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七月十五
    在暑假期间,杨父还是很少回家。因为不在学校吃饭了,杨父出门前总会在桌子上留下一张百元大钞。

    杨一天三人照常在网吧上网,放假以来,他们呆在网吧的时间比呆在家里的时间还多。

    阮洋叫网管送了杯西瓜汁,他指了指杨一天:“他给钱。”杨一天无奈地笑了:“我给你不能多叫两杯吗?”阮洋说;“好,今天晚饭你也请了,就吃旁边那家烤鱼。”

    身旁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门外的街灯也亮了起来,三人这才感到饿了,挂上机,准备去吃烤鱼。

    三人出门转了个弯,就到了烤鱼店门口。阮洋已经迫不及待了,大摇大摆就往里进。忽然,杨一天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拽了回来。阮洋一脸不解地回过头;“你干嘛?”杨一天指了指里面。阮洋一看,上次和他们在绿色网咖打假的三面光和黄毛正坐在里面大呼小叫,依然是一副令人讨厌的样子。

    “他们今天人比上次多。”杨一天说。“老子进去吃烤鱼咋啦,这店又不是他们开的,要是敢打扰我吃烤鱼,我把他们统统解决了!”显然阮洋把这顿烤鱼看得十分重要。

    之前发生的事,胡宇也是知道的,他劝道:“烤鱼店不止这一家,大不了咱去别的地方吃,没有必要触这个霉头。”阮洋有些不情愿:“换就换吧,反正吃啥也是吃。”

    最终,为了方便继续上网,三人在附近找了家面馆吃面。阮洋大口大口吃着,努力把面条想象成烤鱼的味道。杨一天刚拿上筷子,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张若彤从乡下回来了。杨一天回道:那你明天有空吗?张若彤发了个打哈欠的表情包,让明天再说。

    杨一天关上手机,那也没拒绝我嘛。虽然什么也没说,他还是感觉心里美滋滋的。

    “你看手机看饱了啊?”阮洋已经吃完了,瞪眼看着杨一天。

    “走吧。”杨一天确实比吃饱了还要开心。

    中午十二点,杨一天翻下了床。他眼皮仿佛被涂上了胶水,睁开不到三秒,又被强制合上,头发睡成了鸡窝,拖鞋左右脚不分,就这么晃到了饮水机前。

    一杯凉水下肚,杨一天总算清醒了两分。随意掏出手机一看,几条张若彤的未读信息惊得他睡意全无。原来张若彤早上十点出门买东西,约他在书店门口见面,可那时他还睡得和猪一样死。

    一股懊恼直击灵魂,他赶忙补救:你下午还出门吗?张若彤的回答令他更加沮丧:应该不会了。

    杨一天又接了一杯凉水,以水代酒,一饮而尽,自己可真是错失良机啊!

    正当他打算喝第三杯时,门突然开了,那个男人破天荒在凌晨两点前回了家,手里提着的食品袋说明他竟然打算在家里吃午饭。

    他换了鞋,把西装随手搭在鞋架上,这才发现饮水机旁的杨一天。他同样也是一脸吃惊:“咦,今天起这么早?怎么没出去玩?”杨一天反问:“怎么回来这么早?今天没人请你吃饭?”杨父把袋子放到茶几上:“早上已经去公司把工作安排过了,没什么必要的事就不出门了。”

    杨一天上下打量着他;“也不和朋友喝酒了?”“今天是七月十五啊,”杨父说,“晚上不宜出门,我干脆就在家休息一天。你呢?今晚咱在家吃一顿吧。”“我不用你管。”杨一天又回到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杨一天又从房间里出来,不过这次已经穿戴整齐。

    “你要去哪?”杨父问。杨一天头也不回:“洗头发。”

    每当他懒得自己打理的时候,都回去理发店洗头发,还能顺便做个发型。

    今天他留了个蓬松的碎刘海,显得青春又自然,他心里还是想着张若彤能够再给次机会的。

    在根据地,阮洋胡宇早已坐下,还给他留好了位置。两人打得不亦乐乎。

    “今天七月十五啊。”阮洋说道。“晚上可得早点回去。”胡宇说。

    七月十五,俗称鬼节。据说这天晚上鬼门会打开,百鬼游行,直到凌晨六点,鬼门才会重新关上。

    杨一天忍不住打趣他俩:“网吧阳气这么重的地方鬼也能进来?你俩这么怕,不如现在提前到被窝里躲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胡宇说。

    月亮取代了太阳在天空中的位置,夜色像一群夜精灵在街道中奔跑,不一会儿整座城市都充斥着他们的身影。路人们行色匆匆,都急着向家的方向赶去。夜幕已经降临。

    网吧里的人倒是坐得稳如泰山,但座位也比平时空了不少。

    “咱们几点回去?”胡宇问。杨一天想了想:“去旁边吃顿烤鱼吧,吃完回家也不晚。”

    因为七月十五的缘故,烤鱼店冷冷清清,老板对这三位客人十分热情。

    三人刚坐定,阮洋先开了一瓶二两的江小白,一饮而尽。杨一天笑道:“你这是不给我干杯的机会啊。”阮洋说:“这还不简单?老板,再来三瓶。”

    鱼烤得很快,老板把剖好的鱼放到烧烤架上,在火红的碳上翻转几次,香味便出来了。

    “三位请慢用。”老板将鱼端了上来。

    阮洋仿佛无视了鱼刺,只见他张嘴,不见他咀嚼,一条鱼便吃得精光。酒已经喝了三瓶,以他的性格自然不可能保持平静。阮洋再次一饮而尽,啪酒瓶砸在桌上:“昨天没吃烤鱼,今天得吃个痛快。要是黄毛那小子今天敢来,老子要他见鬼。你俩再点两条鱼去。”

    杨一天是不心疼钱的,胡宇倒显得十分担心,现在已经九点半了,照阮洋这样,还不知道喝到几点,阮洋挥着手保证会尽快解决。

    等菜的时候,三人各自玩起手机。杨一天手机里的粉红兔子沉默着。他主动出击:你在干嘛?小兔子回复得很快:啃苹果,你呢?吃烤鱼。

    小兔子又发来了消息:好饿啊,真羡慕你这么晚还能吃烤鱼。张若彤这条消息令杨一天脑袋一热:你要不要吃?小兔子这次很爽快:你送过来?

    恋爱中的男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此时,什么七月十五,什么妖魔鬼怪,杨一天全抛在脑后,他脑子里只剩下美女画皮。

    胡宇虽然担心晚上见鬼,但他更担心阮洋这个酒鬼。他拦了辆车,带着阮洋先走。杨一天把他俩送到路边,又返回去:“一条烤鱼,打包。”

    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一排排的路灯像哨兵一样站在两旁,黑夜的精灵无处不在,它们与路灯发出的光纠缠在一起,使一切看上去格外朦胧。

    杨一天走在街上越是空旷的地方,他越感觉心里发毛,四周似乎挤满了他看不见的东西。

    张若彤的家是一个老式小区,位于菜市场内。白天充满喧嚣的地方,晚上除了那一个个门面和肉架,什么也没有。菜市内路灯不多,黑暗与光亮间接地平分了道路。

    杨一天咬了咬牙,一头扎了进去。白天遗落的菜叶大摇大摆地在路中间发酵,黑暗里不时窜出一只猫,弄得杨一天心惊胆战。

    这是市里南边的菜市场,占地面积广,道路四通八达。所谓菜市场,就是由一个个十字路口不断连接起来的区域。你往北走能买到菜,往东走能买到肉,往南走能买到鱼,再往西走,你将回到原地。这样的转折,你能在同一个菜市里重复许多次。

    现在已经十一点五十五,如果杨一天现在放弃,并沿着同一个方向的一条道走,他还有机会走出菜市。可未知的危险和张若彤的等待,显然后者更加上头。而从菜市场到杨一天的家路上也有十字路口,谁知道命运会如何安排?

    杨一天不断加快脚步,在黑暗与光亮中穿行。张若彤地址是给他了,可地图没给他啊!这菜市场像迷宫一样绕来绕去,每条路相似度极高,老式小区也不止一个,实在不好找。

    杨一天在一段没有路灯的地上坐下,相比路灯下,他感觉黑暗里更安全,在路灯下他总感觉黑暗中有东西盯着自己,自己看不到他也躲闪不掉。可在黑暗里,这种感觉反而消失了。杨一天站起来,继续往前。

    十一点五十九。

    杨一天走出黑暗,又进入一个有路灯的区域。路灯通常装在十字路口。和前几次一样,他连小区大门都没有看到。杨一天有些郁闷,突然,他发现路灯下多了一个女人。那人孤零零地站在路灯下,衣衫单薄,看不清脸。

    杨一天感到很奇怪:大晚上的,一个陌生女性在外面干嘛?奇怪归奇怪,他还是决定赶自己的路。可往前一看,使杨一天吓了个哆嗦。

    在黑与明交替的道路上,每一个路灯下都站了一个女人,她们独自站在十字街头,清一色的披头散发,她们什么也没干,可给杨一天的感觉,她们是在等待!

    巨大的恐惧使杨一天不由自主后退一步。这个小小的动作使杨一天撞到了那个女人。“对不起。”他脱口而出。

    如果他今晚成功找到了张若彤,向她说出“我爱你”,今晚将是他青春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可这三个字,却将他的人生推向了无法预知的深渊。

    杨一天话音刚落,心中却莫名涌起一股后悔之意。陌生女人停止了徘徊,面向杨一天,缓缓抬起了头。她的动作如同木偶一般机械,关节像布满了蛛网一样咔咔作响。

    四周的景物仿佛突然变了,一切景物还是原来一般,可连空气都让杨一天感到陌生,他感觉到周围前所未有的死寂。而他并没有看到,在他背后,原本紧闭的地下商场大门打开了,如同黑洞一般张着大嘴,准备吞噬活物。

    杨一天终于看清了那女人的脸。这张脸上爬满了暗紫色血丝,每一块脸皮都快要脱落,而那双眼睛,没有眼白,填满了黑不见底的瞳孔。

    “啊!”杨一天吓得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翻过身,求生的本能使他慌不择路向前爬去。而那黑洞般的大门,已经在哪等着他。

    杨一天自己爬向了那个黑洞,他没有注意到,这扇黑洞所散发出的恐怖危险的气息,远超过了那个没有眼白的女人。而在他遇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无论他逃向何处,对他来说,都是黑洞。

    这门显然是通向地下而不是天上,往下走应该就会有楼梯。杨一天的脑子可没功夫考虑这些,门内一片黑暗。下一秒,杨一天便一脚踩空。

    “咚咚——”,杨一天从爬变滚,一下子到了楼梯转角处。

    四周突然亮了起来,照亮这一切的,却是挂在墙壁上的烛灯。烛灯无声无息地然烧着,发出的光阴冷闪烁,仿佛穿透了千年时空,带着一股威严。

    杨一天艰难地爬了起来,确定女人没有追来后,他开始惊魂未定地观察四周。

    这就是一道通往地下的楼梯,无论是墙壁还是烛灯,都让人能感受到它的古老。墙壁上刻着许多无人能懂得古老文字。

    杨一天开始思考:虽然没看清自己刚才进的是什么地方,但这场景绝不应该在菜市出现。怕女人再追上来,杨一天决定再往下走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下了九级楼梯,杨一天又到了一个转角。按照正常的设计,这里应该会有出口或者别的房间,可这里和刚才一样,只有楼梯走廊和两盏烛灯。

    也许还在下面吧。杨一天继续往下走,左手却突然传来振动。

    杨一天低头一看,自己也不禁觉得好笑,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居然还没把烤鱼丢掉。杨一天刚要迈步子,又反应过来不对劲:已经烤熟了的鱼为什么会动?

    “啊!”杨一天怪叫一声,把塑料袋狠狠地扔了出去。鱼从袋中滑落,撞在墙壁的文字上。文字金光一闪。

    接下来发生的事令杨一天开始怀疑人生。鱼掉在地上,看颜色显然是熟了,从腹部被剖成两半,身上洒满了调料,还挂着几颗香菜。可它的鳃动了起来,显然它很难受,蹦跶了几次之后,朝着楼梯深处跃去。

    看来这楼梯是不能往下走了,杨一天心想,那就回去。那女人估计走了,可这楼梯走下去肯定不会有好结果。

    楼梯没了。杨一天背后空空如也,像是什么也没有存在过一般。

    完了。杨一天心里生出一股绝望。目前的处境自己是绝没办法解决的,也不可能有人来救他。他开始后悔,自己非得在鬼节这一天出门,还把别人的担忧当成耳旁风。

    看来自己真是撞鬼了。杨一天颓丧地坐在楼梯上,脑子里一遍遍放映着曾看过的鬼片。想到最后,也没想出门道。

    杨一天掏出手机,果然没有信号,这里也不需要照明。刚滑两下,手机自动黑屏了,任杨一天怎么重启也不管用。

    死亡的恐惧使他情不自禁地回想自己短暂的一生。虽然有许多事还来不及干,可是有着自己的好哥们,有着喜怒哀乐,还有张若彤……只可惜家庭不太幸福,那个男人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他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这个给予他生命,爱他胜过全世界却来不及给予他关爱的女人。如果她还在,自己应该就不会是一个半夜不回家的叛逆高中生了吧。

    想到这里,杨一天站了起来,没有了刚才的惊慌失措。“不就是几级破楼梯么?大不了把我弄死,权当和我妈团聚了!”

    杨一天继续向下走,他要看看,楼梯尽头是什么在等着他。

    哒——哒——,空旷的楼梯回响着他的脚步声,这楼梯也不知道有没有个头,他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越往下走,寒意越渗人。

    在又一次经过一个转角后,寒意到达了顶点。杨一天感觉四周涌来了无数的哭泣声、咒骂声和求饶声,差一点吓得他掉头就跑,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可他知道,尽头到了,答案也在前方。

    杨一天努力控制着自己发抖的双腿,让他们一步步迈出,大脑飞速转动,想象着可能发生的情况。

    可眼前的一幕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楼梯通往的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怪石嶙峋,寒冷至极。洞里没有灯光,却依稀可以见物。中间还有条小路通向远处,把两汪潭水分开。

    自然是要走那条路了,杨一天心想,于是向谭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