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曾经的辉煌
    混沌钟三个字,还是他妈的蝌蚪文写成的。

    当然,说成蝌蚪文也不对,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种上古的文字。

    莫刑天的心里一阵儿窃喜。

    “你奶奶的,幸亏,你他妈的遇到了我莫刑天。”

    “否则,你若是遇到莫家寨子的任何一个人,你都得将你的英名,永远地埋没在这个地方。”

    “混沌钟,我告诉你说,在这个方圆三百里左右的地方,也就是我莫刑天,还能够根据猜测,读出这三个字儿来。”

    “除了我,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认出这三个字儿来。”

    “当然了,至于什么住在北京的那些考古学家们,能不能认出来,我就不知道了。”

    莫刑天看着这三个字,莫刑天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自己并不是在家里排行老三。

    自己的父亲,命苦。

    自己的父亲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爷爷,虽然,给自己的父亲,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莫多子。

    但是,实际的结果,却正好没有能够如了自己的爷爷的愿。

    自己的父亲,也就他妈的给他的父亲,造就了一个自己这样的儿子。

    但是,好像,自己也没有辱没了莫家的名声。

    因为, 在那个人们都把吃饭,当成大事儿的年代。

    自己的父亲,却不知道那根筋不正常了,硬是把自己送到城里,去上学了。

    事也凑巧,自己当年,还他妈的考了一个全省的状元。

    当然,这个状元的名号,还是给自己送通知书的那个邮递员告诉自己的。

    那个年代,就有那个年代的特殊性。

    那个年代,都是估分报志愿。

    他妈的,自己也没有他妈的想到,自己能够考一个状元。

    所以,自己就想他妈的,自己反正是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娃儿。

    自己也就他妈的报了一个农业大学。

    将来毕业了,回到自己的家乡,拿着国家的工资,建设一个美好的新农村。、

    让村子里的百姓们,都他妈的过上好日子。

    当然,自己也他妈的顺利的毕业了,自己也就被分配到了一个农场。

    后来,农场倒闭了。

    自己失业了。

    自己只好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也就是在大学里,给自己买风衣的那个城市女孩儿。

    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莫刑天坚信,自己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再有父亲的几亩山地,自己不愁在这个小山村里,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自己的妻子,也坚信,自己一定能够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但是,一切好像都他妈的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到底妨碍到别人的什么了。

    自己他妈的一进村子。

    先是他妈的二蛋子,来了一句。

    “哎呦!大状元回来了,你他妈的这个状元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怎么听说,人家的别的地方的状元,都是县里,敲着锣,打着鼓,把喜报,给送到家里去的。”

    “怎么,没有见咱们县里的人,给你敲锣打鼓地送喜报来呢?”

    当然,这个二蛋子,也是他妈的自己进村,遇到的第一个人。

    二蛋子说完了,用眼角儿斜睨了一眼自己。

    那架势,仿佛,这个状元,如果不是自己的,就是他妈的他二蛋子的一样。

    接下来,遇到的就是大壮。

    大壮,也一反常态。

    自己记得非常清楚,自己当初上大学走的时候,还是大壮用驴,把自己送到了大山外边的马路上。

    “莫老三,记住了,你可是咱们村出的第一个大文化人。”

    “你也得记住,你在你们家,并不因为你排行老三,人们才叫的你莫老三。”

    “而是你们家,到你们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了,才叫的你莫老三。”

    “莫家寨子,也就你们一家姓莫的。”

    至于,当时的大壮,为什么会那么热情地给自己说上那么多的话,莫刑天也不知道。

    “莫老三,你发了大财了,回来了?”

    莫刑天,觉得他妈的自己太他妈的尴尬了。

    如果,地上有一条缝儿,自己一准会他妈的想方设法地钻进去。

    是的,自己这次回到家乡,什么都没有他妈的带回来。

    自己唯一带回来的东西,还就是自己走的时候,从家里带走的那本儿,都已经没有了皮儿的破书。

    当然, 这本破书,也他妈的说不清楚是字典,还是他妈的词典。

    反正,上面他妈的就是把他妈的上古的文字,到他妈的蝌蚪文,再到他妈的繁体字,有一个详细的对照,或者是讲解。

    自己也是到了他妈的后来,进了大学才知道。

    原来,这本破书,就和现在市面上,正他妈的流行的《说文解字》差不了多少。

    当然,它的珍贵的价值,肯定,比现在流行的《说文解字》还要他妈的珍贵。

    自己是不舍得把它卖了。

    自己如果舍得把它卖了,说不定,自己能够在城里,买得一处好房子。

    而且,还得是一栋三层儿的小别墅。

    当然,除了这栋别墅之外,那剩余的钱,自己这辈子也花不清。

    自己本想辩解两句。

    但是,自己还没有张嘴。

    自己的老婆,却在旁边儿说开了话。

    “你不要这样对我们家刑天说话,我们家刑天,一定能够发家的。”

    自己的妻子说完了,自己的妻子,就拽着自己回了家。

    “走吧!刑天,你和这些人,什么都说不清楚。”

    莫刑天让妻子,拉着回了家。

    莫刑天觉得自己委屈了妻子。

    莫刑天知道,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

    只不过,别人这几年都他妈的疯了。

    莫刑天又看了看自己的手里的两本书。

    一本,就是自己上大学走的时候,从家里带走的那本珍贵的破书。

    另一本,就是最近几年,不怎么受人欢迎的,一本大概是三几年,或者说是四几年出版的,毛老人家的选集。

    莫刑天之所以把这本选集,也当成了珍宝,那是因为,这本选集当中,有一句话。

    这句话,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东西。

    莫刑天之所以相信这句话,那是因为这句话,验证了自己曾经创造过的辉煌。

    当然,这句话,也让自己相信自己,还一定能够创造出未来的辉煌。