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地狱之力
    接下来两天的训练十分愉快,络腮胡对杨一天的授课也变得认真起来,渐渐地展现出他在实战理论方面的过硬基础。

    杨一天不免好奇:“师傅,你以前打过拳吗,我听你说的每一个内容,都有着自己的见解。”

    络腮胡只是笑笑:“习武之人,哪有能忍住不和人家切磋切磋的。什么打没打过拳,算不上。”

    杨一天听了这话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自己拜的这个师傅能是个搏击高手呢。

    而一旁教练的脸色,却突然阴沉了一下。

    这天中午,杨一天仍然在拳馆吃饭,却显得心不在焉。

    络腮胡催促他:“想什么呢?吃完了赶快练起来。”

    杨一天含糊道:“今天下午不练了,晚上打比赛,休息休息。”

    络腮胡十分不解:“什么比赛大晚上打?”

    这话倒是问得杨一天不知道怎么接,结结巴巴:“啊……,我们临时改了时间。”

    络腮胡也没多问:“那下午就好好休息吧,可以提前去看看场地。特别是这些小比赛,台上哪里有个坑都说不清楚。”

    杨一天也趁此溜了出去。

    虽然自己准备了一个星期,打算今晚去打一场,可是人家汪先生还没有同意呢。

    杨一天拐到电玩城去,工作人员也认识他,他直接便问:“汪先生在不在办公室?”

    那人回答:“汪先生场子多着呢,哪有空守在这里。你上次能在这碰见他,也是纯属运气。你找他干嘛?”

    这时杨一天才认识到这个问题:人家根本就没留下联系方式,意思是只要汪先生不找他,他就找不到汪先生,更别说去打比赛了。

    工作人员上前道:“你要不玩两把?汪先生说以后你来玩都免费。”

    正当杨一天锤头丧气的时候,电玩城的门被再次推开,两个黑衣人在门两边毕恭毕敬地站好。杨一天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架势,明显就是汪先生来了!

    果然,汪先生漫步走在后面,今天没有杵拐杖,显得精神很多。头发像周润发一样梳在后面,西装蔚得一丝不苟,一根大雪茄边走边抽。

    刚到门口,许多人站起来向他问好,汪先生点头致意。他还没看到杨一天,杨一天急忙走上前:“汪先生……”

    汪先生看见他,面带笑容:“小伙子来打电玩啊,随便玩!”接着,不给杨一天再说话的机会,在保镖的簇拥下朝办公室走去。

    这下可把杨一天尴尬坏了,转念一想,也是,自己和汪先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也许是汪先生比较欣赏自己,也许是汪先生对谁都礼待有加。想到这里,杨一天心里升出一丝失望。

    就在这时,汪先生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人在门口喊道:“杨兄弟,汪先生有请。”

    这可让杨一天喜出望外,赶紧走了进去。

    比起上次进这扇门时的忐忑不安,杨一天这次有点喜出望外。

    汪先生还是老样子,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放松得很,躺在沙发上,反倒是周围几个保镖站得笔直。

    杨一天也跟着严肃起来,站在那,半天没有说话。

    左江也在一边站着。看来这周他恢复得挺好,除了脸上还有点疤痕,其他地方已经没有大碍了。可他面露愁容,显然是为今晚的比赛担忧着。

    “想去送死?”汪先生冷冷地说出,却又直逼重点。

    “谁死还不一定呢。”杨一天说。

    左江在旁边开口道:“我上次和他交手,这小伙确实有点身手。”

    汪先生像是突然发火:“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自负!你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学生,知道那些人有多凶残吗?!万一你出点事,我怎么和你父母交代?老子还不至于要让一个未成年替我去打拳!”

    杨一天第一次见汪先生生气,被吓了一跳,旁边的人更是大气不敢出。空气凝固了好久,汪先生终于再次开口:“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看你也是个倔强的人,这样吧,今晚再带你去看一场比赛有多血腥,你也趁早放弃这个念头。”

    杨一天说话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小声地道:“好。”

    还是和上次一样,快要天黑时,四下里平房都有人陆陆续续出来干活,只是没有上次的规模大。

    汪先生品着茶,悠哉悠哉,缓缓道:“每周一小赛,月底一大赛。今天晚上只有六场比赛,但不管怎样,对手一样是凶残的。”

    这话肯定是说给杨一天听的,可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夜幕如期而至,虽然比赛少了一半,观众却一样挤满了各个破楼。在斜对面那栋楼上,杨一天看到一群人西装革履,与那些赌徒不同,想必就是汪先生对头之一。

    此时的杨一天,脑子里仍然想着上场的事。他很有把握,就算自己实战经验有限,可凭这幅身体,对手也是伤不了他的。

    第一场比赛开始,汪先生作为庄家,拳手始终穿蓝裤衩。

    左江被排在第一个出场,估计是汪先生想赢下一局壮壮士气。

    对手显然有些掉以轻心,第一个出场的只是一个一米七的小个子,看上去也瘦瘦的,和杨一天身材相仿。

    双方选手开始活动起来,一前一后地试探着。

    杨一天感觉左江打这个人应该特别轻松。虽然他算不上重量级的选手,可是能凭技巧将自己绕倒,对付普通人肯定没有问题。

    可接下来的一切让杨一天目瞪口呆。在近身中,左江几次刺拳命中对手,按理说,就算不至于KO,伤害应该也不小,可对手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越战越勇,丝毫不受影响。

    这小个子这么抗揍?

    对方开始还击,一记右摆拳抡圆了朝左江砸来。左江虽然占有臂展上的优势,可对方出拳太猛,也不得不抬起右臂格挡。

    对方这一拳好似带着巨大的力量,即使左江抬手挡住了,脑袋却也被打得朝后一偏。

    台上的左江估计也懵了,这一拳怎么也不像是一个60公斤的选手能打出来的威力,难道这是哪个羽量级的拳王?

    没有犹豫,对手进攻接二连三,左江凭借搏击的技巧,一一挡住,可每一次之后,都像是受了不小的打击。

    这纯粹就是力量上的碾压!

    现在看来,左江反而像个一米七的小个子,被对面无情地碾压着。

    第二个回合,左江在这他无法匹敌的力量中失去了意识。

    观众都大惊失色,在场许多赌徒都重金押了左江,没想到却在第一场爆冷。许多人在台下窃窃私语:难道是庄家在玩花样?

    接下来的比赛就更不用说,汪先生这边,就没有能够撑过第一回合的,更有甚至,三两拳就被打得倒地不起。

    杨一天从破楼上跑下,去找汪先生。

    这时,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正在抱头痛哭:“汪先生,求求您放过我吧!我知道平时您对我好,可是今晚的对手,那还是人吗?我要是上了场,能不能活着下来就不一定啊!”

    一向善于把控情绪的汪先生被气得破口大骂:“他妈的,你不上难道老子上吗!现在我身边除了保镖就你这一个选手,你个废物东西!”

    杨一天见此情况,头脑发热,隔着人群便喊:“下一场我上!”

    汪先生还在气头上:“滚!”,又接着说,“把这个懦夫给我压下去!”

    杨一天已经挤过人群,来到汪先生面前:“汪先生,你就让我上场吧!”

    哪里还用得着汪先生说话,旁边出来几个大汉,像架住杨一天拖出去。

    杨一天心想:刚好,现在也不用隐藏实力了。

    汪先生的保镖哪有低于一米八的,第一个人过来随手抓住杨一天胳膊,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动,杨一天反手抓住他,手腕一拧,一个大汉疼得哇哇直叫。

    其余人见势过来帮忙,杨一天凭借力量优势三秒放倒一个,不一会甩出去好几个。

    一个人从背后偷袭杨一天,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杨一天这个星期在拳馆里可不是白练的,下盘稳如泰山马步一扎,气沉丹田,纹丝不动。“我可不想伤你。”杨一天说完,胳膊肘往后一打,那人吃痛收手。

    包括汪先生在内的一群人全看呆了。此时,左江已经醒了,他没有伤及筋骨,但轻微的脑震荡是跑不了了。他虚弱地说:“汪……汪先生,咱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让他试一试吧,大不了不是对手的时候,主动认输就行了。”

    汪先生无奈叹气,算是默许了。

    犹豫拳手临时地更换,主持人也懵了一会。“蓝方派出的选手是——这小孩是谁?”观众们更是傻眼,按照名单来应该是汪先生手下的一个老拳手,怎么变成未成年了?瞬间,叫骂声一片。

    对手看着杨一天,更是一脸不屑,舔了舔嘴唇,像是老虎盯着羊羔一般。

    一个工作人员上前对主持人低声说了几句,主持人才搞懂状况:“蓝方的选手是汪先生的新人,一天!本场比赛,因为临时换人,所以汪先生决定,各观众可以重新下注,当然,赔率也会随之调整。”

    这其实只是汪先生封众人之口的方法罢了。这些赌徒加起来一共也就几十万的筹码,放哪边汪先生也不关心。倒是对手那边,一场就是300万。不过,这300万汪先生估计是捂不住了。

    虽然红方的赔率只有1.1,但所有人都朝红方下注,谁都想趁机小赚一笔。今晚最后一场比赛,红方显然是派出了压轴的选手,对上一个小屁孩,今晚估计得失手杀人了。

    后台传来消息,赌徒们的下注增加到了100万,全是押在对面的。汪先生见他那紧张的样,忍不住嫌弃:“100万也就是赔个10万块,你怕什么?大不了你把我劳斯莱斯的车胎卸了抵债。”

    与其说关心这场的输赢,汪先生更关心杨一天的安危。

    此时,第一次上台的杨一天并没有感到害怕,他好奇地打量着对手,环顾着四周,感受着这种站在舞台,被万众瞩目的感觉。

    对手口水都快留下来了,在他看来,和杨一天打,纯粹就是虐杀。

    杨一天像个好奇宝宝,眼珠子转个不停。他感觉自己胸有成竹:身体素质摆在那呢。

    双方选手碰拳,随着主持人下达口令,杨一天迅速往后撤出一步,架好格斗势。

    对手显然毫无防备,两只手放在胸前,面露讥讽:“哟,小朋友还练过?”

    嘲讽归嘲讽,野兽始终还是要吃人的。说完这句话,那人大步冲过来,一记直拳正对杨一天胸口。

    络腮胡说得果然没错。这冲刺加蓄力出拳的时间,杨一天都够打一套组合拳了。他灵敏躲开,闪到一旁。

    对手眼光一闪,似乎更幸福了:“还是只灵敏的小白兔呢。”

    台下也响起一片叫好声:一拳给打死了,那才没有意思呢。

    对手缓慢转身,下一句嘲讽的话语还没出口,脑袋砰的一声。

    杨一天当然趁机出手了,他才不想一下解决战斗呢。

    这一拳打得对面眼睛有些冒星星。对手“嗷”的怪叫一声,终于进入状态,朝杨一天扑来。

    要硬钢?杨一天求之不得。一记下勾拳,卡好时机,正中对面下巴,而对手也近了身,一拳击中了杨一天腹部。

    第二拳杨一天可没再收力,对手像是被连根拔起的胡萝卜,升空半米,然后重重向后倒去。

    杨一天也小看了这一拳的威力,被打得后退两步。这一招在拳击中是爆肝,剧烈的疼痛能瞬间KO对手,而按照对手这种力道,能直接把人给送走。

    杨一天脑子里第一反应:完了,没收力,对手不会被打死了吧。

    在台下的汪先生看见杨一天重拳,紧张地站了起来,谁都知道这一拳的凶狠。

    疼痛随之而来,杨一天有些纳闷:自己居然被普通人的一拳给打伤了?好在并无大碍,疼痛只持续了几秒。

    对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杨一天战战兢兢想上前探测鼻息,却被台下上来的医护人员抢先一步。一个人上前摸了摸,说:“还有脉搏,赶快抢救。”杨一天一边庆幸一边感叹:“这人命可真硬。”

    直到红方选手被抬下场,各个破楼的观众席上依旧燕雀无声。

    一个打法残暴的亡命之徒,居然被一个未成年一拳差点打死?除了输钱,他们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杨一天再次从台上环顾四周,他现在可是胜利者了。还不等他享受完,汪先生亲自带人冲上了擂台:“你没事吧?啊?刚才那拳伤到哪了?赶快给他检查检查啊!愣着干嘛?!”

    杨一天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我没事,那一拳没打中要害。”汪先生哪里肯听,非得给他扒光了好好看看。

    就在杨一天被簇拥着下台时,他的眼光在破楼上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等一下。”声音从一栋破楼上传来,这些人还自带高音喇叭。

    杨一天回头一看,正是那群穿着整齐的衣冠禽兽。

    片刻间,那群人从楼上已经来到了杨一天面前。为首的人说道:“恭喜汪先生赢下一局。只是不知从哪寻得这位英雄少年。”

    说话的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五官精致,皮肤雪白,却是个男人,给人感觉十分阴柔。

    “老子的事,还用你管?那辆迈巴赫是你的吧?”汪先生话语中充满敌意。

    “呵呵呵呵呵~~”那人笑起来可真要命,“汪先生的事当然不归我管,我是谁也自然瞒不住汪先生。只是,我对这位小兄弟好奇得很,想与他聊一聊。”

    “聊一聊?你还想干嘛?有什么屁要放?”

    那人语气始终轻描淡写:“汪先生此话说得未免小气,我只是想与这位小兄弟聊上半分钟,没有别的心思。莫非汪先生怕我把人挖了去?”

    杨一天也插嘴道:“他们要找我说啥,我就过去听听,我看他们还敢把我干嘛。”

    也不等汪先生说话,杨一天站了过去:“我的拳头你是见识过了,想要赛后报复,来十个人我也不怕。”

    汪先生没有办法,下令道:“通知场外所有人,把地下城堡各个出口全部围住,我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你们几个守在这里,十分钟之内一天没有安全回来,就给老子往里杀!”

    “是!”回答铿锵有力。

    杨一天跟随这些人来到破楼下,人又忽然散到一旁,从黑暗中走出个人。刚才还说着十个人也不怕的杨一天,惊得大叫:“你!你!”

    那人鬼魅一笑,随手抚摸着自己瀑布般的长发:“我的幸运儿,好久不见,这地狱之力,带给你想要了的吗?”

    “你……你不是应该在那里呆着吗!”

    长发男哈哈大笑:“我想去哪就去哪。你第一次见我时被吓破了胆,这次见我,怎么又是这怂样?我不是赐予了你地狱的力量了?哈哈哈哈哈哈”

    逐渐的,长发男越笑越狰狞,到最后不能自已,笑声转换成愤怒的哭声,像是宣泄一般,朝杨一天冲来。

    刚才的比赛让杨一天更加认清了自己的实力,可是在此时,他变得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无助,长发男的动作让他来不及反应便被扑倒在地,腹部一阵刺痛,不知道是被什么给扎了。

    杨一天倒在地上:“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长发男哈哈大笑:“你不觉得你的地狱之力差点火候吗?今天我就再赋予你一次!”

    杨一天摸了把腹部,鲜血不断流出,不知是创口太大还是自己的力量消失了,他的自愈能力没有起任何作用。杨一天微弱地说:“汪先生有很多人在这里……”  

    果然,外面传来叫声:“人呢?我数十个数,再不放出可就要你们不好看了!”

    接着便是打斗和惨叫的声音。

    杨一天倒在地上,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随着鲜血的不断流出,在一呼一吸间,生命仿佛在不断流逝。这什么狗屁地狱之力啊,自己还是这么无能无助。杨一天在心里破骂。

    汪先生那边有更多的人来加入战斗,四处传来兵器敲打的声音,可是始终没人冲进来救杨一天。惨叫声连连响起,伤的都是汪先生的人。

    迈巴赫车前只站了十人,却好似铜墙铁壁,几十个人手持钢棍久攻不破。

    汪先生也闻讯带人赶来,自己手里也拎上了砍刀。

    迈巴赫上的人有眼从容,说话声若有若无:“汪先生,你这地下城堡人再多也算不得什么,今晚,就让你看看那真正存在于地下的地狱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