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名院手段
    台上岳麓书院的五人一脸真诚站在那里,台下襄樊书院众人已是乱成一团。柳岸回到座位,和书院的教授们商量对策,众人均是一筹莫展。突然之间,黄蓉想起了什么,走过去对柳岸言道:“柳山长不必着急,襄樊书院藏龙卧虎,未必就会输给岳麓书院。”

    “黄帮主有何良策?”

    “山长还记得三日前我与夫君要找的那人吗?他就是襄樊书院弟子。刚才我又记起了他的名字,叫何可道。再说,这何可道平时在书院名不见经传,可见,与他功力相当者必不在少数。山长那天言道,武道亦是儒门技艺,我等何不于琴棋书画比试之前,先与其切磋武道,或许可获一胜,亦不至于让书院颜面扫地。”黄蓉显然很有把握。

    柳岸一脸苦笑道:“黄帮主可能不知道,岳麓书院的弟子皆是文武双修的,岳麓五杰更是文武双全之辈,哪是我院弟子可以与之比肩的。即便有一两武学突出的,亦难敌五杰。徒增羞辱而已。”

    郭靖本来也想上前劝说,但是终究是没有把握。如果那何可道同他们在华山遇到的张君宝一样,只有内功,而不懂运用,那上去也只是挨揍的份。所以,想想也放弃了。只是打算此事完毕后再寻那何可道,一解心中疑惑。

    岳麓书院不安常理出牌,倒是让襄樊书院陷于一片慌乱之中。面对这不怀好意的挑战,一些愤激的弟子开始推荐书院中的才华出众者上台迎战。但是岳麓书院在儒林名头太响,众人心里均没有底气,推推搡搡了半天,也不见一个襄樊书院的弟子上台。

    谭杰于台上笑道:“听闻襄樊书院近年来收罗了不少杰出人才,在山长师叔一叶居士和众位教授的调教下,能人辈出,异军突起,声名直追我们四大书院。此次我五人奉师命下山,就是为了印证襄樊书院的实力。然后回去告知四大书院同门弟子,切不可骄傲自满,固步自封,今后可是五大书院并驾齐驱了。”

    “嗯,不错!” 萧翼也走上前来,“我们山长还说了,此次交流之后,如果贵院的品学兼优的弟子欲去我岳麓书院求学,我们会大开山门相迎。只要才华出众,你的才学得到了我们岳麓书院的肯定,不想去学习的,也可以获得我岳麓书院院服一套。呈上来!”

    吴涛和丁坚一人托着一个木盘上来,谭杰、萧翼各从一个盘子里拿起一件衣服,“刷”的一下抖开,众人眼前一亮。

    看得出,那是一件春秋妆,一件冬妆。胸前的对襟两边各绣着四个字,乃是岳麓书院大门前那副有名的对联:惟楚有才/于斯为盛。背后是一幅图,绣的是岳麓书院大门和山上的爱晚亭。一些有眼力的人也看出来了,那图用的是有名的湘绣技法。这样的全套院服肯定价值不菲。

    台下的襄樊书院的弟子们激动了。

    “啊!可以去岳麓书院求学呃!岳麓书院好难进的!”

    “我要是也有一套岳麓书院的院服,那可神气了!我一定天天穿着它。”——

    柳岸和襄樊书院一众教授们终于明白岳麓书院的目的了,他们是想用交流之名,行挖角之实。

    四大书院虽说齐名,然而,为了书院名气,明争暗斗,亦是各施手段。书院要发展壮大,没有名气可不行;有名气,就能吸引名师,就有好的生源;有好的生源,就能够教出杰出人才,就能够造就名师。“集天下英才而育之”是每一个书院教授的理想。当然,最重要的,名校才有人愿意投资,才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

    而今,位于河南商丘之应天书院、河南登封之嵩阳书院,已陷于蒙古人之手,书院教授、弟子皆已星散各处,唯有位于荆南长沙之岳麓书院与九江庐山之白鹿洞书院尚存,所以,现在呈二雄并峙之势。

    当然,随着应天书院与嵩阳书院的解散,其教授随难民南迁,有些教授被一些地方之地方官员、豪绅等收留,又重操旧业,出山教授弟子。襄樊书院和衡阳的石鼓书院就是这样异军突起的。

    如此,岳麓书院此次来进行的所谓的同门技艺切磋交流,其目的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台上的谭杰又道:“今日我等同门较技,只为交流,无论输赢,望襄樊书院的师兄师弟们不吝赐教!”

    谭杰一番话,看似平和,实则绵里藏针,咄咄逼人。柳岸等人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谭师兄,他们是看不起我们,不想和我们切磋交流吗?”台上突然传下来一个极好听的女声,如风中银铃,清脆作响,是那“轻羽仙子”白无暇。

    台下襄樊书院众弟子突然发现岳麓五杰中竟然有一妙龄女子,不由得大为惊诧。更有一些弟子跃跃欲试,想上台向她讨教一番。

    “不是的,无暇师妹,”谭杰温和的一笑,“会有人来和你讨教琴艺的。只不过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嗯。”白无暇一笑,如同新月出云,顿时令百花失色。

    听闻白无瑕擅长的是琴艺,襄樊书院弟子中有四人缓缓的从人群中站起来,又拉上来宾中的一个女孩,朝台上走去:“乐家五音,向‘轻羽仙子’讨教琴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