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各显神通
    十三、各显神通

    晓凡敲门进去的时候,朱老板在办公室里写毛笔字了,这种悠闲的时刻可不是常有,把晓凡提拔起来管生产非常正确,不单单是产量上去的问题,安全方面也感觉有了保障,不像以前心里时刻绷紧着一根弦。晓凡这个人责任心是真强,整天都盯在车间里。

    晓凡向朱老板汇报了回东方厂通知他回去续合同的事情,说准备后天就回去,也正好干满了一个月。

    晓凡提出这事情,朱老板并不意外,因为入职的时候晓凡就提前告知过,既然早晚都要有这事,那么早点出现问题早解决也是好事情,对于晓凡在这边的稳定性,朱老板也早有考虑,现在证明他看人的眼光还是非常准确,他是要留住晓凡的,无非是待遇问题。但是晓凡的情况有点特殊,又牵扯到了房子,不是他计划加点工资就可以解决的那样简单。

    晓凡向他汇报的意思是决定在东方厂辞职,房子也要争取,以后也想跟着他干,只是不知道这次回去能谈到什么地步,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心里没有底,怕时间长了影响这边公司的工作,特意来向他辞行。

    朱老板第二天在园区附近的大酒店安排了一桌,替晓凡践行,让晓凡回去好好和公司沟通,他这个公司随时都欢迎他回来。

    短短的一个月里,东方厂由国企变更为私人控股的民营企业,性质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而对于厂里的工人,不管是留下的,还是买断工龄走人的,他们的命运也发生了改变。

    在改制前的这段时间里,东方厂基本上处于完全停产状态,保卫科的人没有放假每天排值班看厂,包队长是保卫科巡逻队的头,他是科长的嫡系,这几年科长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他也做了不少,厂里好多事情内幕他也了解一点,这段时间里那些领导能捞的基本都没闲着,他也为自己做了一些打算并付诸行动。

    公司以前的那个分厂停掉后,断断续续的又做了几个其他的小产品,再后来就停掉也有好几年了,分厂和总厂之间有围墙隔开,有自己单独进出大门,也是他们巡逻队负责看受的地盘,以前兢兢业业的只知道尽忠职守,从来也没有什么想法,还得罪了厂里好多工人,但是他也不后悔,作为国企的保卫人员,一直受到的都是主人翁思想教育。

    现在不同了,改制后都是黄总私有家产了,这次改制如果买断工龄,按照公司的算法,象他这样二十几年工龄的老工人,到手的钱也只有两万出点头,一辈子最好的光阴都留在这里了,辛辛苦苦大半辈子,这点钱就打发走人了,大家都不甘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分厂能拆的给他带着手下都拆的差不多了,电机、阀门什么的直接就给私人办的小工厂收购了,连化验室的防盗窗都给他卸掉送收购站了,当时他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手下的弟兄们意见竟然出奇的一致,而且行动时特别主动特别听指挥。

    这个公司改制后,他也不想干了,也没办法干了,现在还没人管分厂这摊子事,三十六计走为上了,以后就是有人管也找不到他头上了。他已经在买断工龄协议签了字,一共两万多点,暂时还拿不到钱,还要等一批人手续办好后一起发……他暗自庆幸如果不是自己在最后搞了点收入,那这二十几年真的是亏死了。

    以前厂里设备科的李科长在外面自己办了小化工厂,从分厂拆下来的东西基本都超低价处理给他了,实际上也是科长先找他聊了,他才下了决心做这事,分厂的那些设备选型安装,都是当初李科长全厂指导搞定,李科长对那些设备了如指掌。包队长这次下岗后就去李科长的公司打工,都已经联系好了。

    听说晓凡回来了,石军特意来晓凡这找他,说是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喝一杯了,还从街上买了几个卤菜,晓凡也不和他客气,两人就在小厨房里喝开了,石军是他的发小,两人又是一起进东方厂,他老爸有关系把他安排在东方厂销售科工作,他们那一批进厂的四十号人,家里有关系的就不到生产车间,都在辅助部门,电工、机修工等,还有分在食堂的,女孩子也有留在前面科室里的,石军最牛逼,直接去了销售科。

    石军告诉晓凡,老祝辞职后找过他,请他帮忙销售产品。老祝和他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帮石军摆平过事情。这个晓凡也是知道的,当时也有一部分是看晓凡的面子。

    东方厂有段时间供应和销售是一个部门,石军做过一段时间的采购,有一次他在原料里搞鬼,搞的过分搞出事情了,这家伙进了一批二甲苯,两百公斤包装的那种塑料桶,每桶里面都掺水太多了,那批二甲苯被晓凡他们车间领过来,第一步反应就是脱水,正常两个小时应该结束的工序,干了三天三夜,那批料子也坏了,后来找到原因追溯到仓库,知道是石军采购搞的鬼,老祝当时把这个事情按了下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然那次就够石军喝一壶的了。

    老祝辞职后还是做了化工,他请大家吃饭时没有说实话,他也是有苦衷的,。以前技术科的老徐和他是老乡,两人一起到化工厂的,前两年老徐辞职了,在外面租了一个车间自己做产品,实际上是老祝和他合伙做的,这几年老祝做二车间的主任,也没有闲着一直帮着老徐一起做,他们做的产品有几种原料和二车间用的原料一样。

    老徐自己不出面,但是每个月都会让手下人到东方厂买一批旧桶,东方厂确实也有旧桶要处理,猫腻就在这里产生了。在这之前老祝会提前一天从仓库把原料领出一批,老徐的人把旧桶从仓库领出后,直接去老祝的二车间换上装满原料的桶,保卫科的郑科长已经给物流门那边打过招呼,核对数量无误就可以放行,包队长他们这些人哪敢不听科长指挥,再说了,出门证什么的的全部齐全,他们也没有什么责任可承担。

    保卫科的郑科长和老祝也是老朋友了,逢年过节的他们车间这边都会安排一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