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恶魔之泪
    叫骂声、哀嚎声、短兵相接的乒乓声,整个地狱城堡已经乱作一团。汪先生手下的几十号打手蜂拥而出,前去支援,因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汪先生感觉对方人也不少,让自己的保镖也冲了进去。

    而在这头,迈巴赫车主站在车头,点上了一只香烟,毫无波澜地看着这一切。在他前面一字排开十个黑衣人,面对汪先生上百号手持钢棍的打手,像是狮群大战家猫,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这些黑衣人各个身手矫健,气力不凡,就是比起杨一天也有过之而无不及。钢管打在身上,却丝毫不起作用,反手一巴掌,拿钢管的人便飞了出去。

    战斗不过十分钟,汪先生这边还能站起来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当他看到对面的黑衣人各个以一敌十时,终于明白自己的钱是怎么输的了。虽然不知道对面什么来头,但汪先生已经怒火中烧,管他是人是鬼,回平房里抽出一捆砍刀,招呼上几个身手好点的伙计,亲自带人冲了上去。

    车头的人见汪先生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嘴角微微一笑,对着前面说道:“不要伤着汪先生了,留着他还有用。”

    此时汪先生的打手正一个个往出退,他可管不了那么多,逆着人流而上。来到那黑衣人组成的人墙面前,抬手就是一刀。身后的几个保镖也纷纷动手。

    “嗷嗷”几声,汪先生带来的几个贴身保镖应声而飞,砍刀也哐当掉在地上。汪先生对准的那个黑衣人,竟不躲不闪,就让他砍了下去。毕竟还是血肉之躯,立马便开了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那人脸上毫无痛苦之色,反而笑着说:“再砍两刀,我还受得住。”

    这种怪事汪先生也是生平未见,带来的人也被全部打翻,他抬起砍刀指向迈巴赫的方向,骂道:“三个月前你来我这闹市,我饶你一次,今天你做足准备,来算计我汪某人,算他妈的什么东西?”

    那人向前几步,来到黑衣人后,淡淡道:“你死我活,成王败寇,汪先生难道不信奉这些吗?再说,我今天只带来十号人,便打败了你众多打手,以少胜多,有何不可?”

    汪先生什么刀山火海没有闯过,今天却是着了道,他继续说道:“你这十号人确实不一般,但我汪某外面还有一大批兄弟正在赶来,今天就是一人一刀,我也要和你同归于尽,绝不怕你!如若你把给放了,今天的事我可以先放一放,咱们留到日后再算账。”

    那人却哈哈大笑起来,像是汪先生的话语几位可笑:“一大批兄弟?就是一百人,一千人,来了也是无济于事。你到现在还没有认清差距么?”

    刚才挨了汪先生一刀的黑衣人,将被砍的胸膛挺起来,伤口竟然消失不见,丝毫没有一点痕迹。那人说:“我是壹号,在这十人中身体强度是最弱的,但再让你砍上十刀也没有任何问题。”

    这还是人吗?这就是怪物!

    汪先生有史以来第一次慌了神,问道:“你们究竟想干嘛?”

    那人脸上充满戏谑:“汪先生地下城堡这块风水宝地,天高皇帝远,各个方面打点得也好,太平清静,就连今天这上百人的群架也没有一辆警车过来,让人好生羡慕。实话就告诉你,你的这块地盘,和那小子,都是我想要的。”

    场子做大了遭人嫉妒,这是汪先生意料之中的,可对方为什么会抓住杨一天不放。

    “场地我可以给你们,以后怎么打点运营都是你们的事,但那个孩子你不能伤他分毫,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你还有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吗?呵呵,汪先生,你们都叫我K先生,这地下城堡,甚至这T市,只能有一个先生。”

    此时的杨一天已经陷入昏迷,血流了好大一滩,危在旦夕。

    叱咤风云的汪先生竟有一股无助涌上心头,他咬牙切齿地说:“那大不了老子所有的弟兄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这可没有唬住K先生,突然,迈巴赫里响起电话的声音,K先生接起后,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好吧,今天呢就先到此为止吧。地下城堡我们征用了,你带上所有的人离开,为了不让你一直念叨,姓杨那小子你也带走,动作要快哦,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黑衣人让开路,汪先生这才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杨一天。汪先生大惊失色,赶忙上前查看。杨一天脸色苍白,显然失血过多,好在血已经止住。

    此时,汪先生的大队人马已经赶到,黑压压一片朝这边走来。

    K先生摇摇头:“今天就不打咯,再打下去把汪先生家底都打光了。这有一份转让合同,你把字签了,咱们先把明面上的事做好。另外,你也别想着卷土从来哦,因为我会将这的外围好好开发出来,对外开放,接受政府监督,不会在这胡作非为哦。”

    “场地我可以给你们,以后怎么打点运营都是你们的事,但那个孩子你不能伤他分毫,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你还有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吗?呵呵,汪先生,你们都叫我K先生,这地下城堡,甚至这T市,只能有一个先生。”

    此时的杨一天已经陷入昏迷,血流了好大一滩,危在旦夕。

    叱咤风云的汪先生竟有一股无助涌上心头,他咬牙切齿地说:“那大不了老子所有的弟兄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这可没有唬住K先生,突然,迈巴赫里响起电话的声音,K先生接起后,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好吧,今天呢就先到此为止吧。地下城堡我们征用了,你带上所有的人离开,为了不让你一直念叨,姓杨那小子你也带走,动作要快哦,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黑衣人让开路,汪先生这才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杨一天。汪先生大惊失色,赶忙上前查看。杨一天脸色苍白,显然失血过多,好在血已经止住。

    此时,汪先生的大队人马已经赶到,黑压压一片朝这边走来。

    K先生摇摇头:“今天就不打咯,再打下去把汪先生家底都打光了。这有一份转让合同,你把字签了,咱们先把明面上的事做好。另外,你也别想着卷土从来哦,因为我会将这的外围好好开发出来,对外开放,接受政府监督,不会在这胡作非为哦。”

    事到如今,汪先生只能作罢。他草草签了字,抱上杨一天往出走。

    刚刚赶来的几百号人不明所以,还准备大杀一番,汪先生对着人群大喝一声:“都给我停下!”所有人立在原地。汪先生这才用微弱地语气说道:“全部退回去,这里已经不是咱们的地盘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汪先生手下的几个骨干更是想不通,可是汪先生话已出口,他们也只能掉头,悻悻而归。

    好在抢救拳击手的医护人员和设备都还在,汪先生急忙安排对杨一天进行检查。

    医护人员诊断结果为失血过多,伤口并不是很大,包扎了起来。这些人也是汪先生花钱从医学院毕业生里挖来的,只能做一些基本的判断。

    “目前来看应该是没人生命危险,但凡是不敢保证,还是尽快送医院的好。”

    汪先生急忙叫司机将劳斯莱斯开来,带领众人分批往市区撤退。

    汪先生此时也稳不住了,抓住杨一天的手不停念叨:“孩子你要坚持住啊,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和你爹妈交代,我汪某这辈子最怕愧疚二字了。”

    此时的他,已经不注意什么形象气场了,心中的喜怒哀乐浮现脸上。

    以汪先生的面子,杨一天自然是第一时间住进了VIP病房。在医生全面检查,确定没有大碍之后,汪先生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可后面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他。

    “咳咳。”病房里传来杨一天的咳嗽声,看来是醒了。汪先生转身冲了进去。

    虽然杨一天脑子里依旧很懵,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汪……汪先生,我没有什么事。”

    汪先生亲自把他扶起来:“我知道我知道,你好好休息就行,明天我就送你回家。”

    杨一天还想说话,可哪还有机会。汪先生吩咐了两个人留下来陪着杨一天,就和司机急急忙忙又出去了。

    汪先生一走,杨一天这才静下心来想事情,比起身体上的虚弱,他现在脑子里才是乱炸了。

    自己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床上,肯定是强化后的结果,而长发男是怎么回事?他不应该呆在“那个”地方吗,怎么会出手打伤自己,而且好像还是和那K先生是一伙的。这其中疑点太多了,越想越多了,杨一天不由地闭上了眼睛。

    他又想起长发男说的,要再次赋予自己地狱之力,可为什么会反过来捅自己一刀?

    汪先生此时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是一座田园风格的别墅。没有游泳池,确有小池塘,许多金鱼在里面游来游去。小石板铺成的路在草坪中划过优美的弧线,越过一片竹林直达前院。前院用篱笆围了起来,放上了一张茶几。别墅位于主城边上,自然清静许多,配上这优美的环境,别有一番情调。

    可汪先生哪来心思欣赏这些。

    助手们正在一楼客厅汇报着情况,兄弟们的伤亡,警方的传讯,以及地下城堡分割出去的预估损失。汪先生却突然发了火,将桌前的文件资料一股脑推到地上:“老子现在需要听的是这些吗!他妈的搞得文绉绉的,好像我是个商业精英似的!老子发家全凭一个狠字,现在吃了那么大一个亏,不想办法,在这里总结反思吗?!”

    手下的人一个个吓得不敢说话,许久,还是汪先生继续说:“阿良,你是大学生毕业跟的我。三个月前这群人找上门,我以为只是简简单单抢个生意,低估了他们。你下去给我查,三天之内要查到有用的东西。”

    “是。”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就是阿良。

    汪先生抚摸了下额头,继续吩咐:“你们去看看别的场子有没有什么异样,叫他们加强防备,另外,”汪先生转头看向司机,“跟我回一趟医院。”

    阿良似乎有话要说,犹豫半天还是决定开口:“汪先生,现在还没搞清楚对方来头和目的,你的劳斯莱斯在T市识别度又高,和司机独来独往恐怕不安全。”

    汪先生大手一挥:“老子还怕了他不成?在地下城堡由他闹,进了T市他要翻天,我不管他还有警察呢,好了,都按照我说的去做!”

    医院这边,杨一天想下床走走,却弄得留下的两个保镖紧张兮兮的:“杨兄弟,汪先生吩咐过要你好好休息的。”

    杨一天已经解释地不耐烦了:“我说我已经没啥事了!”

    雄厚的训斥声从门外传来:“医生让你多休息,你就多休息!”

    来人正是汪先生。

    杨一天这下可不敢乱动,乖乖躺在床上,汪先生威严还是在的。

    一人上前放下根凳子,汪先生在床头坐了下来。

    汪先生抓起杨一天的手,面色关切:“怎么样了,还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杨一天怪不好意思:“已经没有了,我身体好着呢。”

    汪先生挥挥手,门口的司机立马会议,拿着手提箱走了过来。

    汪先生笑道:“小兄弟,你不顾姓名为我上台打比赛,勇气可嘉,真是英雄出少年。连累你受了伤,我心里很过意不去,这点报酬你拿着,就当咱俩结交一场,给你的一些礼物。”

    司机将箱子打开,往前一推,竟是叠得整整齐齐的人民币。

    “这里有30万,你务必收下,也算是我对你的交代。”

    杨一天自然是不肯收的,但汪先生只说了一句,他便没了办法:“我汪某做事一向是不欠人情的,我手下那些拳手帮我打赢一场有20万,你要是不肯收下这个钱,是要我面子过不去吗?”

    杨一天伸手接过来,30万现金还有点质感。汪先生带人离开房间。

    十七岁的男孩是不爱钱的,他们更爱出风头。

    杨一天不禁又琢磨起长发男话里的意思,可怎么也想不明白。

    这次,他不顾保镖劝阻,非要起身出去溜达溜达,保镖哪里拦得住,杨一天下床一个冲刺便没了人影。

    当他在医院花坛边寻找路口时,一个声音响起:“呵呵,竟然恢复得这么快,想必是融合得挺好了呢。”

    杨一天心中一惊,猛一回头,长发男竟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身后。杨一天提高警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长发男阴笑:“我看看你死没死,顺便看看我的分析有没有错。”

    杨一天追问:“分析什么?”

    长发男却不想多言,转身要离开,杨一天想,要是这次不问个明白,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应该恢复到了强化时的程度,他一个健步冲上去,握住长发男手腕。

    一声冷笑从长发男喉中传出,他手腕连动手臂,不可思议地转动了一圈,挣脱开来。回头一拳打来,杨一天知觉一道黑影袭来,不及细想,已经躲开。这感觉就像七月十五之后和黄毛打架一样,身体自动帮他做出了选择。

    长发男竟自顾自地鼓起掌来:“你能躲开我这一击,说明恶魔之泪起作用了。还记得两天前我正面袭击你你都没有反抗的余地么?这就是区别。”

    杨一天只想知道谜底,不想听他废话,一记膝盖顶了上去,长发男挡下,他趁机抓住头发,用力一扯,手上却轻飘飘地,长发男的头发竟随着他的拉扯自动长长。

    这头发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爬上杨一天手臂,将他渐渐缠住。杨一天想将它震碎,却毫无办法,这玩意像是钢筋一样耐造。

    看他老实了,长发男才继续说:“你现在的身体机能比起普通人可以说是强上百倍,但还需要时间来适应,目前还不是我的对手。”

    “看你急得不行,我就透露给你点消息,反正你早晚得知道。前天我偷袭你的时候,其实是给你注射了大剂量的恶魔之泪,这玩意,听名字就知道,要是给普通人注射一点,必死无疑。见你居然能轻松击败我们的超级战士,想必七月十五那天授予你的力量已经奏效。”

    “这一滴恶魔之泪中,有无数的纳米级小虫,可以附着在你的细胞上调整你的各项生理状态,甚至通过啃食你的DNA片段来重塑你,来引导你身体的有利变异,还可以顶替神经递质来提高你的反应力,毕竟那玩意传播太慢了。在你受伤以后,它们还会迅速修复你的伤口。那天你伤口流出的血便是它们还没适应你的身体,胡乱啃食接触到的肌肉造成的。”

    “如果七月十五那天没有强化你的身体,那你肯定是顶不住它们摧残的,现在看来,你变得更强了,真是不可思议。加油,好好利用这份力量,小朋友。”

    杨一天还是一头雾水,长发男已经解除了他的束缚,扬长而去。

    此时,两个保镖终于追了上来,累得他们气喘吁吁。

    “哎哟,小杨兄弟,你就是实在要出门走走,也得把哥俩带上啊,你说万一有什么事,我俩也好保护保护你。”

    杨一天心里想笑,嘴上却说得好听:“下次我不会了,走吧,回去吧。”

    病房在三楼,窗户没有关,趁那两人不注意,杨一天在后面一起跳,准确无误地从地上跳进了三楼的窗户,稳稳地落在了病房里。

    “卧槽,真牛逼!”杨一天激动地叫出了声。

    下面两个保镖发现人不见了,开始喊了起来,杨一天从窗户露个头:“我回来了,你俩快点上来呀!”

    他俩面面相觑:“你啥时候上去的,咋跑那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