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力量增强
    我们不能总是去赞美无私的太阳,偶尔也应该欣赏欣赏皎洁的月光。

    城市里是难得见一次月光了,在各种高楼大厦的包围中,连月亮也不容易望见。

    三个好友在网吧玩到了晚上12点,点击结账,各回各家。

    杨一天这两天的兴奋劲过去了,开始仔细思考,能让自己突然变强的这地狱之力到底是什么。想着想着,他不禁有些不甘:地狱的力量不会就只能把自己的力气反应增强一倍吧?还没想出个门道,脑袋“哐当”一下撞在电线杆上。杨一天揉了揉,嘟嘟囔囔:“还好有地狱之力,不然肯定碰出一个大包。”

    阮洋的家离网吧也就几百米,比杨一天还近一点。因为是新修的小区,路上得穿过一个施工队还没拆除的小巷子。

    小巷子里是没有路灯的,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路,阮洋加快脚步,回家晚了一定被臭骂一顿。

    快走到巷子口时,阮洋见前面有几个人影,还有几个在黑暗中忽闪忽灭的烟头。谁大半夜不回家在路边抽烟啊,阮洋心里嘀咕了一句。前面的人影突然靠拢了过来,有人小声道:“就是他!”

    阮洋神经大条的脑子没有感觉到危险,只是觉得莫名其妙。

    一个影子为首走到他面前,抬起头:“你还认得我吗?”正是那黄毛的大哥三面光。黄毛从侧面走出来:“你那个兄弟好嚣张啊,不仅在奶茶店打了老子,还要动我大哥!”三面光接着说:“你他妈也不错,上次在网吧打得挺猛的,啊?!”

    阮洋问:“你们想怎样?”三面光冷笑一声:“想怎样?上次的账老子还没算呢,你那兄弟不是要找我吗?老子派人盯了你们好几天,先收拾了你,再去收拾他!今天不让你见血,你不知道锅是铁打的!”

    三面光后面的人闻声而动,阮洋也不多说,一脚踹翻跑得最快那个。可这次他们人更多,所以也就更肆无忌惮,其他人毫不迟疑,继续往前冲。

    阮洋稳住身子,甩开大长腿,谁先当出头鸟,就给他一脚。一个家伙从侧面近了身,还好是个小个子,被阮洋来了个抱摔。

    可是这样的打法,没过两分钟,阮洋便气喘吁吁了。

    见久攻不下,三面光怕灭了士气,带着黄毛亲自加入战斗。这群乌合之众蜂拥而上,阮洋双拳难敌四手,只能用手不断格挡对面的拳头。

    突然,阮洋小臂传来一阵剧痛,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也懵地被人来了一下。阮洋稳住有些模糊的眼睛一看,原来三面光居然掏出了一根钢管。

    三面光语气凶狠:“上次在网吧你让老子没了面子,今天我要了你的命!”说完提起钢管又打,架势之凶狠,棍棍到肉。阮洋也不是钢筋铁骨,拳脚尚能防一下,碰上这钢管,却只能节节败退。不一会,身上便起了好几处淤青。

    三面光停下来喘气,其他小弟围在旁边,此时的阮洋就像是笼中困兽,只能任由别人发泄。

    阮洋感受着身上的伤,知道今天自己难逃一劫,又想到:这三面光棍棍下着死手,也不知道今天是出口恶气还是真起了杀心。

    命捏在别人手里的感觉不是滋味,但阮洋可不会求饶,他深吸一口气,准备骂上这孙子一句,然后和他拼了。就在这时,阮洋的手机在黑暗中亮了起来,一看,竟然是妈妈来的电话。

    阮洋有些难受,自己死了倒是不怕,可自己的妈妈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现在她还在等着自己回家。接还是不接?

    刹那间,阮洋的脑子终于转动了一次。三面光歇气呢,听到这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也是一愣。阮洋抓住这两秒机会,挂断妈打来的电话,下一个界面里就有杨一天的号码,他用极限反杀的手速点了下去。

    “嘟嘟——”,电话拨出去了。黄毛跳了起来:“老大!他在报警!”三面光也急了:“妈的,弄死他!”

    阮洋捏紧拳头,朝人少的侧面冲了出去。这一米八的大个,在校队里也是体育老师的宝,刚这个身体碰撞,直接撞翻两个混混。

    三面光一群人在后面追着,阮洋斜着头瞟了一眼,黄毛已经摸出了一把反光的匕首。阮洋心里破口大骂:这些畜生!

    杨一天刚走到电梯门口,手机就响了,接起电话“喂”了半天,也没人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嘈杂一片。

    阮洋隐隐约约听到口袋里的电话接通了,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在我家楼下附近,那群狗日的要杀了老子!”

    杨一天听到阮洋这隔着口袋传来的声音,忽然明白之前嘈杂的背景音是脚步声,暗叫:“大事不好!”调头往回跑。幸好出门就有辆车。

    阮洋尽量把路线往大路上规划,这样才有机会碰到杨一天,也说不定能碰上巡逻的警察。

    没跑两分钟,一辆出租车打着远光在路边拐了过来,杨一天头伸出车窗:“在这!”阮洋拖着伤跑过去。

    三面光一看,大喊:“妈的站住!司机你敢载他老子连你一起砍!”说着亮了亮手中的刀。

    司机一听慌了,催杨一天:“快点,你跑不跑,你不跑我跑了!”见阮洋快被后面的人追上,司机又发动了引擎,杨一天骂了一句:“妈的怂蛋,”便推开门跳了下去。司机一脚油门跑了。

    杨一天助跑两步,起身鱼跃踹到两人,扶起阮洋:“走!”黄毛拍手叫好:“好!妈的今天一起杀了!”三面光在他头上拍一下:“追!”

    刚阮洋逃跑的时候扭到了脚,又挨了那么多棍,现在跑起来已经是力不从心,杨一天心一横:“还有没有反打的力气?!”阮洋勉强点了点头,杨一天放开他:“你在我身后,只管自保,老子把跑得快的那几个解决了,咱们再找机会跑出去。”

    阮洋摇了摇头;“他们有刀,不是你劲大能解决的,要不你先跑,我留下来,要杀要剐随他们便。”

    杨一天气不打一处来:“那你打电话叫我回来干嘛?我既然来了就不能抛弃你,要怪就怪咱们运气不好,碰上个怂蛋司机,被三面光一句话吓跑了。”

    说着,杨一天松开阮洋,回身一脚,隔山打牛倒了两个。

    两个混混拿着刀上前比划。

    杨一天心里也怕,可事到如今没有办法。他现在只能相信来自地狱的那份力量,自从杨一天尝到甜头后,他总感觉这力量没有那么简单。

    不等他俩先手,杨一天一个又摆拳,那人应声倒地。先不说杨一天现在力气超过阮洋许多,再加上他现在肾上腺素也在疯狂分泌,这一拳的力量,能抵得上他这个重量级的职业拳击手一拳。

    杨一天迅速收手,再出一拳,那人自然也是躲不掉,可他本能划了一刀,杨一天也是没躲掉,手臂被拉开一道口子。

    疼痛随着神经蔓延,血液涌了出来。在感觉到疼痛那一刻,杨一天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慢了,他看到自己的血一滴一滴随着伤口冒出,又汇合在一块,流了下去。

    杨一天不觉苦笑:看来自己的能力还不是逆天的。这才解决两个就被划了一刀,后面那些人足够把自己捅死了。

    绝望中,杨一天抬头,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瞳孔已经黑不见底。

    三面光的人冲了过来,杨一天却发现,这些人的动作像放慢了十倍,此时的自己却莫名地冷静,一种莫名地情绪在脑袋中绽放,也不知道是杨一天自己的意思,还是大脑直接下的指令,他面对面迎了上去。

    “啊啊啊!”三声清脆的喀嚓声,杨一天手里多了三把匕首。已经来到了三面光面前。他抬头凝视着三面光,三面光想出刀,可看见杨一天的眼神,却动弹不得,浑身每一块肌肉都不听指挥,在这目光下,三面光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老鼠被猫盯着!

    黄毛从侧面偷袭,杨一天目不斜视,抓住他手腕随手一扭,黄毛惨叫,杨一天夺过匕首。

    其他人朝阮洋奔去,杨一天抬起手,作势扔出匕首,在出手前的一刹那,杨一天的脑子里哆嗦了一下,匕首直挺挺地飞出,在那些人脚尖前停下,入地三分。

    三面光这群乌合之众,还是泄了士气。

    那股莫名地情绪已经充斥了杨一天的脑袋。他抓住三面光的衣领,慢慢把他提了起来。在月光下,三面光看见杨一天的面孔,就像一个恶魔!

    杨一天捡起一把匕首,缓缓对准三面光:“你要杀了谁?”三面光尿都快出来了:“不,不不!我说着玩的!”杨一天的脸上似乎充满了失望,摇了摇头,将匕首对准了三面光的心脏。

    “杨一天!”阮洋大喊,“你他妈要当杀人犯吗?!”

    杨一天回过头,阮洋这才看清:这哪里还是那个杨一天!此时,一个稚嫩高中生的神情已经不见,杨一天满脸写满了暴戾,一双瞳孔黑不见底,与眼白形成两个极端;明明牙口整齐的杨一天,此时两颗虎牙已经长到了嘴唇外面,像极了电影里的吸血鬼。

    “把他放心,我们走!”不管怎样,阮洋不能让杨一天杀人。

    “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你要是杀了人,咱们这辈子就完了!”阮洋还在努力。

    此时,杨一天恐怖的面孔上流露出疑惑的表情,阮洋基本确定这个人已经精神分裂了,他只能放出大招:“你他妈杀人坐了牢,张若彤就要和别的男人生孩子了!”

    一瞬间,杨一天脸上诡异的表情消失不见,他突然觉得手上一沉,三面光噗通掉在地上。

    阮洋在试着一边拍手,一边呼唤:“杨一天,杨一天?过来,过来?”

    杨一天脸色又变:“你唤狗呢?”可还是连忙跑了过去。

    两人搀扶着离开,哪有人敢再阻拦。到了一处路口,两人慌忙转弯,变道朝杨一天家跑去。

    路上,阮洋担心地问:“你手怎么样了?要不还是先去医院吧。”杨一天这才想起自己被划了一刀,低头查看伤口,发现血早已止住,伤口也就浅浅地一道。“我没事,你呢?”阮洋摆摆手:“小意思,还没见血呢。”

    杨一天按下电梯按钮,在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终于有了一丝安全感。

    杨父没在家,肯定又是出去通宵喝酒了,杨一天心想这样正好。他把阮洋衣服扒开,检查了一遍,发现除了淤青等皮外伤外没有问题,松了一口气。

    阮洋也是如释重负,看着杨一天笑了。两人躺在沙发上,享受着死里逃生后的快感。在一阵寂静过后,阮洋先开口:

    “杨一天,今晚是怎么回事?”

    杨一天闭上眼组织语言,他不想欺骗这个可以过命的兄弟,却也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思考半天,说:“具体怎样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暂且就不要问那么多了,等哪天我有了答案,一定会告诉你。”

    阮洋便不再问,转头睡觉。杨一天却是心事重重。

    自从那晚误打误撞去了“地狱”一趟,回来之后自己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看起来都是好的,可谁知道有什么副作用?像今晚自己突然暴走,却变得无法控制自己,就好像吸了毒一样发狂,又像身体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格,把原来的自己绑在一边,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体杀戮。而他也清楚感到了体内难以抑制的澎湃能量和杀意,自己则只能在旁边提醒。在阮洋把他唤醒之后,杨一天也清楚地感觉这股力量溜走了。

    这里面一定有蹊跷,杨一天却琢磨不透。在经过这次之后,他感觉平时状态下的自己力量增强了,就像是暴走时突然产生的能量冲开了筋脉,之后虽然能量没了,却也比之前要强得多。

    睡觉。

    第二天八点,阮洋就把杨一天摇醒。杨一天在阮洋碰到他的一瞬间,便清醒了过来。阮洋说:“真不知道怎么和我妈交代,昨晚一夜未归啊。”杨一天叹口气:“你要是像我一样自由就好了,别说交代,我今晚要是不回来,我爸都不知道。”

    阮洋下床走了几步,除了有些瘸,并无大碍。杨一天说:“你就说你昨晚摔了一跤,然后就近在我家休息了吧。”阮洋摇摇头:“那我妈不得担心死。再说,哪有摔一跤连个电话都不接的。”

    杨一天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说道:“干脆你直接认罪算了,就说昨晚喝酒喝大了,还摔了一跤。你妈一生气骂你几句就好了,总比让她知道我们差点被砍死好。”阮洋一脸无奈:“也只能这样了。”

    “吃早饭吧。”阮洋说道。

    杨一天起身换鞋。阮洋换好鞋,趁杨一天弯腰,爬到了他背上。杨一天一脸惊恐:“你干嘛?”阮洋嘿嘿一笑:“你现在身体素质比我好,背我出去,就当练练。”

    两人在街上引来无数目光。不过,阮洋虽然有70公斤,杨一天背着走了二里路,却一点也不喘,他对自己的身体更有信心了。

    阮洋也不禁夸赞:“小伙子壮实。”

    两人吃完饭便分道扬镳。阮洋回到家里,把情况一说,伤势差点加重。

    杨一天在街上溜达几圈,最后进了一家电玩城。

    出手一向阔绰的杨公子这次只买了两个币。在前台鄙夷的目光中,走到一台测拳力的机器前,问道:“如果打坏了用我赔吗?”工作人员看他一米七的个子,60公斤不到的身材,不禁好笑:“打坏了不用你赔,我们再奖励你一百个币。”

    杨一天不顾别人的讥讽。这机子的质量也并不是无坚不摧,在网上时常能看到有些天生大力的人一拳把机器打出故障,而这些人还算不上职业拳手。杨一天很想直观地看看自己的力量有多大。

    他站到机器前,深吸一口气,调整好状态。虽然他从未练过任何拳击,但他的身体各个部位自发地协调起来。蹬地,送跨,扭腰,出拳,行云流水,将身体变成了一条动能输出流水线。

    拳头风速向前挥出,啪地一声巨响,沙袋被打飞出去,撞在后面的零件上,竟卡在那弹不回来。

    在旁人惊讶地目光中,杨一天上前查看,毫无疑问,这机器得修修了。杨一天扭头看着工作人员:“嗯?说话算数吧?”

    工作人员结结巴巴:“算数……算数……”

    杨一天去前台领了一篮子游戏币,找了个位置玩起了捕鱼达人。本想过把瘾输完就走,没想到今天运气爆棚,越赢越多,篮子都快装不下了。

    一旁的拳皇机,几个初中生为下一条命谁来玩吵得不可开交。

    杨一天端起篮子走过去,拍了拍他们:“拿去玩吧,你们几个分了,我不想玩了。”

    初中生们惊呆了:“这么多?”

    杨一天笑笑,放下篮子走了出去。

    工作人员打电话向老板报告修机器的事,电话那头的人惊讶无比:“打坏了?还撞掉几个螺丝?是职业拳手吗,什么公斤级?”员工回答:“看样子不是。就一米七的样子,还很瘦。”电话那头的老板沉默了。

    一会儿,一个带着墨镜的中年男人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来到了现场,在查看了机器状况后,嘴角露出微笑:“有趣,有趣。”

    这人和杨父一般年纪,也穿一身正装,可啤酒肚比杨父大多了。虽然都穿着西装,可这人看上去痞气十足,墨镜下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情绪,嘴角叼着的大雪茄霸道无比。明明正值壮年,却杵着一根虎头拐棍。拐棍全身金灿灿的,看上去咄咄逼人。

    这人看了监控,对旁边的人说道:“查一查,这年轻人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