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厚脸皮是怎样炼成的
    十二、厚脸皮是怎样炼成的

    朱老板开始创业时是做设备安装,那时肖总就跟着他了,跟着老板学了不少东西,也算是老板的徒弟了,那时候老板对他们手下这帮弟兄可好了,每天晚上都要加菜,和弟兄们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谁家里有了困难,朱老板也是尽力帮助。

    肖总那时候年轻勤快,干活不知道累,喜欢钻研学东西也快,朱老板也特别喜欢他,他一个农村来的孩子遇到这样喜欢他的老板,也特别的满足。这些年一直追随着老板,并渐渐的被委以重任。

    在公司筹建期间,肖总陪着老板跑前跑后,也开了眼界,前期相关手续具体工作基本都是他办理的,筹备过程中一些相关的第三方机构竞争业务,免不了请吃饭,送红包,从开始的小心翼翼,然后半推半就,到来者不拒,把老板的事情也办了,自己也捞到了不少好处,在城里买了套房,那时房子还没有涨价,到手后没有装修就入住了,结束了租房的生活,肖总工资也挺高了,还是舍不得用,钱要攒着还要装修房子,孩子还要上学。

    后来公司进入正常运行阶段,老板把行政人事后勤公司外联这些事都交给他负责,定位是公司的副总,老板自己是总经理。这时肖总开始有点飘飘然了。

    这次替老板把晓凡招进公司,自己是想让他把老于顶掉,可是没有想到这家伙肚里还有点货,这么短时间就搞出了名堂,老板对他很倚重,已经超过对他肖总的重视了,好像这个公司,除了晓凡在忙着工作,他们这些人就没有做事一样。

    这段时间老板对别的人也还是客客气气的,对他说话却特别冲,经常当着工人也不给他面子,冷嘲热讽,口无遮拦,比训儿子还要过分。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副总了,搞得特别没有面子,可是又不敢和老板顶嘴,也许老板知道自己收回扣的事情了,老板那么精明的人,什么都瞒不了他,但是他最多也只是猜测而已,不会有证据。

    其实朱老板这样对待肖总,和晓凡也有点关系,朱老板安排他弟弟来这管理公司,本来计划是慢慢的把肖总退下来。但是晓凡来以后,就改变了计划,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肖总安全环保方面的工作,包括和政府部门的对接,如果由晓凡负责应该会做的跟好,行政后勤由他弟弟管理更是没问题。至于肖总的去留,如果他自己提出辞职,公司也不会挽留。

    其实肖总也特别生气,老板如此对待他,几次都想快意恩仇立马走人,但想想薪酬给的还可以,还有一些额外的收入,出去找工作也不容易。每次都是这么一直忍着,可是这样忍着忍着,老板却养成了不分场合训他的习惯,搞得大部分工人都看不起他。

    那天走在厂区,走在前面的两个工人在议论,他们说肖总也可怜,朱老板是想卸磨杀驴了,公司运行正常不需要肖总了……

    其实肖总又何尝不知道朱老板的意思呢?不过总想着是自己做了亏心事,心虚不敢去想老板的不好,如今听了这两个工人的议论又顿起兔死狗烹之感!

    可是面对现实生活的一地鸡毛,还是要忍耐哦,老婆没有工作在家专职带孩子做家务,家里全指望自己这份收入,在没有其他出路之前,还是要忍耐哦。这样想通了,老板训斥也不怎么生气了,表面工作更要做好,小朱老板有时候训斥他也忍着。

    肖总是这样想的,不管你朱老板什么态度,你想训就训,老子也不和你顶嘴,没有好的去处,老子也不辞职。他知道,只要他自己不提出辞职朱老板也不会主动辞退他,每个化工厂为了生存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有核心的几个高管知道,安全环保等方面都有不能为外界所知的秘密,老板办厂也是要冒各种风险啊,老板也不容易。

    不过肖总不再向以前那样注重副总形象了,有些不该讲的话也乱讲了,公司这些中层干部,基本也算是他的老部下,所以他背后也没有闲着,有机会就找这些人聊聊天,发发牢骚说晓凡实际只会吹牛逼,拍老板马屁第一名,工作其实都是大家做的,功劳让他一个人贪了,让大家悠着点干,不要太替晓凡捧场,虽然晓凡面子上还比较尊重他,但是他觉得该给晓凡添点乱。空闲的时候他经常也会发些黄段子信息,撩撩化验室的那几个美女。

    职场里大家都是打工的,都不容易,何必互相伤害哦。

    肖总也不容易,在老板面前受了委屈没有地方诉苦,在公司的员工面前,在家里人面前还要强强作一付云淡风轻的样子。

    马上到年底了,月底召开工作例会,老板要大家好好总结一下自己一年的工作,要实事求是不要瞎写,每个人的表现他都明明白白,在这种场合还不忘敲打他肖总,老板说:“举个例子,比如肖总,除了做了把晓凡招来这件好事,其他的,一年下来没有做过一件好事,”肖总虽然脸皮不薄,更不是玻璃心,但辛辛苦苦的替老板忙碌卖命了一年,也感觉委屈的眼泪要止不住的流下来了,连忙拿出口袋里的墨镜戴上,老板却对大家说:“你们看看,这个人要是去演坏蛋不用化妆了。”大家哄笑!墙倒众人推,人之常情。

    职场生存有三大绝技,状元才、英雄胆、城墙厚的脸。尤其是第三项,如果一个人真的能做到不要脸了,那不单单是在职场里,简直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肖总后来终于还是自己主动辞职了,自己开了一家贸易商行,离开公司后和晓凡一直保持有联系,他说那段时间是他职场生涯最黑暗的日子,但是一切都过去了,发自内心的感恩朱老板,给他机会修炼城墙厚的脸,他调侃自己说,有这个绝技傍身,开展自己的业务无往不利,真是受益匪浅。

    车间里又连续出了几批料,产量稳定在晓凡预计的五百五十公斤左右,生产方面基本正常,虽然肖总在背后捣蛋,但是中层和工人也是有自己的头脑,不是全听他的话,肖总人未走、茶已凉。世态炎凉本是人之常情。

    晓凡本来计划是来这打短工,可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朱老板给与他充分的信任,不仅仅是车间的生产管理,包括公司的一些整体管理也和他商量,并且对于晓凡的建议基本都采纳,他有点舍不得走了,晓凡对朱老板的知遇之恩多少年后都不敢忘怀。

    晓凡在东方厂的合同下个月到期,东方化工厂现在已经正式改制了,更名为股份有限公司了,黄总是董事长兼总经理。行政科改为人力资源部,部门负责人没有变,还是以前的赵科长,通知他如果愿意留下就回去签订合同,如果不愿意留下,就回去办理买断工龄的手续。晓凡已经和刘琴商量好决定离职,买断工龄不在东方厂做了,但是,改制后的公司提出,如果买断工龄要收回晓凡现在住的宿舍。

    这件事必须要回去处理了,而且还不知道多长时间能搞定,要和朱老板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