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明争暗斗《一》
    第二章   明争暗斗

    【一】

    蒋根生的家里也不安宁,他的男管家和家丁都被南山寨土匪的子弹划伤,血渍斑斑,所幸的是伤势都不算严重,随便包扎一下,消消炎,就会没事,也不会妨碍行动,就他那个女儿蒋美玲,她虽然侥幸没有被乱枪子弹伤着哪里,可是由于惊吓过度,额头又在马车蓬上狠狠的撞了一下,撞出一个大包,乌青乌青的,看着实在令人心疼,着急,再加上她原本感冒还没有好的,整个人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倒下了,躺在床上起不来。

    待得外面的枪声稍稍安定下来,估计南山寨的土匪已经走远了,大家才来关心那些受伤的人。

    按照太太的吩咐,女管家弄了一个热鸡蛋给小姐滚敷额头上的肿包,活血散瘀,看她那个样子,不免令人心疼渍渍。

    全家人都把南山寨的土匪恨得直咬牙,巴不得他们全部都死光了。

    蒋美玲在床上小睡了一阵恢复精神,起来吃了中饭又继续睡,不料睡到半下午的时候,发起高烧来,昏昏沉沉的竟然到不省人事,还好女管家进房间里面来服侍,发现了情况不对,一摸她的额头滚烫,惊了一跳,呼唤小姐竟然没有答应,感觉不妙,急忙跑去报告老爷和太太知道。全家上下顿时忙成一团,急忙差人去找医师,那个医师正在蒋国佑家里给蒋青山动手术呢,根本不在诊所,那个管家没有办法,只好将他的父亲,那个有些固执,不愿意出门的老中医,用枪硬逼着请回去给小姐看病。气得老中医暴跳如雷,却又不得不低头,屈服在枪口下面。

    蒋青山腿断,惹得蒋英娇怒气上升,她把所有的过错都算到蒋根生头上,策马奔回南山寨去搬兵,想要攻打蒋根生家,出一出心中的火气,替自己的弟弟报仇。

    她直接冲进山寨大厅,对着寨主苏云龙说道:“苏寨主,请你马上派两队兵马给我。”

    “你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啊?”苏云龙问道,他高高的坐在那寨主宝座之上,同着几个心腹兄弟正在享受美酒佳肴。

    蒋英娇就向他表明自己的想法。

    “攻打蒋根生的家,替你的兄弟报仇?”苏云龙放下酒杯,身子稍微往前面倾了一点,锐利的目光直盯着蒋英娇,然后说道,“不行,现在还不行。时机还没有成熟,硬攻他家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也清楚明白他家的势力,他那些家丁都是人强马壮的,手上的武器全都是他儿子蒋祥贵提供的,精良的部队装备,再加上高墙厚门,打了这么久,我们有哪一次是沾了大便宜的?你说对不对?这样吧,你再忍耐一段时间,我现在正准备着一次行动,抽不出兵力,也不想节外生枝,等我把这一次的买卖做成功了,我一定会去对付蒋根生家,英娇妹妹,你放心好了,就算是不出你兄弟这件事情,我也一定要打破他家,找他儿子报仇的。”

    其他的那几个南山寨的头领,齐声附和。

    蒋英娇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只是寨主苏云龙不答应派兵帮她,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孤掌难鸣,她也毫无办法,无奈只得罢休,以后找机会再说。

    苏云龙策划的行动,是准备抢劫一批军火,那是蒋祥贵私下捞外块,伙同他人从部队军火库里面搞出来的,要运到广西去卖,苏云龙早就探好了消息,三天之后行动,所以他要蒋英娇把手下的人都叫回来,这两天内不准出山,蒋英娇心想,不能够动他蒋根生,抢他儿子的军火也是一样的,同样也可以出口气,所以暂时忍了心中的恶气。

    苏云龙根据线人的情报,领着人马选了一个有利的地方早早地埋伏起来,等着蒋祥贵送货上门。

    蒋祥贵却是狡猾得很,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令人护送着一箱假货先行出发,在前面做幌子,以防不测,自己却早一天将真正的军火偷偷地送到了自己父亲家里面,如果前面的一切平安,他这里才会出发。

    听到打探消息的手下报告说目标已经出现,很快就会进入伏击圈,苏云龙心中大喜,一边命令继续打探,一边严密部署,力争做到行动万无一失,快速解决,只要东西一到手就马上撤离,不给蒋祥贵围剿的时间和机会,不然的话,到时吃亏的是南山寨。

    蒋英娇带领一队人马负责接应和救援,离开他们稍远的地方埋伏。

    过了没有多久,蒋祥贵的人马就出现了,前面两骑快马,那是探路的人,跟在后面隔开大约有十来米的距离,是一辆带棚的单拉马车,只看得见坐在前面赶马的人,它的后面用那种军用帆布遮护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车子里面装载的是什么东西,马车的后面还有几骑快马持枪保护。整个车队前进的速度很快,几分钟的时间就进入了南山寨土匪的射击范围,苏云龙看准时机,一声令下,空旷的路上很快就拉起了五道绊马索。

    马是非常警觉的动物,人们常说马有灵性,它能够预先知道前面的危险。虽然这样,只是它跑的速度太快,虽然感觉到了危险,可也停不了脚步。只能够惊慌的立起前脚,逃避那迎面而来的危险,可是它躲过了第一关,却躲不过接连而来的另外几道,轰轰两声,连人带马全部被绊马索拉倒在地。一时难以爬起。跟在后面的马车一看情况不对,手中的缰绳一紧,来了一个急刹车,马车突然受惊,不受控制,倒向一边,差一点点就要翻倒了,最后车轮撞在山坡上卡着了不动才停止下来,赶车的人惊出了满身冷汗,跳下车就逃进了旁边的树林里面,没有了踪影。

    后面领队负责保护的枪支立即开火,一边命人回去向蒋祥贵报信求援,一边组织人马退缩到马车旁边保护,前面那两个从马背上摔下来的哨兵也在他们的掩护下挣扎着爬起来,捡起自己的枪支,混人战斗之中,双方的枪战大约僵持了二十分钟,各有死伤,南山寨人多占了优势,逼得蒋祥贵的那几个手下无力支持,丢了马车,四散而逃。

    苏云龙用刀划开那满是枪眼的篷布,现出藏在马车里面的木制大箱子。

    货物到手,众人大喜,禁不住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苏云龙挥了挥手,命令四个身材彪悍的手下跳上马车将那个大木箱子弄下地来,蒋英娇的丈夫蒋兴国找来一根粗大的木头,三下五除二,轰轰几下就将那个木箱子撞得散了架,露出了里面的稻草捆包 ,所有的人都怀着喜悦的心情看着苏云龙用刀挑开捆包的草绳,两个人扑上去快速地扒拉打开草包,看到包裹在稻草里面的东西,苏云龙心里面一下子就冷了大半截,笑不出来了,因为那里面除了用破布包着的石头外,根本就没有什么枪支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