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这房子必须要,绝不放弃!
    十四、这个房子必须要

    晓凡回来的第二天,再次回到东方厂,看见东方工厂的大门,恍恍然感觉在东方化工厂工作的日子,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大门,顿生感慨,个人的命运脱离不了社会的捆绑,但个人瞬间的一个决定,真可以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善恶一念之间,生死一念之间,没有什么绝对好与坏。

    门卫室新来的保安要求晓凡必须登记了才可以进去,晓凡告诉他自己就是这厂里的工人,解释了也还是不行,按要求登记了才进去。

    东方厂人事部办公室里还有好几个人,也是来办理买断手续,晓凡和他们以前不是在一个车间里工作,都认识但不是很熟悉。有两人也是住在生活区,和晓凡面临同样的问题,私下问晓凡,如果厂里一定要把宿舍收回该怎么办?大家都担心这个这个事情,毕竟个人抗不过公家,小腿坳不过大腿啊,虽然改制了,但是在大家的心里,工厂还是代表着公家,工厂的威严还是那么高高在上。

    晓凡说等等看行政科的人怎么讲,看看他们的态度再说吧,先都不要松口。

    可是,如果宿舍真的被收回了,连住处也没有了,该怎么办哦?有这个破房子还可以算是有个窝,没了住处感觉真的一无所有了。

    晓凡告诉赵科长他决定买断工龄和厂里结清,也希望厂里不要收回房子。

    赵科长公事公办,他和晓凡这些工人本就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交情,他板着脸说:“你买断工龄后,公司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就不是公司的工人了,怎么还可以住公司的宿舍?”

    这种官僚的嘴脸,要是放在以前,晓凡会和直接和他大吵大闹。但是在永泰化工这短短的一个月里,他已经有了质的变化,付出辛勤劳动的同时,自己也得到了成长,对于自己有了清醒的认识,认识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之处,同时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对于以后要走的路,他也不再象一个月前刚刚下岗时那样迷茫。

    在永泰遇到了赏识他的朱老板,他也常常反省自己在东方厂的工作方法。自己在东方厂多年不得意,并不单单是站错队的问题,自身也存在很大问题,曾经有一次厂里筹建一个新车间,几个副厂长同时推荐他负责,虽然几个副职同时推荐一个人的情况比较少有,但是黄厂长只说了一句话,就一票否决了,黄厂长说;“他那个脾气谁敢用啊!”

    晓凡听说了这件事的时候,背后还把黄厂长骂了一通,从来就没有想过自身的原因。想想以前要有现在的觉悟,应该也不会一直在车间里做工人。

    所以这次晓凡也不想发火,想和赵科长沟通和平解决这个事情,晓凡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说:“我们也没有享受过国家的房改政策,我有两个办法,赵科长你看可不可以,按照国家的房改政策来办,上次厂里也有这方面的操作经验,厂里补贴一笔钱我把房子退了或者我拿一部分钱把房子买下来。”

    赵科长也没有发火,他也不想和晓凡多说,他让晓凡什么都不要说,既然不想续签合同,就赶快把买断工龄的协议签掉走人。

    对晓凡他们这些车间里的普通工人,赵科长从来就没有正眼瞧过,和晓凡这样客气的讲话已经是给面子了,车间里有些脾气暴躁的工人在他这大吵大闹的,也不是没有过,他从来也没有惧过,见晓凡还想再啰嗦,他不耐烦的说:“这个房子公司不可能给你的,你想都不要想。”

    晓凡的犟劲也上来了,但还是没有发火,他坚定的对赵科长说:“这个房子呢,我本来可要可不要,但是你既然这样说,我也表明一下态度,这个房子我必须要,绝不放弃!”

    晓凡说了这话,转身就走了,今天已经讲到这地步,再说下去没有意义,只会把事情搞僵,明天再来,这事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他做好了长期战斗的思想准备,但是也不能拖时间太长,家里还等着他挣工资养家了,拖不起,计划用一个月的时间把这个事情搞定。

    晓凡没有回家,直接去批发市场找了文志,文志也是他的发小,下岗后一大家子人在批发市场做副食品批发,生意做的挺好。

    黄厂长在文志他们小区也买了一套房子,住在文志家对面,这个事情最终还是黄厂长的问题,晓凡觉得必要的时候要去黄的家里聊聊,不行就去住他家里了,这是不得已的下策,要文志知道有这个事,留意黄什么时候回家及时通知。

    这个房子对于他这个小家庭太重要了,不计一切手段,一定要争取到最后关头,大不了鱼死网破,当然,他不愿意有这样的结局。

    晓凡这次回来待遇比以往明显有所提高,回家当天和石军喝了一场酒,刘琴也没有生气,晓凡去永泰时间不长就做了车间主任,关键是工资大幅度上涨了,这次回来朱老板把工资提前结清给晓凡了,而且非常照顾,非常够意思,在班组倒班的那一周忽略不计,整月工资都是按部门经理的标准,一个月赶上以前三个月的收入。

    刘琴盘算着这样真的有盼头了,做两年就可以考虑买房子。等这次把东方厂的事情处理好,晓凡还可以回去继续干。

    晓凡没有如实向刘琴汇报事情的结果,只是说东方厂还要研究,不愿意痛痛快快的把房子给他们,他回来这段时间主要就办这件事,天天去盯着这事,让刘琴放心,一定会把这事办好。

    次日早晨,晓凡并没有去东方化工厂,他先回老爸那边看了看,老爸的身体状况还是不太好,咳嗽的越发厉害了,大哥没有在家,老妈说大哥现在有事做,和老路一起做生意卖酒,也不用自己出本钱,看出来两位老人挺欣慰。

    晓凡从老妈家里出来后,去老路的贸易商行转了一圈,老路和大哥都在那里,办公室装修的挺豪华,几个人在里面吹牛逼了,老路不认识晓凡,大哥介绍后,老路很客气的和晓凡打招呼,这个人挺和气待人处事真的不错,但是,大哥和他在一起做事,晓凡总觉得不踏实。

    在矿上这帮下岗工人眼里,老路就是成功人士,和社会上那些老板相比,老路也算是有钱人,他的贸易商行有五辆轿车,手下跟班跑腿的是当地小混混的老大,还养了一个情人,就住在家里,和他老婆基本上也相安无事,老路是公认有本事的人。

    晓凡从大哥那边出来已经快中午了,直接去了石军家里,石军的媳妇去上班了,他也没有去公司一个人在家,知道晓凡要来搞了几个菜,弟兄俩聊聊天喝了一瓶酒,晓凡下午有事没有喝多,和老弟兄聊聊心里舒服点,明明不想惹事,却偏偏有这么多的事情来找你。

    晓凡下午去东方厂办事,石军劝他把弹簧刀留下,他担心晓凡冲动,晓凡说不会只是防身,昨天门卫那几个保安态度不好,他有点预感,担心门卫会阻挠他,他可不想吃眼前亏。

    东方厂的门卫确实是接到了他们科长的通知,尽量想办法不让晓凡进厂,可是没有这个道理啊!他们倒是也没有敢用强,晓凡说需要登记就登记,赵科长不在公司他可以去找黄厂长,都不在的话,他可以不进去,在这门卫室等,但是如果等到赵科长和黄厂长从里面出来了,证明他们在撒谎,那么这一下午也不能白等,也不要怪他不客气了,只要他们不动手他不会先动手,只不过肯定会把他们门卫室砸了,报警也无所谓。大家都是打工的,拿这点钱替老板卖命不值得,晓凡说我也理解你们,不会让你们为难,你把我说的话打电话告诉你们科长,他会通知你放行的。

    赵科长今天的态度好了许多,先和晓凡东扯西拉的聊了一会,才开始进入主题,晓凡和赵科长的谈判就此拉开序幕。

    赵科长的语气缓和了,但还是那个意思,人走了没有道理还住公司的宿舍,劝说晓凡打消要房子的想法。

    既然能坐下谈就好办,晓凡也是有准备而来,他手里也有一些黄厂长的材料,中午找石军喝酒,也是为了确定一些事情。

    晓凡说,“现在公司一切都改变了,和以前不一样,我这个房子问题实际上解决很简单,就是黄总一句话的事情。”

    赵科长见晓凡这样好好和他沟通,也想把晓凡说服,早点处理掉这个事情,看这样如果不解决,晓凡是准备每天都来找他了,他说:“不是你说的这样简单哦,这个房子一上来你是没有道理要,二来还牵扯到别人,也不是你一家一户的问题。”

    晓凡漫不经心的说:“我举个例子,如果在改制前国企的时候,黄厂长如果把公司的产品搞出卖掉,安排你在门卫放行,不管是卖什么产品,那你们都是属于犯法,是要坐牢的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黄总把产品卖掉,法律是管不着的,因为是自己的公司了,我说的对吧?”

    赵科长听了这话后面不改色,但是心里已经在嘀咕了。他是保卫科的前任科长,确实帮黄总做过这种事情,产品本身也是非法生产,都是他亲自在大门口站岗,门卫值班的人问出门证,他直接就说在他的办公室桌上了。这事虽然过去有几年了,但如果追究起来肯定也是麻烦事。

    他还不好表态,只能不置可否的嗯嗯两声。

    晓凡不管赵科长现在怎么想法,继续说;“黄厂长改制成公司的老总,那是人家黄总的本事,也无关我们的事情,不过黄总吃肉,我们这小工人喝点汤也可以吧,总归是要讲个道理,房改政策是国家规定,我们在工厂里也做了二十年了,也是应该享受这个福利。”

    赵科长也是老江湖了,他自然知道晓凡的意思,这个事情必须要和黄总汇报剖析清楚,他可不愿意把自己也绕进去。

    赵科长让晓凡不要太急几天再来,他向黄总汇报再商量,尽量帮助晓凡达到目的,协商把事情解决好。让晓凡放心,他不会把这事拖延不办。

    赵科长当天就向黄总汇报了此事,晓凡是沾了那句老话的光‘光脚的不拍穿鞋的’黄总刚刚把东方厂改制的事情落实好,也不愿意节外生枝,再出点别的事情。他让赵科长第二天就安排时间。去晓凡那里看看那个宿舍,到底是什么现状。

    晓凡再次去的时候,赵科长的态度又缓和了许多,他个人也认可了晓凡的能力,对晓凡比较客气了。赵科长的官架子一时半会的还不能完全放下,但是晓凡不计较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他关心的是结果。

    最终把事情圆满解决了,和公司签了买断工龄的协议,公司参照以前房改政策,把宿舍卖给了他,钱从买断工龄的账上扣除,但是暂时没有钱到账,要等到月底才能拿到买断工龄的钱。拿到钱这事才算彻底解决,和东方化工厂彻底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