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北英到来
    三天后,幻天离走进了幻府的一间小屋内,那个潜入幻府的男子就被铁链锁在这里。

    幻天离看了一眼低头沉默不语的男子,然后坐到了屋内的椅子上。那个男子一直低着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似乎是没有察觉到幻天离的到来。

    幻天离的目光重新回到了男子的身上:“你叫许恒独行修士是吗?”一个人不能说是一个世家一个势力,穆尘星有许多修士是独身一人的,并且没有跟从任何势力,这类修士就被称为独行修士。

    男子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没有听到。幻天离也不在意男子的反应,自顾自地继续开口:“就我查到的消息来看你没有任何对我们出手的动因,唯一特别一点儿的信息就是你不久前和陈家的人有过接触。”

    许恒依旧毫无反应。

    “只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我猜如果我们继续盘问你,你一定会在合适的时候松口,告诉我们你是和陈家达成了秘密的协定,让你来刺杀我。”

    许恒的脑袋微微晃动了一下。

    幻天离看着许恒,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但是我猜是北家让你来的。”

    许恒的头微微抬起来了些。

    “因为你完全不像一个真正的刺客,一个真正的刺客不仅会考虑怎样完成任务,还会考虑怎样保证自己的安全,但阁下却直接远距离用真气攻击而不是潜入我们的房间,摆明了是想要人发现,而且阁下看起来是在努力逃跑,但却在战斗过程中放过了所有的机会,最后被俘也一点儿沦为阶下囚的不甘、紧张和担忧都没有。”

    许恒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幻天离,他隐藏地已经很好了没想到还是被幻天离看出来了。

    “我想北家是想寒家和陈家彻底干起来,所以北家特意挑了这个时候,这个我外婆在的时候,外婆在这里一旦发火没人拉得住,两家才真有斗起来的可能,而在寒家,有我曾祖和高祖在,有人压住火,两家很难真的交火。”

    “当然,背后指使你的也有可能是陈家,有意让我发现北家想借机挑起矛盾,让我们和北家也交恶。”幻天离的身子朝许恒的方向微微前倾了些。

    “但不管事是陈家还是北家想必你都不会是为了自己,因为你一定会死,不管是什么好处对你都没用,我想应该就两种情况,一种是你在乎的人被对方劫持了,另一种则是你身边的人出了事,只有对方能解决,所以你不得不向对方求助,然后对方便要求你来做这样的事。”

    许恒依旧不说话,但他闪烁的目光表明他的内心一点儿也不平静。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都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对方一定会杀了你在乎的人灭口,不然的话就是给自己留下一个隐患,毕竟你在乎的人也是参与者,这场阴谋很难瞒过你在乎的人,不说你在乎的人会不会帮你报仇,但是把这件事说出去对对方来说就是一个大麻烦。”

    许恒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左手捏住了右手的衣袖,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将许恒的反应看在眼里,幻天离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我说的直白点儿就是,信你背后的那个人,很蠢!”

    “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你继续按你背后那个人说的来,但这样做你在乎的人一定会死,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告诉我这场阴谋的主使究竟是谁,告诉我,我可以让我外婆去救,去帮你在乎的人,当然我没法向你保证我一定能做到。”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但你要明白我没有杀你在乎人的必要,去救人也没有任何问题,不信我你在乎的人一定会死,信我,你可以赌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至少多一份可能,不信我连这一份可能都没有!”

    许恒的嘴角动了动。

    幻天离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便转身向门外走去,“不过我要提醒你最好想快一点儿,因为你已经被俘虏,计划已经快要完成,可以杀人灭口了。”幻天离话音落下的时候他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是北家。”门打开的时候,许恒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幻天离脸上露出一摸抹微笑,但微笑很快就收敛了起来,转过身重新面向许恒: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北家潜伏在我幻家的内鬼是谁?”

    “外婆的住处离我们的住处很近,通过正常路径潜入,必然会经过外婆住所附近,那个距离,外婆必然能发现,但现实却是外婆并没有发现你,说明你准确地绕开了我外婆的住处。”

    “我们三个人的住所是固定的,能找到没什么问题,但外婆是昨天刚来的,外婆住的地方只有幻府的人才会清楚地知道,如果幻府内没有人给你指路你怎么可能准确地绕开。”

    “所以告诉我,是谁?”

    许恒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能绕开是因为北家的人给了我一张幻府的地图,幻府内所有的建筑在那张地图上都标注地很清楚。”

    幻天离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但也只是一丝失望,许恒到底只是北家利用的对象,北家不可能对其交付什么信任,不可能让他知道太多,幻天离也没指望真的能直接从许恒这里问出答案来,他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而已,他也不怀疑许恒会说谎,因为对许恒来说没有说谎的意义。

    幻天离重新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你们会去救她吗?”许恒充满希冀的声音在幻天离背后响起。

    幻天离回过身,看着许恒写满哀求的脸,突然有些过意不去,他本来是没打算去救人的,因为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救人麻烦不说,救了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但他现在觉得如果不救的话,他心难安。

    “告诉我她在哪儿吧。”

    “谢谢。”许恒脸上闪过一丝宽慰。看着许恒脸上的喜色,幻天离毫不留情地泼了一盆冷水:

    “我必须要提醒一句,时间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许恒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头微微低下了些:“我知道了。”许恒这四个字说的特别艰难,幻天离轻叹了一声:

    “说吧,是谁?在哪儿?”

    看着幻天离离开的背影,许恒重新低下头,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幻天离一出门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幻天琼。

    “北英来了。”幻天琼从不爱废话,“他想见我们三个人。”

    “来查验结果了吗?”幻天离很清楚北英这个时候来是干什么,除了看看刺杀结果如何之外就是代表其他化真世家看看他们是不是他们的目标。实际上幻天离还觉得北英来的太迟了,按理来说对方应该到这之后马上就来才是,但现实却是北英过了好几天才来。不过幻天琼下一句话却让幻天离愣了一下。

    “北英还带来了两个年轻的弟子。”幻天琼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都是北家的直系弟子。”

    幻天离很快就想明白了怎么回事:“难怪迟了几天,原来是在等人啊。”很显然北英是在等这几个北家直系弟子的到来,为什么要等?想顺便试着拉拢一下他们呗,等几天,把几件事一起做了就免去了一次又一次来的麻烦。

    幻天离吃了一枚林华给的丹药,然后冲幻天琼说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