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重返路口
    杨一天怀着一些忐忑的心情,来到门前。他深吸一口气,虽然现在自己力量已经异于常人,但那晚的阴影却从未抹去。

    超市入口是一扇破旧的老木头门,门上拴着一把生锈的铁索,一切看来都是荒废已久的样子。杨一天试着轻轻推了一下,木门从中间分开一条小缝,又立马被铁链拉住。太阳快下山了,光线很暗,杨一天从门缝中看不清楚,只隐隐约约见里面是一片惨败的景象,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时卖菜的大叔起身吆喝:“看什么呢!别耽误我扫地,还不回家吃晚饭!”

    杨一天只好离开。

    那入口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像,确实好像很久没有人进去过了,而且里面也不是楼梯,难道自己那晚真的见鬼了?可那长发男能去地下城堡,能去医院找自己,倒不像是鬼魂,又似乎与来砸场子那帮人是一伙的,鬼魂会和活人有什么瓜葛呢?

    杨一天越想越不明白,只能回到家蒙头大睡。

    有了地狱之力,杨一天起床再也不头疼了,哪怕睡上三分钟,也顶得上过去的一个小时。

    班主任提前到教室转了一圈,发现杨一天居然来得这么早,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同学们也陆陆续续来到教室,张若彤和那个转校生,又一起出现在门口。

    杨一天头疼不已:咋回事啊。

    上课铃响起,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她在讲台上说:“还有两天我们高三前的补课就算结束了,但这并不代表战斗的结束,相反,高三的拼搏才刚刚开始。希望你们能利用两天假期好好调整状态,准备即将到来的高三。”

    杨一天选择性地听进去了“两天假期”,其他一切都不关心。本来他成绩也不算垫底,有了这次强化后,更是感觉普通人学的东西没啥难的。

    一到课间,张若彤就从座位上走出来,一蹦一跳来找杨一天:“走,陪我去买吃的。”

    杨一天冷脸:“大表哥不陪你去?”

    张若彤也是不甘示弱,一把揪住了他耳朵:“你都知道是我表哥了,还哪来那么多阴阳怪气!”

    话是这么说,这个大表哥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两人一路来到小卖部,也许是要放假了,也许是终于冰释前嫌,张若彤心情比较好,买了小卖部里最贵的酸奶,和好几种零食,一共37元。

    张若彤虽然有些肉疼,还是分出一瓶酸奶给杨一天,杨一天吵着还要吃个曲奇饼干。

    张若彤翻白眼:“再吃我明天的午饭钱就没啦!”

    杨一天死缠烂打:“就5块钱,不买我走了。”

    最后,他开心地吃着饼干喝着酸奶,张若彤提着零食气呼呼地走在前面。

    杨一天在后面喊:“干嘛走那么快啊。”

    张若彤回头瞪他一眼:“吃吃吃,就好吃,还剩两天,我都没钱吃饭了!”

    杨一天笑着走上去:“那就当减肥啦。”

    一到教室,张若彤袋子里的零食就被一群好姐妹瓜分一半,看着她那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杨一天在教室后面笑弯了腰。

    到了中午,大家陆陆续续拿好饭盒去食堂吃饭,因为只有准高三的学生才在学校,所以大家也没有那么拥挤。

    张若彤的同桌早已准备好饭盒,叫她一块去打饭,张若彤笑着拒绝:“你先去吧,我过会在来……”

    杨一天也还没有走,在教室后面看得清清楚楚,等那同桌一走,杨一天上前:“走啊,吃饭。”

    张若彤可怜巴巴:“你一瓶酸奶一袋饼干就用了我一顿饭钱,还吃什么啊。今天中午我先将就零食吃一顿,不然明天就没得吃了。”

    杨一天见她委屈的样子,不禁想伸手摸摸脑袋,手到脸旁,又收了回来:“走啊,我带你去吃饭。”

    张若彤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那我吃了,你吃什么?”

    杨一天终于忍不住,不再说话,一把拉着她的手腕走出了教室。

    一路上张若彤反抗十分激烈:“你干嘛?带我去哪?那不是食堂的方向!”

    到了校门口,还是那个保安大叔。他看一眼杨一天,冷哼一声,别过脸,当没看见。

    杨一天也不客气,拉着张若彤继续大步走出校门。

    来到饭馆,老板立马招呼:“杨同学来啦,上菜,加副碗筷!”

    菜立马上齐,张若彤望着一桌子的四菜一汤,瞪大了眼睛:“你请我下馆子啊?”

    杨一天点点头。

    张若彤还是不敢下筷子:“这中间有什么诈啊……先说好,我可帮不了你什么忙。”

    杨一天被逗笑了:“赶快吃,还得回去午休呢!”

    不得不说,这老板安排得也挺到位,一个回锅肉,一个水煮鱼,一个凉拌黄瓜,一个土豆丝,再配个蹄花汤,荤素搭配。

    张若彤吃得是没有一点形象,按照自己的口味敞开了吃。杨一天不慌不忙,相比起这一桌吃菜,杨一天还是更享受看着她吃饭的样子。

    突然,张若彤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夹菜的筷子停在空中:“这一桌子得花你不少钱吧,那你以后吃啥啊?”

    杨一天忍不住使坏:“待会把你当在这给老板刷盘子不就行了。”

    张若彤恍然大悟:“我就知道你要把我卖了!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闹归闹,吃饭还得吃饭。当张若彤发现到最后走到门口杨一天都没给钱时,心跳到了嗓子眼,生怕被老板叫住。

    突然,杨一天停下,对老板说:“明天中午辣菜做一个就够了,其他的口味偏淡一点。”

    老板笑着答应。

    张若彤瞪大了眼睛:“这店你家开的?”

    杨一天没做解释:“你只管吃就行了,好吧?”

    假期如期而至,杨一天三兄弟得以重聚。

    胡宇却无精打采,补课使他面目全非。

    一向大大咧咧地阮洋也没了精神气:“平时感觉自己还学得可以,一复习才发现还有那么多不足。”

    杨一天说:“你这妥妥的一本线了,还能有多少不足。”

    阮洋愁眉苦脸:“再怎么一本线,离满分还有200分呢,在高考面前,谁会嫌分多啊。”

    杨一天忍不住了:“行了行了,学了一个月,就放这两天假,就别说丧气话了,好好放松放松才是正事。”

    杨一天带他俩来到电玩城,杨先生并不在,看来上次的事给他带来的麻烦不小。

    工作人员看见是他,立马热情招待。

    胡宇问道:“咱们得买多少钱的币。”

    杨一天大手一挥:“来两百块的。”

    前台妹子呵呵一笑:“您是汪先生的朋友,我们哪敢收你的钱啊。”

    杨一天怪不好意思,心里却又开心地很:这么说,他和汪先生是朋友了。

    阮洋哈哈大笑:“没想到你还认识这里的老板啊!那今天可以随便玩了!”

    三人在电玩城大摇大摆,阮洋和杨一天在捕鱼机大杀四方,胡宇便去打打拳皇,骑骑摩托车,也是不亦乐乎。

    快到饭点了,三人手里的币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时,杨一天忽然想去菜市场看看究竟。

    反正有三个人呢,鬼只抓落单的,而且现在离天黑还有一个小时。

    他提议:“我们今天买菜回我家自己做好不好?”

    阮洋问:“我们谁会做饭?”

    杨一天答:“那就买熟食好了,回到家蒸个饭就行。”

    反正也是杨一天请客,三人兴然前往。

    天空已经灰蒙蒙了,菜市场还有熙熙攘攘几个人,大多数商贩已经准备打道回府。

    三人来到那个路口,上次那个卖菜大叔还在原地,看上去没有收摊的意思。

    这次人多胆大,杨一天径直走向超市门口,想一看究竟。

    忽然,卖菜大叔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语气冰冷:“干什么。”

    杨一天正常回答:“看一看里面。”

    卖菜大叔眼神凶狠:“上次来不是告诉你超市倒闭了吗,有什么好看的?”

    这让杨一天很不满:“我就看一眼,关你什么事?是你家开的菜市场?”

    卖菜大叔瞪了他一眼,松手让他过去。

    阮洋胡宇也跟了上来。

    透过门缝,杨一天看到,里面确实破败不堪,零零散散摆着一些杂物,几根年久失修的凳子扔得到处都是。

    阮洋说:“好了吧,这有什么看的,还不如早点回家吃饭。”

    杨一天不再说啥,三人索性离开。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三转身走后,卖菜的大叔掏出了藏在袖口里的对讲机,神色慌张地说着些什么。

    三人一路挑挑拣拣,等到买好菜,天已经黑了下去。在回去的路上,又路过了那个路口,卖菜大叔已经走了,虽然还有零星几个人,但气氛已经冷了下来。

    杨一天还想上前查看,那个卖菜大叔的反应让他更是觉得其中有鬼,可又找不到对阮洋他俩的说辞,只得回家吃饭。

    杨父自然是不在家的,三人于是放肆无比。

    空调开到16度,电视机声音调到最大,由胡宇对部分菜进行再加工,阮洋和杨一天看起了电视。

    胡宇在厨房折腾半天,还找到杨父半瓶喝剩下的茅台。

    阮洋大喜:“酒虽不多,却是精品啊,比咱们喝的20一瓶的歪嘴强多了!”

    好酒好菜摆上桌,阮洋可不客气,直接将桌上的鸡腿一把拿下,啃了起来。

    茅台特有的粮食香味,和那丝滑的口感,让阮洋赞不绝口。

    杨一天却吃得心不在焉,他在想菜市场的事。

    阮洋忽然说道:“为了咱们的高三,干杯!”

    这顿饭吃了一个小时,胡宇爸妈打电话来叫他回家,阮洋却在构思下一个项目。

    杨一天说:“我送送你们吧。”

    来到小区门口,阮洋大手一挥:“行了行了,明天不还能再玩一天吗,你今天怎么这么客气,五年来第一次想起送送老子。”

    杨一天好笑:“我怕你又被人追着砍。”

    待两人走远,杨一天又只身前往菜市场。

    晚上的菜市场依旧阴森冷清,几盏老路灯在黑暗中忽暗忽明,似乎在每一个闪烁的间隙,都能从黑暗中窜出怪物。

    即使是经历了许多怪事的杨一天,心里也有些发憷。

    可他今天必须去看看。

    三两下,他便拐到了那个路口,条件反射地看了下,没有怪异的女人。

    他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要是真有什么意外,以自己的实力还说不定鹿死谁手呢。现在自己的能力其实很强,只是因为心理太弱,运用不好。

    杨一天猫着腰上前,偷偷透过门缝观察。里面漆黑无比,什么也没有。

    正想离开,杨一天却突然反手一脚,直接将门踹开。

    来都来了,非要看个明白。

    里面扬起厚厚的灰尘,杨一天不管不顾地走了进去,打开手机电筒,仔细观察。

    一切似乎没有问题,白天看到的几把椅子还是躺在那里。

    杨一天闭眼冥想,他现在的脑力异于常人。

    不对。

    下午看到的画面和眼前的景象像幻灯片一样一遍一遍在他脑海中过着,而他就是要发现其中的猫腻。

    忽然,他睁开眼,有一把椅子的位置变了。

    虽然是很小的差距,但杨一天准确无误地记下了下午的场景,这点变化逃不过他的眼睛。

    可是从地面上的灰尘来看,并没有任何挪动的迹象,难道自己真的记错了?

    杨一天仔细想着。他走到外面的街道上,用力一跺脚,大地发出沉闷的响声,好在四下里没有人,附近几家住户也都开着电视,没有发现异常。

    杨一天再回到超市,踏上一脚,从地下传回的声音依旧沉闷,却多了几分空响。

    他笑了:这底下是空的,虽然地板很厚,但他这脚还是发现了猫腻。

    正当杨一天准备走出门再仔细研究,门口居然开来一辆面包车,下来五六个人。

    呵呵。这下不用想也知道不对劲了。

    杨一天冷眼一瞥,丝毫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况且虽说不上是光天化日,这也是在菜市街道上,有住户偶尔有路人,他们还能干什么事。

    外面的人吼道:“出来!”

    杨一天淡定的走出去。

    有人说道:“偷什么东西了,交出来!”

    杨一天不予理会:“我是来偷东西的还是干什么的,你们心里没数?”

    没想到,这句话只是说给周围少有的住户听的,领头的大喊:“抓住小偷,别让他跑了!”

    五个人蜂拥而上。

    身手还不错,可是,还不够。

    杨一天原地起跳,以奥运跳高冠军搬的水准越过五人,稳稳落地后,轻轻出腿一踹,便隔山打牛踹飞两人。

    剩下三人见状也不慌,齐齐掏出电棍,又向杨一天奔来。

    这下杨一天确信此事并不简单,他们都是有备而来。谁见了这明显超于常人的身手不会被吓得原地愣住。

    杨一天此刻也留心躲闪,电棍的威力还是不小的。

    趁一人电棍挥出,杨一天侧身夺过,三五下把三人电晕在地。

    此时,两边街道却传来警笛的声音。两辆警车飞奔而来,停在杨一天跟前。

    下来四个警察,居然掏出了手枪,一人紧张地用对讲机汇报:“嫌疑人手持电棍,请求开枪。”

    杨一天脑子一嗡:开枪?自己不过是自卫,犯了什么罪?如果还手岂不是构成袭警,并做实了自己的罪名,不还手岂不是被原地打死?

    他还在犹豫,忽然一声枪响炸开了平静。

    杨一天胸口中弹,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他低头一看,一根小小的针管插在胸前,原来是麻醉弹。

    随即他大脑感觉一阵眩晕,可这常人的计量还不足以影响他。

    杨一天也冷静下来,开口道:“我没有出手打伤他们,电棍也是我从他们手里抢过来的,如果有什么误会,我愿意回警局接受调查。”

    中了麻醉弹不倒地,还能如此有条有理的说话,四个警察也面面相觑。

    杨一天将警棍仍在地上,已经算是缴械投降,拿对讲机的警察汇报:“嫌疑人放下武器,是否逮捕。”

    对讲机里传来声音:“继续开枪,确认击倒后逮捕。”

    声音杨一天也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瞬间又是一发枪响。任他再快,快不过子弹,两倍的计量使他头脑发晕,他意识到,自己得跑了,对面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

    杨一天转身逃跑,速度却大幅下降,背后又传来两发枪声,杨一天一愣,栽倒在地。

    四位警察上前查看,其中一个说:“小心行事。”

    另一个说道:“中四枪麻醉弹,是头牛也放倒了,小心个屁啊。”

    话音未落,杨一天忽然起身,迅速搂住一人脖子,夺过对讲机。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杨一天说道,“哪一个按键是说话。”

    他并不会使用对讲机,那个警察老实回答。

    杨一天摁下按钮,正准备对警察的上级说明情况,啪!又是一声枪响,这一次,居然是实弹。

    杨一天的身体也不是铜墙铁壁,子弹带来的巨大动能使他踉跄一步。剧烈的疼痛感随即而来,但可以忍受。居然是刚才面包车上下来的人开的枪。

    又是一声枪响,杨一天应声倒地,这一次,他没有再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