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若彤表哥
    杨一天自觉身体良好,汪先生劝说无效,提前出了院。

    算下来,自从那晚之后,杨一天已经有四天没有回过家了,而手机早在打斗中丢失了。

    虽然从小到大没怎么被父亲约束过,但一连几天不回家,站在家门口时,杨一天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杨父还没有回来,杨一天用家里的座机打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杨父让人听不出情绪:“好的,我等下有个会要开,开完马上就回家。你身上还有钱吧?饿了先自己买点东西吃。”

    “还有钱。”杨一天挂掉电话。汪先生给他的30万已经塞进书包里了,怎么会没钱呢?

    这么久,杨一天心里第一次涌起一股愧疚,也不知道这几天爸爸有多着急,还好应该没有报警。

    过一会,杨父赶了回来,手里提着打包好的饭菜。

    杨一天想上前说点什么,杨父却说:“先吃饭。”

    饭桌上,杨一天显得非常不自在,杨父开口道:“一天,你也长大了,分得清是非,也知道危险,有些事,千万不能去干。”

    “嗯。”杨一天点点头。

    “这几天我不知道你去哪里玩了,但你应该给我打个电话,这个年纪也不是你可以几天不回家的时候。”

    杨一天点头。

    “这几天爸爸心里也着急过,但我知道你的性格,你要是不想回来,我怎么说你只会越说越火,我也反思过,是我有地方做得不对。”

    杨一天把头埋了下去。

    “刚好你班主任又打了电话叫你回去,补课还剩下最后一周,你安心回去上学吧。”

    “好。”杨一天没有理由拒绝。

    第二天一早,杨一天背上书包,乖乖去往学校,想了想,还是把杨父留的一千元生活费给带上了。

    校门口格外冷清,杨一天莫名其妙,找保安叔叔一问,原来早自习的时间比以前提前了半个小时,此时大家都应该到教室了。

    反正第一天来,没收到消息很正常。

    杨一天看得很开,不紧不慢往教室走。

    等他到了教学楼,早自习已经结束,学生们从教室涌出,有的上厕所,有的在走廊闲逛,有的直奔小卖部。

    杨一天自然是闲不住的,放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去小卖部。毕竟他的钱够得造呢。

    学校的小卖部可谓是人满为患,让杨一天打消了念头,正往回走,楼梯口下来两人,正是张若彤,和之前在奶茶店那男的。

    杨一天的大脑先是传来见到张若彤的条件反射的喜悦,经过一番处理后又转换成一股恼羞成怒的情绪,最后,杨一天假装看不见,冷漠地走过去。

    “杨一天!”很显然对方并不想装视而不见,“你回来啦?”

    真是烦死了。出于礼貌,杨一天“嗯”了一声。随即加快脚步离开。

    在上课铃响起后,张若彤的身影急急忙忙出现在教室门口,身后还跟着那个男的。

    原来是新转来的啊。

    这节课也没上成,班主任将杨一天叫到办公室谈话去了,这位中年妇女火气大得很:“你读书是为自己读还是为我读啊!高三补课这么重要的事说不来就不来吗!我希望你接下来能够端正态度,为你自己负责!”

    挨了一阵批的杨一天信步走回教室。虽然他平时不怎么调皮捣蛋,但对于班主任的批评,还是习惯了的,心理承受能力极强,属于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此时的任课老师也忍不住调侃:“我们的杨少爷回来了啊,是什么学还需要少爷亲自来上。”

    杨一天回答得很干脆:“这不还得是您的课,别人的我还不愿意听呢。”

    课堂上一片哄堂大笑,老师也继续开始上课。

    下课了,杨一天趴在桌子上休息,忽然良心发现似的,开始翻起老师讲过的知识。别说,什么恶魔之泪注射完以后,脑子都变好使了,这些东西看一遍就过目不忘,以前想不明白的公式、难题,现在稍加思索便迎刃而解。

    就是教室前面那成双成对的身影令人烦躁。

    中午杨一天并没有去食堂吃饭,而是出了校门。保安拦住他:“干什么去?”

    杨一天说:“吃饭啊。”

    那保安不肯放他走:“大家都在食堂吃,你去外面哪里吃?时间来得及吗?吃饭不贵吗?”

    杨一天一笑:“我待会就回来。”

    出了校门,杨一天找了个就近的餐馆坐下,服务员上前递上菜单。杨一天看离午休就半个小时了,草草点了个青椒回锅。

    点完菜,他径直走向后厨。馆子虽小,规矩还多,一个厨师把他拦住:“厨房重地,闲人免进。”

    杨一天说:“我找你们老板。”

    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我是老板,什么事。”

    杨一天说:“我在双清中学读书,每天中午在外面吃午饭。食堂太挤了,所以我以后想都在你这里吃饭,每天你给我把菜安排好,我要是想吃什么可以提前给你打电话,你在我放学之前做好,到时候我过来直接吃,节约时间。”

    老板一头雾水:“你把我这里当食堂?”

    杨一天见状,也不含糊,兜里把杨父给的一千块拿出来,抽出七张:“一天一张,先来七天,亏不了你吧?”

    老板见到人民币也是喜笑颜开:“好说好说,招待不周。以后你每天早上路过这里的时候,想吃什么吩咐一声,中午保证给你做好。”

    一般学生一个星期生活费200左右已经够了,杨父给杨一天一千,但一千做生活费确实吃不完,他用在别处的地方却还不够,这下有了汪先生给的30万,杨一天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花。

    杨一天准时准点地回去了,保安说:“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没想到杨一天回答:“我以后每天都在外面吃。”

    保安问:“你有多少钱,每天去下馆子?”

    杨一天抽出剩下的三张:“这三张给你了,以后别问这么多。”

    他以为保安大叔会和饭店老板一样见钱眼开,没想到保安突然怒了,随手抄起一把扫把打向杨一天屁股:“年纪轻轻不学好,去哪学的这招!还用在老子头上了!行,以后出门我再也不管你了,滚回去念书!”

    虽然碰了一鼻子灰,但他的目的还是实现了。

    学生们会在教室里午休,虽然天气很热,但疲倦还是使他们睡了过去。

    杨一天趴在课桌上,脑子里乱糟糟地,不知道现在趴在课桌上睡觉的自己和在拳台上打拳的自己是不是一个人。他脑子里开始天马行空起来,想象自己成为一个超级英雄,去惩恶扬善,可这感觉既现实又遥远。

    忽然,虽然闭着眼睛,但他感觉有东西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学校里当然是安全的,他也没有理会,可过了一会,那个东西还在那里晃来晃去。

    杨一天猛地睁眼。

    张若彤站在面前,被突然睁眼的杨一天吓得不知所措。她想说点什么来掩饰尴尬,可紧张让她开不了口。

    杨一天问:“中午不午休,你在干嘛?”

    “啊?……”张若彤磕磕巴巴,“我坐久了,起来活动活动。”

    “活动活动?”杨一天笑了,“你都在我面前晃悠好几圈了吧?能不能换个位置去活动?”

    张若彤心里暗自糟糕,却想不到话来反驳,小脸憋得通红,显出几分可爱。

    杨一天看她这样,心化了一大截,语气也弱了下去:“有什么事吗?”

    张若彤却好像突然生气了,瞪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座位上。

    女人真是奇怪。杨一天又继续睡觉。

    学校的时间枯燥乏味,杨一天用了两节自习课的时间,便重新记下了两年来所需要背诵的诗词。

    终于响起了最后一声下课铃,杨一天向解脱了似的,瞬间收拾好书包,往肩上一撩,朝校门口走去。

    杨一天走得很干脆,步伐也很快,所以操场上还没有什么人。杨一天走到出校门前的一条小道上,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哒哒哒”地脚步声。

    杨一天回头,发现是张若彤在一路小跑,她脸颊泛红,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将整齐的刘海打湿。

    见杨一天回头看她,张若彤别扭的转过头,背对着他。杨一天见她这样,迈出步子继续往前走。

    张若彤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跑什么跑啊!”

    杨一天不解:“我没有跑啊。”

    张若彤貌似很生气,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杨一天跟前,抬头看着他,凶狠狠地说:“一放学你就没人影了,还说你没有跑?”

    杨一天诚实地回答:“放学了我不走,在教室等着上菜吗。”

    张若彤生气地扭过头,扎好的马尾横扫过杨一天的脸颊,一股沁人心脾,妙不可言的味道不可阻挡地冲进杨一天的脑海。

    久违的荷尔蒙冲动使他心旷神怡,不过现在的杨一天不是以前那个毫无定力的废柴少年了。

    张若彤没想到杨一天居然不跟过来,于是更加生气,质问杨一天:“你今天一天为什么都躲着我?”

    杨一天无奈:“我哪里躲着你了?”

    张若彤急得直跺脚:“在小卖部我打招呼你不理我,中午吃饭也找不见你,放学你也不等我!”

    杨一天态度冷淡:“你在说些什么?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有公主病吧。”

    没等张若彤发作,放学的人潮大军也纷纷走到了校门口。在人群里,一个人一边招手,一边喊道:“张若彤!”

    杨一天一看那人,掉头就走。

    来者正是那个一直缠在张若彤身边的转校生。张若彤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前也不知所措,她看了看后面,又看了看杨一天,然后追了上去。

    杨一天走得很快,张若彤怎么赶也始终差着一段距离,在追出校门口半条街后,张若彤终于忍无可忍,停下脚步大喊:

    “杨一天!你干嘛去!”

    杨一天回头看着她:“我去哪关你什么事?”说完又继续走。

    张若彤憋红了脸,声嘶力竭地喊道:“新来那个转校生是我表哥,你一天天奇奇怪怪个什么劲儿啊!”

    杨一天忽然刹住脚步,心中像是有一道屏障裂开了,脑子里确实变得一片空白。

    张若彤可还没缓过劲,见杨一天不走了,赶忙追上去,气冲冲地站到他面前,抬起俏脸,鼻尖上的汗珠清晰可见,问:“你跑啥呢?嗯?这么多天躲着我干嘛?你是哑巴吗,不会来问问我那人是谁?”

    面对这夺命三连,杨一天再也不敢冷漠对待,却不禁自己也发问:“他是谁……管我什么事……你,生气了?”

    张若彤这才仿佛意识到什么,把脸别到一边:“我……我怎么知道关你什么事。”

    看到她发红的小脸,杨一天来了劲:“那你追我干嘛啊?”

    张若彤满嘴胡言乱语:“我,我是看你最近精神恍惚,怕你成绩下滑,拖了我们班的后腿!”

    “哈哈哈哈,张小姐还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啊,你脸为什么这么红?”

    张若彤见说不过他,抬手便要打,杨一天躲开:“急了,哈哈哈哈,张若彤恼羞成怒咯!”

    不说还好,一说张若彤真是气急败坏,满大街追着杨一天打,见追不着,就扔书去砸,却每本都被杨一天接住,又准确无误地扔回来。

    最后,张若彤实在追不动了,往路边的石墩上一坐,两只脚一伸:“我跑不动啦!杨一天,请我喝奶茶。”

    杨一天得意洋洋地走回去,却不知其中有诈。张若彤忽然站起来,一把揪住杨一天一脚:“你跑呀,我看你这下怎么跑。”

    她哪里知道,她这自以为防不胜防地偷袭,在杨一天眼中就是一个慢得不能再慢得慢动作。

    从她起身,蹬地,出手,杨一天都看得清清楚楚,可他还是心甘情愿地被她抓住。

    张若彤一个劲地捶着杨一天胸口:“知道错了没?啊?知道错了没!”

    杨一天连连求饶:“错啦错啦!下次不敢了!”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若彤,你们干嘛呢。”

    好巧不巧,这转校生也赶到了这里。

    张若彤赶忙松开手,尴尬地道:“没,没干嘛啊。”

    这转校生戴着眼镜,说话语气阴柔:“哦,那赶快回家吧,在路上和同学拉拉扯扯不好,而且还是个男同学。走吧,我请你喝奶茶。”

    张若彤勉强挤出个笑容:“好啊……”

    杨一天岂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掉?他走上前:“新同学你好,你能也请我喝杯奶茶吗?”

    没想到这转校生还挺高冷:“不能。我和你认识吗。”

    杨一天自然是犯不着和他生气,目送着他们离开。

    只是在奶茶店,他们三个又相遇了。转校生一脸纳闷:“你啥时候跟着我们的?”杨一天装作很吃惊的样子:“这位同学,你怎么这样说话?!大家来这里喝奶茶,怎么就是我跟踪你了?难道这家店,是你开的?”

    转校生也不和杨一天贫嘴,拿了奶茶往出走。

    见他和张若彤肩并肩走着,杨一天心中十分不爽,他要看看,这两人到底要走到哪去。

    以杨一天的身手,跟踪他俩简直轻而易举。两人谁都没有发现。他俩居然拐进了菜市场,看样子,这人是想把张若彤送到家了。

    白天的菜市场人声鼎沸,看着这一个个排成排的摊位,杨一天又回想起了那天晚上。

    杨一天一路跟着,拐到了那天晚上的十字路口,即使是大白天,杨一天也还心有余悸,想起那没有眼珠的女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下一个路口,张若彤拐进了一个老小区,看来是到家了。杨一天内心感慨:原来那晚离张若彤的家就差一个路口了,可惜造化弄人。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跟着张若彤一块上了楼,这是打算要进屋坐坐吗?也不怕被张若彤爸妈拿着扫帚赶出来。

    杨一天在小区门口等着,准备等他出来以后教训他一顿,可半个小时过去,他还是没有出来。杨一天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按理说,既然是表哥,那应该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不过从这家伙的所作所为中,杨一天感觉有问题,肯定有问题。亲兄妹一天也不会黏着那么紧呢。

    杨一天索性往回走,又到了那晚的十字路口,趁着白天人多,杨一天停下脚步好好观察,凭借记忆找到自己爬进去的那个入口,发现上面挂着一个地下超市的牌子,不过牌子已经布满了灰,看起来已经倒闭。

    杨一天上前查看,旁边一个卖菜的大叔忽然说:“小伙子,超市早关门了。”

    杨一天不以为然:“哦,我就看看。”

    他没有注意,身后这个卖菜的大叔,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