都不是本地人。一车间主任小高,从学校毕业就在这个公司,有两年时间了,人也老实,有点事面子上就看出来了,是个刚正的人,只是不喜欢多说话,闷头做事一天不说三句话,晓凡喜欢并且尊重这个小伙子,经常和他交流工艺方面的问题,他对晓凡做主任也不排斥。

    二车间主任欧阳,也是工作上能吃苦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听说在公司借了不少同事钱,发了工资就是还债,老段私下告诉晓凡,这个家伙经常去洗头房和浴室找小姐,男人出门在外有这爱好是他个人的私事,晓凡平时也不和他开这方面的玩笑,他手下的两个班长都不怎么服他。晓凡和他闲谈时,也委婉的指导了一下工作方法,并且明确告诉他,如果班长和他发生矛盾,肯定会支持他的工作,至于对与错,会私下和他沟通。听晓凡这样一说,欧阳的心里也有底了。车间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他,可欧阳这个人还喜欢死爱面子,晓凡也能满足他这点虚荣心。

    讲起来企业里的人还是比较单纯。

    表面上看起来,两个主任和晓凡的关系还是比较融洽,但是,这是在平安无事的时候,如果发生事情需要他们表态,就不知道是怎样了。

    他们各自车间里的具体人事管理,晓凡暂时也没有主动插手,还是放权给他们管理。

    车间的日常工作基本顺畅,晓凡就开始实施第二步计划,把精力集中在产品优化上面了,企业生存的根本是追求利润最大化,这个才是重点。

    这个产品工序多,生产周期比较长,也难为这帮工人了,大部分都是从来没有做过化工的人,还有部分员工以前就没有进过工厂,能把产品做到这地步也不错了。

    这个产品确实是有潜力可挖,晓凡按既定方案先从源头找原因,第一步的原料就有问题,朱老板也知道原料不纯有问题,可是这个原料有点特殊,不太好处理。这个原料确实是不太好处理,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呗。

    晓凡从第一步开始亲自把关,白天在车间里巡查每一道工序,抽空就跑过去和工人们一起,在太阳底下把第一步的原料翻来翻去的,公司还没有烘房,老板说可以建一个,他也只是这样一说,试验阶段投入要慎重,尽量少花钱。

    一边干活,一边讲讲聊聊,老李说产品干好了,让晓凡请客,晓凡就大声宣告说:“今天晚上就喝酒,。”大家听说晚上有酒喝,干劲也鼓起来了,晚上到下班时,大家说跟着晓凡走,晚上喝酒。

    晓凡笑着说:“好啊!好啊!你们先去买菜,去我宿舍等着,呵呵!我说喝酒,可没有说我请客哦。”

    大家哄笑着说晓凡这个家伙骗人,下次要注意,不能上他当了。

    晓凡真心喜欢和工人们在一起,大家在一起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机,开开心心的真好。

    前几天投的那批料,到目前为止进展的效果都比较好,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

    肖总对他还是比较和善,但是感觉笑眯眯的笑容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自然。负责生产部的老于,对他一如既往地冷淡,所幸没有发生什么冲突,晓凡在他面前还是特意低调,毕竟自己的到来使人家的饭碗有了危机。

    公司餐厅和宿舍一样也比较简陋,放了几张大圆桌和一些长板凳,平时大家打好菜都在一起团团而坐。

    靠餐厅里面的摆放的那张桌子,一般朱老板和公司中层干部吃饭喝酒都在那边,工人就坐边上其他的桌子吃饭。公司另有两间装修好的包间,是招待重要客户和政府领导专用,园区其他公司也都有这样的包间。

    今天朱老板特别高兴,亲自掌勺做了几个硬菜,又安排小朱老板去买了一些卤菜,满满的一大桌子非常丰盛,人也基本到齐了,可还没有开桌,老板在等晓凡,他不动筷子,其他人肯定不敢动哦。

    晓凡在车间等工人交接班结束,才回去餐厅吃饭,他不知道老板今天请吃饭,但是朱老板早早就知道试验的第一批料重量了,他没有亲自去车间,但是每一包重量出来都有人向他报告。这批料总计出来将近六百五十公斤,这是成功了,要发财的节奏了!

    晓凡刚刚进餐厅大门,朱老板就喊他了,他坐的长板凳空的那一半特意留给晓凡,以往那都是老板娘的座位。

    很少看见朱老板有这样的热情,他招呼晓凡:“来!来!到我这坐,又亲自给晓凡倒酒。”

    朱老板把酒拿给晓凡看,说:“这个酒一百多一瓶,我们两人喝,他们喝坛子里的酒就好了。”

    那时,车间里的工人两班倒,一个月的工资在一千两百元左右。

    喝酒的人谁不喜欢喝好酒啊?晓凡觉得不好意思:“老板,这样不太好吧。”

    朱老板却说:“这有什么关系,他们喝坛子酒不错了,那也是好酒,只是没有这个酒好。”

    朱老板说晓凡立功了,应该享受这个待遇。

    晓凡说这都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功劳是大家的,首先要感谢老板的信任,他可不敢居功,大家这个阶段确实是付出了好多。

    晓凡明白老板的好意,可是他知道朱老板这样已经让他难做人了。老板这样对他,他虽然不至于受宠若惊,但是他感谢朱老板的知遇之恩,就冲朱老板对他的信任,他也要努力工作回报公司。说真话,他还没有完全适应民企老板的管理风格,老板自己的公司就是不一样啊,国企的领导总是把自己凡利益放在公司前面。

    朱老板可不管其他人的想法,不服气就站出来溜溜,想找事就滚蛋,这就是老板的霸气。他认为工人正常干活那是应该做的份类工作。

    红烧肘子是朱老板的拿手好菜,晓凡刚刚坐下,朱老板就夹了一大块给他碗里,让晓凡尝尝,其他人马上跟进,说是老板亲自做的。

    晓凡忙站起来,说:“谢谢老板。”不过他没有吃这块大肘子,进门的时候就看见白班的工人小常,一个人坐在边上的桌子吃饭,这个小伙子老家在贵州,干活勤快话不多,每次都最后下班。晓凡走过去把这块大肘子夹给小常了,公司伙食不是很好,平时也吃不到这个东西。

    晓凡端起酒杯敬老板,笑着告诉老板,自己不太喜欢吃肉。

    朱老板并没有生气,对晓凡的举动没有意见,这个人太会做事了。

    因为有老板在场喝酒不敢尽兴,大家的酒都没有喝太多,气氛倒是还可以。

    朱老板问晓凡:“以后每批料都能出这么多吗?”这是老板最关心的事情。

    晓凡可不想吹牛逼给自己挖坑,他告诉老板,不能保证每批都出这么多,因为第一批牵扯的精力和人力太多,以后难以保证每批都有这样的条件。但是,每批出到五百五十公斤左右还是有把握。

    朱老板听了晓凡的解释,没有表态认可,也没有表示反对。说那就看看下面几批的结果再说吧。五百五十公斤也够乐了,但是还不行,一定要更好。

    晓凡知道这顿饭过后,朱老板会对他更信任,也有人会对他有意见了。他记着朱老板对他的好,也清醒的知道和朱老板现在好比是在蜜月期,蜜月总有渡完的一天。

    因为朱老板对他的器重,有人会对他有意见,除了低调一点,没有其他好办法,那也只能见招拆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